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玩三通的个人感受,干,好湿好紧!

作者:admin 2020-03-10 20:34:29 我要评论

    他内心是想附和着自家媳妇说点儿什么罢了。

    苏琴有些惊悚的看了一眼司爵,以往和他说话都不一定搭理的,何时见过他主动说什么。

    不过其他的人倒是有些见怪不怪了。

    欧奕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照片上的小人儿,心里暗暗想到:薇薇小时候也漂亮。

    他这个小动作自然是没逃过司老爷子的眼睛,他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时间不早了,司爵说要带叶沐凝回家了,欧奕也起身告辞。

    司老爷子点点头,司明薇追出去要送送他们,最终也就走到门口,偷偷亲了一下欧奕,当然,司老爷子也是知道的。

    回去的路上,欧奕有些紧张地问道:“爵哥,老爷子不会不喜欢我吧?”

    司爵却只是睨了他一眼,笑着带着叶沐凝走了,留下茫然不知所措的欧奕一个人。

    从司家大宅回来,叶沐凝便给夏清华打了电话。

    之前司爵醒来的时候,她也告诉了夏清华,但是因为凶手还没被抓到,便也没心情聊太多。

    夏清华自然是知道叶沐凝和司爵还有许多麻烦的事情没有解决,便说了几句以后,嘱咐了一句“要注意安全,小心行事。”以后,便挂了电话。

    这会儿一切都解决了,叶沐凝自然也是要和夏清华再说点儿这段时间的事情的,以及要告诉他自己和司爵决定要去法国的事情。

    “沐凝啊?”接起电话,夏老爷子很是慈祥地喊道。

    “夏爷爷。”叶沐凝很有礼貌地喊道。

    “我看新闻啦,你们的事情都解决了呀?”夏清华问道。

    “嗯。”叶沐凝神色很是乖巧,认认真真地讲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夏老爷子对司家的家务事倒真的没什么兴趣,便也没有听太多的意思,只是淡淡地问道:“那阿爵检查什么的都没事了吧?”

    “嗯,之前去复查说了,他身体已经无大碍了。”叶沐凝说着,下意识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

    司爵在叶沐凝的身边做的端端正正的,一副小学生的乖巧模样。

    看到叶沐凝的目光转向自己,司爵瞬间猜到大概夏老爷子提到了自己,身体微微向前倾,想要听清楚更多。

    “那就好。”夏清华淡淡说道。

    叶沐凝开口道:“对了,夏爷爷,我们准备去法国玩一下,因为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阿爵说想出去玩放松一下。”

    夏清华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随即响起,依旧带着慈祥的语气,说道:“是吗?那挺好啊,来法国是吗?”

    语气中有着淡淡的激动和紧张一般,叶沐凝竟然有些拿不定主意,自己这般一厢情愿地想去法国,会不会给夏家带来什么麻烦。

    有些踌躇地看向司爵,却见着他的眼里闪着点点兴奋地神色,看起来他也很向往了解一下自己母亲的家人们。

    叶沐凝轻声叹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想:就算是为了让阿爵高兴吧,其他的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夏爷爷,我和阿爵,这次去法国不止是想去玩,还是想来见见您。”

    夏清华一时之间没有说话,却老泪纵横了。

    自己不想见司爵是假的,当年的管家一直都是自己很器重的手下,他的女儿夏梦也被夏家当成了半个亲女儿。

    到了最后闹成这样子,谁也不好受。

    夏清华一直还是很关注司爵的,但是碍于老管家临走前说过的那些话,便也不能去贸然寻找司爵什么的了。

    现在既然他主动提出来了要来见自己,夏老爷子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一时之间因为高兴直落眼泪的,伸出手抹着眼泪,倒也实在是没工夫马上回答叶沐凝了。

    见夏清华没有言语,叶沐凝有些懊恼,是不是自己说了什么话让人家很为难了。

    不过转念一想,司老爷子那么强势的人,又对着这孙子疼得打紧,自然若是知道他跑去了夏家,内心多多少少会有些不舒服的。

    “夏爷爷……”叶沐凝有些讷讷地开口道:“如果不太方便就……”

    “方便方便!”夏老爷子连声说道:“你们什么时候来,我去派人接你们。”

    自己悄悄关注了这么久的孩子,这会儿终于活生生地来到自己面前了,怎么会不方便呢。

    叶沐凝只觉得夏老爷子有些太激动了,但是既然答应了,司爵也着实是很想去看看夏家的,便愉快地定了时间,夏老爷子说到时候吃住都会为他们备好。

    挂了电话,司爵连忙拉住叶沐凝,低声问道:“凝儿,怎么样了?夏家同意了吗?”

