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汤姆猫水上乐园96,女生做厂里安检员好吗

作者:admin 2020-03-12 12:10:48 我要评论

散会,天色也已经落幕。

    禁毒局一连串的动作,最近也缓了下来。

    松和弛,就是做事的手段,让人永远也摸不清楚,这股风头到底什么时间会过去。若真是高强度的持续追击,不单单禁毒局的人要时时刻刻上着发条,也更加容易出现一些过激的情况。

    毕竟在抓捕过程中,禁毒局的人不止跟当地看场的保安发生过一次冲突。

    形势最严峻的那次,甚至开了枪,且不止一枪。

    回到办公室,白雅兰打了几个电话,韩东则站在窗口前端着杯茶朝外眺望。

    海城道路上的积雪早已经无影无踪,但一些建筑物顶部,雪近乎在整个冬季都难以彻底消融。

    由水滴组成的琉璃,最长的足接近一米,到处都是。

    远处的霓虹,路灯,照射在上,反射的光芒七彩晶莹。

    白雅兰放下手机,转头看了韩东片刻,悄无声息走了过去。从后,抱住了男人。

    “东子,想什么呢?”

    韩东反手拍了拍她胳膊:“其实我发现,海城景色挺适合旅游的。冬季有冬季的特色,夏季有独特的边境网,原始野山,很多国内罕见的动物……”

    白雅兰紧贴着他,笑着说:“等案子结束,我让老傅帮我跑个海城市长的缺,以后旅游这块我交给你来做行不行!”

    韩东也笑了:“我哪是这块料,再说,你还真打算一辈子呆在海城不走啦!”

    “嗯,短期内不可能奏效,就是个长期渗透的差事,这个局长位置也不太管用。等毒品这块稳定,我就试一试……老傅都该退下来了,帮我谋划一下未来也是他份内的事。”

    “那还挺不错,以后实在没有办法,可以来投奔你。帮你开个车,跑个腿……”

    白雅兰打了下他肩头。

    韩东疑惑回头:“怎么……”

    只说出了两个字,女人便近在咫尺。

    冰凉的脸,冰凉的嘴唇。

    韩东喜欢她素洁到连唇膏都不打的嘴唇味道,可尽管贪婪,本能的还是想要挪开。

    白雅兰眼神晦涩,重重揽住了他的头部。重新结合的嘴唇和牙齿碰撞在一处,隐有疼痛。

    但两人皆感觉不到痛,尤其韩东,腹部似有把火冉冉升起,贯穿全身。

    来海城多久,他忘了去算。持续的高强度工作,也让他忽略了本身压抑着的男性渴求。

    这种渴求藏匿在骨子里,藏匿在心底。

    呼吸困难,他手紧促的越过白雅兰毛衣,顺着她后腰探入。曼妙的臀腰部曲线泾渭分明,肌肤温柔如缎。

    他大脑空白,也完完全全的陷入这种氛围中,抽离不出。

    “回招待所。”

    白雅兰捧着男人面孔,看着他,呼吸迎面。

    韩东木偶一般听着她指挥,顺手把大衣拿在手中,牵着她,疾步离开。

    白雅兰就像是十七八岁,刚陷入恋爱状态的温顺猫儿。

    跟着他,离开禁毒局,上车,回家。

    乍寒乍暖的气温,让人体抑制不住的开始觉得浑身发热。

    白雅兰三两下解开衣服,只着内衣,完整暴露在男人视线中。白的刺眼,也错落有致,最完美的艺术家恐怕也雕刻不出这具身体十分之一的风采。

    韩东往前走了两步,白雅兰笑着推开了他。转身,去往浴室……

    “你不是不想做对不起你媳妇的事儿么?来不来,看你自己。”

    韩东任何话都听不进去,只去开浴室门的时候,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了。

    他身体都要炸开了,嗓子稍哑:“姐,不带这么玩人的……”

    白雅兰在里面笑的肆无忌惮:“下次有机会再说。”

  &

nbsp; 韩东无语至极,转身去看有没有适合开锁的工具。

    一蓬水这时洒落在了半透明的浴室玻璃门上:“东子,我是一点都不想勉强你。再说,那个女人不在这,没意思,好像是我趁人之危,非要插足你们……”

    韩东气乐了:“你他妈把人勾引到这份上,现在跟我在这大义凛然。”

    白雅兰笑的更开心:“对,就是故意勾引你,你能怎样。”

    “别以为我现在半点脾气都没有。第一天,你主动跟我分房,当晚我几次想拿着刀去你卧室,忍住了!”

    “你拿刀干嘛……”

    “那地方既然没用,割了呗!”

