两性故事

说以后还敢不敢逃了,汉克库女帝被海军

作者:admin 2020-02-24 12:00:21 我要评论

    姜卫民自然是不想死的,可是他也知道,要是老婆的心里这个坎过不去,以后夫妻俩肯定是破镜难圆,覆水难收了。

    因此,他说完,就起身,叹息道:“我这就去,你消消气,别委屈了啊!”

    “滚回来,你去做什么!”王爱华猛地回身,恶狠狠的瞪着他:“你想让你女儿儿子恨我吗?”

    姜卫民立刻转身,从善如流的跪在床前,一脸诚恳的认错:“老婆,我真的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你给我老实交代,她什么时候来找你的!”

    王爱华就是因为知道他们之间还没什么,这才没有被逼疯,现在和他来算账。

    姜卫民虽然被大家说是忠厚老实,可是他又不是傻子,这时候肯定是不会实话实说,而是捡着对自己有利的来说。

    反正这个时候,肯定是怎么可怜怎么来,又没人看见自己现在狼狈的模样。

    到了最后,他打了个喷嚏,王爱华的心就软了很多,没好气的道:“还不睡觉!明儿不想开门做生意了?”

    “哎,老婆,我这就睡!”姜卫民的求生意识还是很强的,上了床,就搂着她说好话:“我一分钱都没乱花,家里的钱都归你管……”

    ……

    第二天的时候,气温骤降,还下起了大雨。

    高金寿在东升市有一套别墅,算是给吴晓花置办的,今儿接到吴晓花的电话,他就自己开着车过来了。

    他用钥匙开了门,看见吴晓花披散着烫过的卷发背对着自己在喝茶,就开口问:“你怎么来了?那边事情怎么样了?”

    吴晓花转头看着他,一脸委屈,娇娇怯怯的道:“哥,我总算是不辜负你的托付,这事算是成了!”

    “真的,那……”高金寿的声音忽然卡壳住,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你的脸怎么回事?谁打你了?踏马特谁敢打老子的女人?”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可是高金寿却觉得自己也算是有情有义了,家里的糟糠之妻不下堂。

    至于吴晓花,也是他自己喜欢的,比喜欢老婆还喜欢,可是比自己疼爱的儿子女儿又差了点。

    反正两人一拍即合,这几年因为吴晓花也算是乖巧懂事,他在外面就算是和别的女人逢场作戏,也没有冷落她。

    吴晓花这才想起自己因为看见他太高兴了,忘记遮掩伤口了,赶紧道:“这边地滑,我就,就不小心摔了一跤!”

    高金寿气呼呼的上前看她的伤口,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冷笑:“这分明是巴掌印,你快和我说,是谁打你了?”

    吴晓花犹豫了一下,这才低声道:“是因为我不想让姜卫民沾我的便宜,也想早点回到你的身边,就故意设局让王爱华发现他男人对我的心思,然后就被她打了一下……”

    反正他又不回去和姜卫民对峙,吴晓花自然是要捡着对自己有利的话说。

    不是她大方不计较高金寿对家里的老婆好,而是她自己这些年身体不争气,没有怀孕,没能为他生下个儿子,她也没有底气和高金寿的老婆叫板。

    其实,她有些时候很聪明,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该说什么话,要不也不能拴住高金寿这么多年。

    就像是姜瑾先前威胁她的一样,自己现在已经三十多了,外面年轻貌美的小姑娘那么多,她也是有危机感的。

    高金寿的脸色不好看:“哼,姜家也欺人太甚了,要不是老子不想把事情闹大,非要让他们妻离子散不可!”

    又把她搂在怀里亲了亲,这才问:“你为什么说这事算是成了?难不成他们还有别的条件?”

    吴晓花就搂着他的腰,乖乖的靠在他的怀里叹了口气:“还不是姜卫民,吵着闹着要和他老婆离婚,他老婆自然是不愿意的,就和我说,要是我不给他们一万元钱,她就去我娘家闹,我这……”

    她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金哥,你这些年也给了我不少钱,我手里也存下几万,我就想着花钱消灾,免得我妈又催着我嫁人!”

    她这样说,不仅显得自己心里只有他,也是告诉他,自己为了他守身如玉,都不愿意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同时,也是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是没人要。

    高金寿听了她的话,犹豫了一会才点头:“算了,现在上头查的严,我就先便宜他们,等以后再替你出气。”

    他其实

心里很清楚,要去姜家算帐不难,就是怕他们入了金副镇长的眼,自己现在要是动手留下了破绽,被人找上门那就不划算了。

    而且,这件事也是自己老婆犯蠢在先,要是自己知道,肯定会拦住她,现在算是给她点教训,免得她被人当抢使。

    找赵家算账,和赵家闹翻,自己不怕,可赵志杰这人滑不溜秋的,要是闹翻了不给他面子,还不如借着这件事,自己拿点实际的好处。

    “花啊,那就委屈你了!”