    叶沐凝抬头笑着看向司爵。

    往日里,司爵向来是没什么很多的表情的,这会儿却显得有些神采飞扬了。

    叶沐凝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脸庞,以前司爵也会对她笑,会做出各种搞怪的表情逗她开心,却从未出现过这种向往的神情,就像小孩子终于可以见到久违的亲人了一般。

    这样子想着,叶沐凝突然觉得有些心疼,伸手搂住了司爵,轻声说道:“夏爷爷很高兴,说会为我们安排住宿和吃饭什么的。”

    司爵紧绷着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下来,似乎松了一口气一般,轻声说道:“那就好。”

    叶沐凝只是轻轻抚摸着司爵的头发,没有说话。

    在叶沐凝的抚摸下,司爵似乎情绪稳定了一些,有些无所谓地笑了一下,牵起叶沐凝的手,说道:“去挑几件你想带的衣服,其他的我们过去买就行了,再就是看看夏爷爷会喜欢吃什么,带点礼物过去。”

    收拾好了东西,叶沐凝突然想到夏爷爷一直说帝都一家老店的点心很地道,虽然别的地方也有,却没那般好吃了。

    司爵听了,便开车带着叶沐凝出门了。

    那家老店的位置有点偏,七绕八绕了很久才找到,在一个胡同里。

    东西到底是古朴极了,只有一个简单的招牌立在那里,也没有其他的许多宣传,相比于满大街的精致的小店和浮夸的宣传语,这家店无疑是没什么存在感的。

    倒是排队的人却很多。

    司爵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他何时买东西排过队!

    一直以来都是有特权,或者直接吩咐别人帮他买好就行了,哪用得着让他去排队。

    正在心里腹诽的时候,却看着叶沐凝走了过去,安安静静地排起了队。

    司爵怔楞了半晌,想了想,也跟过去了。

    叶沐凝排队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本来也不是在每个地方都一定会有特权,况且对于这种老店,更应该尊重他的规矩。

    而司爵想的却是,是不是排队买的东西会显得更有诚意,那是不是味道也会更好一点儿了。

    就这样子,司大总裁老老实实地陪着媳妇一起排队买东西就这样子,司大总裁老老实实地陪着媳妇一起排队买东西了。

    好不容易轮到了他们,叶沐凝问了几个招牌的东西,却被告知卖完了。

    司爵一瞬间有些不悦,皱着眉头说道:“卖完了再做现成的不就好了?”

    老板耐心地解释道:“这种东西是限量的,因为如果制作的时间很匆忙的话,口感和味道都达不到最好的。”

    司爵闭嘴了。

    叶沐凝有些歉意地笑了笑,问道:“那如果是明天什么时候开门呢?”

    “九点。”老板回答道。

    叶沐凝又仔细询问了一下几样东西能保质多久,仔细算了算时间,说道:“那我们明天早上再来吧。”

    一旁的司爵觉得这样子未免也太麻烦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说道:“这难道就没有送货上门吗?”

    店主的脸色有些尴尬了,仍旧礼貌地说道:“不好意思,小店人员不够,没有外送服务。”

    司爵皱了皱眉,开始摸钱包,叶沐凝似乎意识到他是想拿钱收买人家了。

    一把按住司爵的手,用眼神制止了他。

    继而转身很是歉疚地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们明天早点来。”

    店老板有些牵强的笑了一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叶沐凝拽着司爵走了。

    路上。

    司爵有些奇怪地看向叶沐凝。皱着眉头问道:“凝儿,你为什么拦着我啊刚刚?”

    叶沐凝睨了他一眼,淡声说道:“你刚刚要做什么,塞钱给老板让人家帮你送东西吗?”

    司爵点了点头。

    叶沐凝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这家店,排队的人这么多,自然是东西真的很是美味。是你在帝都这么久,知道这家店吗?”

    司爵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叶沐凝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那这么好吃的店,随随便便一点儿宣传手段也能大火吧,可是他们却没有做任何事情,甚至连显眼点的路标都没。”

    司爵的神色若有所思。

    叶沐凝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人家根本就不在意那些钱,那你何必拿钱去给人添堵呢?”

