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我活的好累我走了,qq在线播放日志v2ba

作者:admin 2020-03-14 12:03:56 我要评论

    白惨惨的光线里,黑乎乎的影子像是没有脚似的,轻轻的向莫菊花飘过来。

    莫菊花嘴里“喝喝”了半天,终于喊出了低低的声响:“你,你是谁,走,走开!”

    黑影飘得近了,莫菊花竟然能闻见一股子泔水的馊臭味。

    莫菊花的心莫名的一紧,嗓子就抖了:“你,你到底是谁,你,你,别过来……”

   

 “呵呵呵,呵呵呵,大姐,才一会儿的,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黑影开口了,莫菊花的头发都竖了起来,身子僵直的往床上倒,只剩个手指头往外戳:“叶静贞,你,你,别过来……”

    “大姐,我在火里好痛啊,你们走也不带着我,大姐……”

    “啊,啊,啊,你,你到底要什么,我,我烧给你,走,走!”

    莫菊花觉得舌头都是直的,手脚却无力的瘫住了,想挥手,都是不听使唤。

    就听见黑影的声音飘飘忽忽的:“大姐,我只要小美,告诉我小美在哪儿,我就走……”

    莫菊花身子侧在床上,拿被子盖住脸,毫不犹豫的说了:

    “我,我说,我告诉你,小美在魔都,有钱人家领了去的,你,你自己去找!”

    黑影低喃着,温和,婉转,完完全全的叶静贞活着时的声气:

    “魔都啊,那么远,我一个烧死的孤魂,可怎么去呢?大姐,你有那家人家的电话吗?告诉我,我可以从电话线里钻过去,要是没有,你就让我附你的身,走一夜,走去……”

    莫菊花赶紧撑起身子,翻口袋:

    “不不,我有,我有,我有陶厂长的电话,是陶厂长介绍的,孩子也是陶厂长老婆送去的,给,给你,你走……”

    莫菊花不敢看黑影,把一张纸丢在地下,便继续用被子盖住头,瑟瑟发抖。

    屋内再没有声音。

    莫菊花等了很久,都没有再听见声音,这才小心翼翼的放下被子四处探看。

    黑影没有了。

    门还开着。

    莫菊花脚软绵绵的,得扶着房里的东西,才慢慢的走出去。

    可是,怎么踩下去不太对劲啊,脚上凉凉的,到底是什么啊?

    莫菊花弯下腰,摸着黑,探手在裤脚管上一抓。

    “啊…………蛇啊!”

    一声劈叉的尖叫响在静夜里。

    莫菊花整个儿倒在了地上。

    可是,屁股下头又是什么?

    “啊…………蛇啊……救命啊……好多蛇啊……”

    尖利的、持续的喊声,终于引起了邻人的注意。

    尽管夜已深,热心的农村人还是纷纷披衣起床,还打上手电筒来到了莫菊花家。

    因为院子门大开着,几个乡邻只管走了进来。

    然后,电筒光一照,乡邻们吓了一大跳:“呀,这,这,这是摆蛇阵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莫菊花家,满院子的爬行动物,直延续到房里。

    莫菊花,是被乡邻们花了点时间,从院子里铺了跳板进去,才救出来的。

    但莫菊花明显已经吓的不轻,她目光呆滞,叫声不停,竟是连隔壁邻居都不认识了。

    当人们把她从房里带出来时,她还指着院子里挂着的一件衣服大叫:“叶静贞,走,走,不是我烧死你的,走,走,不是我烧死你的,走……”

    而林霜霜,已经骑车在往镇上去的路上。

    身上这件叶静贞换下来的脏衣服,即便骑在风中,也还是能让林霜霜闻到一股子让人作呕的酸臭,可见叶静贞被这些人虐待的多惨。

    林霜霜直骑到了镇上卫生院门口,才急急的把衣服脱了下来,塞在自行车后座上,就匆匆的进了卫生院。

    已经很晚了,电话不好找,她只记得卫生院这边有个商店,倒是竖了个牌子,写着“日夜打电话”的。

    商店果然关着门,牌子倒还杵着。

    林霜霜便大胆的拍了门。

    有个老人在里头开灯,再开了商店的窗口问:“买什么啊?”

    林霜霜低低的说:“我打电话。”

    “噢,晚上打一次,单独多加两毛的。”

    “好。”

    电话递了过来,老人坐在窗口里,点了一支烟,看着林霜霜打电话。

    林霜霜有点不自在,可也没办法。

    她把莫菊花给的纸拿出来看了,拨通了电话,声音就变了:

    “喂,陶厂长啊……对对,我是莫菊花啊,对对,额呵呵,不好意思啊,陶厂长,那孩子,现在在哪儿啊?”

    电话的另一端,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带着七分骄傲、两分气恼、一分隐忍的说着话:

    “我说张金桥家的,怎么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来啊,我都睡下了……孩子?孩子不是我老婆已经送魔都去了吗?这不都是说好的吗?怎么还问呢?”

    林霜霜握着听筒的手紧了紧,说:

    “这,唉,陶厂长,我们,我们想了想,孩子还是不给人家养了,她现在在魔都哪儿,我去把她接回来。”

    陶厂长鄙夷的“嗤”了一声,就开始说了一溜:

    “张金桥家的,当时是谁兴头头的,非叫我不要再找别人家,就你弟弟家的小丫头最合适?还是谁特特的带着孩子爹跑来我家,自己按手印画押的?你倒现在又来说这个?”

    “说吧,是不是嫌钱少?一千块这么多还不够?你别太贪心了啊,你再这样,我可一分不给你们钱了啊,我警告你,我亲戚在魔都很吃得开呢,你可别闹得钱也没有孩子也没有啊!”

    “就你们这种自己找上门卖孩子,还有脸问在哪儿?在哪儿我能告诉你?都说好的以后不会来往,绝对不要回孩子的,现在你说这个,真是太不要脸了!”

    林霜霜听着,暗自咬牙,继续学着莫菊花的口吻说:“这……那么,陶厂长,你看,我现在到你那儿去拿钱,行吗?”

    “嗤!”又是鄙夷的一声,陶厂长很生气的在另一端重重呼吸,但最终说:“真是!隔一夜都不行!都这么晚了……行吧,那你来拿吧!”

    林霜霜:“额,陶厂长,你家……还在那儿啊?”

    “什么叫还在那儿?难道我还能搬家不成,你不是来过的吗,你什么毛病?”

    “额,不是,啊哈哈,陶厂长,你看我这不是笨吗,又是晚上,你给我再说一下,我怎么走,比较不让人看见的意思。”

    “嗤!你……好了好了,就是你从供销社那后头,过桥,往南走,就第二条巷子,大门是铁皮的啊,这附近就我家铁皮门啊!”陶厂长不无骄傲的说着。

    林霜霜学着莫菊花的声音笑着:“好好,对对,谁也比不上你,行行,我马上来啊!”
相关文章
  • 我活的好累我走了,qq在线播放日志v2ba

  • 鲫鱼汤下奶多久见效,森林原人的gif番号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