    韩东没觉得她在开玩笑,闹起来不知轻重的一个女人,一上头做出什么事都不稀奇。

    他接连深呼吸:“跟你在一块是真玩命,不但工作玩命,还得防着你哪天心情不好,要我的小命。我幸好当初是没跟你结婚,不然碰到你这号欠抽的,我都不知道会不会动手打女人。”

    “想打我?我等会出去让你过把瘾。”

    韩东尴尬:“没,没,跟你说着玩。我哪舍得下手。”

    白雅兰不屑:“我真怀疑自己眼睛当初是不是出毛病了,会喜欢你这种软脚虾。”

    韩东知道今天势必成不了事,而且,随着聊天心里那股火气也慢慢散去不少。他退回沙发前坐下,不再搭理女人。

    房间,一时稍显得寂静。

    韩东顺手点了支烟,深吸了一口。

    他这阵子过的比任何人都艰难,家里情况未知,却还要在这边强行集中精力的做事,应对白雅兰的不理解,不体谅……坚韧如他,前阵子心态也险些崩掉。不过还好,他受伤之后,白雅兰对他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今天,她和他应该都没有男女事情上的考虑,也根本没有心情。两人在海城的每一天,睡眠平均不足五个小时,考虑的事情也多……房事这种私人情绪的放纵,不合时宜。

    是韩东,临时被她恶作剧点燃了炸药桶。

    身后有脚步声,白雅兰一边接电话一边端着杯茶水放在了韩东面前。

    裹着浴巾,齐耳的短发还有些湿漉漉的。

    韩东怕刚才那种情绪反复上涌,抓着茶杯,坐在了沙发一角。

    白雅兰倒没留意这些细节,斜躺着,头枕在了韩东腿上:“汪局长,吃饭可以,什么意思呢?”

    韩东低头就是大片雪白,山峦起伏。呼吸是暗香浮动,幽幽淡淡。

    他嗓子动了动,有心挪开,又碍于她打电话,不好操作。

    白雅兰放下电话,抬眼跟韩东对视着:“汪冬兰的电话,说明天晚上要请我吃饭,谈一谈具体人员变动的事。”

    说着,她手拍了拍韩东裆部:“你放松点,我不饿。”

    韩东懒理她玩笑,被汪冬兰三个字吸引。

    最近公安部门想要往禁毒局里安插人手,被白雅兰给挡了,吃饭,显然就是再谈一谈这个。

    至于安插人手干嘛,很显而易见。

    “这女人到底是哪一路人?”

    白雅兰闭上了眼睛:“百鬼夜行,她肯定也是鬼。”

    “程元亮做的那些事,会是她主使吗?”

    “不会,我倒觉得,她跟程元亮的角色差不多……你不一直查不到汪冬兰的后台么。”

    韩东感兴趣:“说说。”

    “你知道汪冬兰以前是做什么的吗?就是个普通的法医。这么十来年,从一个小法医,到如今的公安局长,跨度不是一般的大。她的父母是医生,爷爷奶奶也是……其父几年前在海城开过一家私立医院,期间出过一起比较棘手的医疗事故,惹到了一些不该惹的人……后来莫名其妙的解决掉了。”

    “她父母现在好像不在海城。”

    “对,查无踪迹,并且汪冬兰本人到现在也还没结婚。但她任职局长期间,曾经在法定假日之外,额外请过几次假,理由是看父母……”

    “很寻常。”

    “对啊,一切都很寻常。偏偏,我查到魏海龙那几天,也并不在海城。”

    “我开始没怀疑过汪冬兰跟魏海龙的关系,是无意串起来的一条线,让我将两人的动向合并了起来……再查其它的,也多有蹊跷之处。”

    韩东定定看着红唇开合的白雅兰:“姐,我真太佩服你了。几年前的这些小事,你都能给人挖出来。”

    白雅兰随意把男人快钻进自己胸口的手拿开:“佩服我,用不着摸我。你真受不了,我改天帮你邮寄个娃娃过来,或者,给你介绍个地儿,你去解决下。”

    “那你离我远点。”说笑着,韩东扶正了她身体:“明天真打算赴她的约?”

    “对,多接触一下,也能多了解一点。她现在好歹是个局长,总不至于给我设鸿门宴。再说了,你在,鸿门宴我也不怕。”

    韩东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就是看着她脸上一闪而逝的羞怯,像见了鬼。

    白雅兰刚才好像在撒娇。

    撒娇?她会撒娇?

    可惜注定没办法再深层次体会刚才那种如被雷击的反差感。白雅兰说完这句话,轻盈起身,就回了自己房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汤姆猫水上乐园96,女生做厂里安检员好吗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