    听到叶沐凝这样子说,司爵神色有些尴尬,或许在商业方面自己是一个奇才,可是大概是受惯了受人追捧的日子,司爵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浮夸了起来。

    起码在为人处世方面,他真的差叶沐凝一大截。

    叶沐凝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件事,而是说了点儿别的将话题岔开了。

    第二天一早,叶沐凝早早地便醒来了,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没什么,便也没什么兴趣一般。

    叶沐凝倒是很好奇,毕竟当年夏老爷子一直很喜欢吃,哪怕去了法国也很是念念不忘这里的点心。

    这样子想着,叶沐凝拿了一块桃酥起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

    乍一看,和外面的桃酥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是仔细看看却要更加酥松的样子,芝麻细细地撒在了上面,飘散出淡淡地香气。

    叶沐凝咬了一小口,桃酥真的是十分酥脆可口,舌头上的味蕾仿佛一瞬间打开了一般。

    眯上了眼睛,犹如一只猫一样。

    “好吃吗?”司爵盯着叶沐凝,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叶沐凝睁开眼睛,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带着点点星光。

    用力地点点头,叶沐凝轻声说道:“好好吃!”

    继而转身老板,真诚地说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夏爷爷喜欢吃了,味道真的很好,谢谢您啊!”

    老板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似乎神色僵了一下,问道:“夏爷爷?”

    叶沐凝点点头。

    “你是那夏爷爷的孙女吗?”老板追问道。

    叶沐凝摇了摇头,说道:“我和夏爷爷没什么血缘关系,只是按照辈分喊他夏爷爷罢了。”

    老板了然地点点头,没说什么。

    叶沐凝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夏爷爷一直说您家的东西很好吃,所以这次特地找到地方来吃的。”

    老板回头看了一眼,现在店里也没什么人,况且有一个店员正站在外面,便拉开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这会儿司爵正在吃一块桃酥,很快便被桃酥的香味所俘虏了,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老板,没有说话。

    大概是吃人的嘴短,或者被美食所俘获了,司爵对于一个外人和自己坐一桌的事情已经完全没什么反应了。

    看着叶沐凝和司爵吃东西的样子,老板突然笑了一下,说道:“以前啊,有一个小哥哥很喜欢来我店里买东西吃。”

    叶沐凝这会儿才抬头看了一眼老板的样貌,看起来是一个很健朗的老人。

    老板拿了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茶,继续回忆道:“小哥哥的家里很有钱,但是他倒没什么架子,为人也很和善。”

    说完这句话,他眯着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叶沐凝也不催促他,只是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叶水。

    有些惊讶于茶叶的清香,这似乎也不算什么很昂贵的茶叶,但是给人一种清甜的感觉,口感十分好。

    老板睁开眼睛,突然看了一眼叶沐凝的茶叶杯,笑着说道:“小哥哥以前最喜欢喝我家的茶叶了,说什么似乎喝不出那种昂贵茶叶的满满的铜臭味。”

    叶沐凝笑了一下。

    叶沐凝笑了一下。

    老板继续说道:“他以前老是问我,想不想把店开大点,可是我嫌麻烦没搭理他,我就觉得守着小店挺舒服的。”

    说完这句话,老板又眯起了眼睛。

    阳光透过身后的落地窗照射进来,让人身上暖洋洋的。

    司爵捏了一块蛋黄酥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也很是美味,便有些谄媚的推给叶沐凝吃一点。

    小碟子摩擦桌子的声音似乎惊动了老板,他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司爵,继续说道:“他以前老说我是一个怪人,没有什么大志向,饶是本着‘顾客至上’的原则,我也有些烦了,便和他呛声道:‘如果不喜欢不要来我家店就好了!’。后来啊,他很久没来了,久到我都快要忘了这个人。”

    叶沐凝认真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回忆过去的时候的时候,脸上似乎带着一丝神采。

    老板继续说道:“过了好久,他又来了,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那段时间忙,我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后来我们便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后来老板就坐在桌边,一边看着叶沐凝和司爵吃着点心,一边讲述着他与旧友的故事。

    故事很平淡,却带着浓浓的怀念的意味,讲了他们相识相知的一系列过程,中间虽然没什么波折,却带着年代感,倒也让叶沐凝和司爵听得津津有味。

    这便是老式点心店的故事。

    叶沐凝仿佛脑海里都出现了,两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小点的天井里坐着晒太阳讲着各自的原本毫不相关的生活的模样。

    看到了那个朴素的少年做了什么新出来的小点心,另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一起去品尝的样子。