    “我真的没事,上了药,过几就好了。”她一脸的乖巧懂事:“只要你知道我想替你分忧的心就好!只要你心疼我就好!”

    高金寿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她就往房间里走:“我可心疼死了,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有多想你!”

    ……

    姜瑾也猜到吴晓花肯定不会实话实说,不过,她只要自己目的达到就好。

    等到星期六和杨蕾他们几个回家吃了刚出笼的小笼包以后,大家就各回各家,姜瑾也是淡淡的瞄了自家亲爹一眼,也不喊人:“我先去店里了,等小磊来了,让他过来。”

    “哦,你晚上想吃点啥?爸爸给你买啊!”姜卫民说完,觉得好心酸啊,自己现在算是把老婆哄好了,可是还要哄女儿,真的是好可怜的有木有?

    姜瑾却不吃他这一套,淡淡的道:“随便,我又不挑食。”

    假惺惺的,每个星期六和星期天都会买好菜,还要多此一举的问自己。

    姜瑾背着书包出来,就看见白秀珠和贾星星在门口说话等自己,就和她们一起骑车过去店里。

    路过姜秀凤的包子店的时候,姜瑾特意往里面瞄了一眼,确实没看见吴晓花的身影了,现在就是看见姜秀凤自己在里面忙活。

    她们来到店门口,就发现白妈妈在男装店买了好几袋衣服,还在和王爱华聊天。

    看见女儿回来了,两位妈妈都迎了出来。

    白秀珠就从贾星星的自行车后座跳了下来,和她们摆手:“我妈妈要我回市里,再见!”

    贾星星没有买自行车,反正平时和姜瑾还有白秀珠都顺路。

    不过,白秀珠觉得骑自行车不雅观,就和贾星星说好了,自己的自行车给她骑,她载着自己就好。

    “再见!”姜瑾和贾星星都笑着和她们母女说了再见。

    看着她们很快开车离开,贾星星邀姜瑾一起去澡堂洗澡,姜瑾才答应,想进去男装店,就看见一辆汽车停在自己的不远处,车窗摇下来后,带着墨镜的吴晓花下了车。

    这几天因为下雨,天气还是很冷,像是倒春寒,可是吴晓花还是穿着皮鞋,薄薄的黑丝袜,上面是黑色的羊绒大衣,可能是因为裙子太短,都看不见,只有两条美腿露出来。

    姜瑾觉得就她这样的穿法,不宫寒都难,可是她才不会提醒她。

    王爱华看见她这一摇一摆的扭着走过来,就瞬间沉下脸,瞪着她没好气的道:“你又来做什么?欠揍是不是?”

    吴晓花原本笑着的脸色一僵,扯了扯唇,僵笑道:“我这不是送钱来了吗?”

    姜瑾知道自己的妈妈不乐意看见她,就挽着她的手,低声道:“妈,你先和星星去女装店那边待一会儿!”

    王爱华又不满的瞪了吴晓花一眼,也觉得自己还是眼不见为净好,就和贾星星去了女装店。

    姜瑾感觉小轿车里的司机在看自己,若有所思的看了下车牌号,这才和吴晓花一起进了男装店。

    吴晓花从自己拎着的小包里拿出壹万元钱递给她,笑着道:“按着我们说好的,麻烦你写个字条吧?”

    姜瑾也没有反悔,按着她的要求写好了字条,按了手印,才看着她道:“你可别逼着我和你为敌啊!”

    “这是自然!”吴晓花现在也担心刘翠花出来以后,姜瑾在背后捅自己一刀,现在自己还没有孩子,是不敢和刘翠花闹的,装出很诚恳的模样:“你放心,就是他看见我被你们打了,想为我出气,我都把他拦下了。”

    姜瑾只是冲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就好,反正我家要是有什么事,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我就算到你头上!”

    “你可别逼我走到那一步啊?”

    她是不敢小看任何人,就因为刘翠花一闹,自家就差点被他们拆散了,现在为了自家人的安全,她就只能威胁她了。

    姜瑾也怕自己被她给背后捅刀子啊!

    特别是自己的弟弟还小,家里的奶奶也不禁的住吓,她自然是丑话说在前头了,免得万一家里人出点什么事,自己后悔莫及。
相关文章
  • 说以后还敢不敢逃了,汉克库女帝被海军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