    也不是每次创新都那么完美,小哥哥的脸有时候也会因为味道有些差强人意而扭曲,一旁的年轻点的少年便会哈哈大笑。

    小哥哥也不是空手而来,而是经常带上了家里的进口巧克力,两个少年便也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坐了下来,一起分享着美食。

    就这种平淡的生活,却让人觉得十分安逸。

    “后来呢?”叶沐凝好奇地说道。

    “后来啊……”老人家眯着眼睛,想了想,轻声说道:“我们断断续续联系了几十年,最后他好像去国外住了。”

    “那他回来过吗?”叶沐凝问道。

    老人家点点头,说道:“只是隔很久才回来,多少年才能见一下吧。”

    “那你们没有联系方式吗?”叶沐凝有些好奇地问道。

    老人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没。”

    叶沐凝楞了一下,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了。

    时间过去了很久,点心都做好了,老板细心地打包好了,又找出一个小盒子,装了一大把茶叶递给叶沐凝,轻声说道:“带给他吧,他会喜欢的,这是我家乡采摘自己家里晾晒的,外面买不到的。”

    叶沐凝怔楞了半晌,随即反应过来,道了谢便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叶沐凝突然想到,老板似乎不是帝都本地的人,而是南方的人来这边开了店而已。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却仍旧带着浓重的口音。

    “夏”和“小”在某种情况下听起来很像,所以他一直提到的旧友并不是所谓的“小哥哥”,而是“夏哥哥”。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最后的时候,他会装了茶叶带给他。

    叶沐凝低头望着手里的盒子,仿佛明白了为什么说这个礼物他一定会喜欢。

    这大概是包含着老友的感情的惊喜吧,对于年龄大的人来说,能突然收到来自朋友的珍贵的礼物自然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

    “阿爵。”叶沐凝突然抬起头看向司爵,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甜甜地说道:“夏爷爷一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

    司爵有些没反应过来,低头盯着叶沐凝手上看着古朴简单的盒子,点了点头。

    回去以后,叶沐凝小心地放好了礼物盒,转身去检查行李了。

    司爵在身后静静地看着礼物盒,随即笑了一下,夏爷爷会很喜欢吗?

    是因为自己排队还一大早去买的很辛苦吗?

    这样子想着,司爵的心情越发好了,随即脚步有些轻快地向楼上走去,去帮叶沐凝一起看行李。

    东西都清点好了,这次司爵的私人飞机送去保修了,便也没有准备坐私人飞机去了,而是买了机场的头等舱机票,如此看来时间自然不是如他们那种随意的行程了,二人打点好了一切便休息了。

    第二天的行程有点早,许是担心叶沐凝会累着,司爵便想着不太折腾她好了,然而即使是这样子,叶沐凝睡去的时候,也觉得身上腰酸背痛很是乏力。

    第二天一早,叶沐凝和司爵便起来了,阿文阿武将他们送上了飞机。

    其他的行李都办理了托运,唯独装着点心的礼物盒被叶沐凝小心翼翼地抱上了飞机。

    头等舱的人不多,叶沐凝和司爵坐在一起,另一边是一个儒雅安静的年轻男人。

    看到叶沐凝的脸的一瞬间,那个男人脸上明显出现了短暂的愣神,直勾勾地望着司爵和叶沐凝。

    司爵有些不悦,伸手搂住了叶沐凝的身子,冷冷地眼神扫向男人。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妥,男人收回了视线,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杂志。

 &n

bsp;  叶沐凝并没有注意到两个男人之间的争锋相对,反倒是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了一眼司爵,问道:“阿爵,你怎么了啊?”

    司爵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叶沐凝便也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那个男人似乎有微微侧着头往这边瞟了几眼,司爵都甩出来了凌厉的目光,最终男人收回了眼神,没有再继续往这边忘了。

    旅途有些遥远,司爵细心地带上了真丝眼罩、耳塞和u型枕,就是为了让叶沐凝路上睡得舒服地。

    大抵是因为那个男人的目光太过于让人不舒服,司爵只觉得自己这些东西算是带对了。

    掏出来了真丝眼罩递给叶沐凝,司爵温柔地说道:“凝儿,你带着睡一下吧。”

    昨天晚上终归是累着了,早上起得又有些早,叶沐凝自然也没想太多,点点头接了过来。

    <!-- csy:23698848:186:2019-04-22 12:34:21 -->
相关文章
  • 玩三通的个人感受,干,好湿好紧!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