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晚上睡觉镜子能对着自己么,依依色情社区熟女人妻

作者:admin 2020-03-29 12:09:15 我要评论

    “公然请旨?”长安城的未央宫中,少年天子盘坐位置上,看到这一道从益州送来的明文奏本,心中有一抹冷厉的杀意:“刘焉叛逆,乃是事实,牧龙图如今却请旨让其子领益州之牧,他可曾想过朝廷的感受乎?”

    就算益州牧让牧景亲自领了,也没有这一刀明文请奏,更让他难堪。

    刘焉的称帝,虽然闹起来并没有影响很大,但是对朝廷来说,绝对是一次不可预估的打击,甚至是在摧毁朝廷的正统位置。

    今天有一个人反了。

    明天就会有另外一个人效仿。

    另外刘焉

还是一个宗亲,宗亲造反,在名义上对朝廷正统的打击更大,这回给人一种错觉,汉室四百载,宗亲无数,是不是任何一个姓刘的,都能去继承皇位了?

    所以刘焉这一脉,他是必杀的。

    刘焉二子,即使他依仗的刘范,镇守宫廷的大将,在刘焉登基造反的消息传来,也被推出午门斩首了,他就是为了扞卫自己的天子正统位置。

    但是现在,刘焉虽死了,可牧景却把刘璋推上了一个公然的位置上,这是什么意思。

    “陛下,明侯公然请旨,如今就算不应恐怕也不行啊!”

    王允低声的道:“益州已偏离朝廷掌控,对朝廷旨意,是接旨不尊旨,就是说,不管我们同不同意,刘璋都会被推上益州牧的位置上!”

    “难道我就只能这么忍着吗?“

    刘协冷冷的问。

    “陛下,淮阴侯能忍得胯下之辱,高祖能忍得断栈道而绝退路,终能成大事,如今形势不如人,皇权没落,陛下更需忍让!”王允拱手:“待有一日,陛下执掌乾坤,天下何之不平也!”

    “希望有这么一日!”

    刘协握紧拳头,幽幽说道。

    坐上这个位置了,他才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尊被束缚的傀儡,甚至比当年兄长刘辩更加憋屈,刘辩尚且有一个何太后为他筹谋,当初何太后为了刘辩何止屈身,以其饲熊,终得牧山之扶持,即使牧山权倾朝野,可在朝堂上,终究给天子几分薄面,让他保持天子的荣光。

    然之,如今长安朝廷,董卓飞扬跋扈,即使在朝堂之上,也不再给他三分面子,他就如同是一个被操控的傀儡,而且时时刻刻在恐惧之中。

    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董卓会他动手。

    “陛下,大汉气运尚在,汝不必担忧,吾已与蔡尚书联系上了,若能引益州兵马北上,必能让他们两败俱伤,再请回关中军,便可奠定大局!”

    王允低声的道:“不过在此之前,恐怕还需要陛下忍让,我相信,陛下的忍让不会没有结果了,天子永远都是天子,上授天意,非人可触之!”

    “蔡尚书的心,还在我们大汉吗?”

    刘协眯着眼,他阴沉的询问。

    对于蔡邕,他已经不敢信任了,因为蔡邕是牧景的泰山,焉不知,他们才是一条心。

    “某相信,蔡尚书是身在牧营心在汉!”

    王允说道。

    多年的老友,他并不怀疑蔡邕对汉室的忠臣,这是走了路不一样了。

    …………………………………………

    “牧龙图居然让一个毛头小子领了州牧之位?”江陵城中,刘表看着从西川来的消息,眼神之中有一抹阴郁。

    “主公,这才是他高明之处!”

    蒯良苦笑的道:“本以为他年少气盛,一朝得势,怎么也不会去捧一个孩子上位,凌驾在自己头上,但是没想到他居然毫不犹豫的把刘璋捧上了州牧的位置,益州可平也!”

    他不得不承认一点,他太小看牧景了,牧景最厉害的并非他的城府和谋算,而是他的心态,弱冠之龄,却有知天命之年的稳重,天下少有也。

    越是这样,他越是有些担心,这个邻居,恐怕会比刘焉更加恐惧,刘焉善政,守一地尚可,攻一地不足,当初若非有牧军相助,益州军也打不进来。

    牧军的进攻之势凶猛如虎,若是让牧景坐稳了益州,日后恐怕荆州是难免战乱之祸。

    “牧景即使把那个黄口小儿推上了益州牧的位置,恐怕一时半刻也整合不了益州,我们先出兵收回荆州境内的郡县!”

    刘表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神色有一抹坚韧,即使兵败如此,他也没有丧失能镇得住荆州的自信,他沉声的道:“荆州此战乃是无妄之灾,可也给了我们一个警醒,荆州并非太平之疆,富裕的荆州,需屯兵而战,日后再有敌来犯,当死战到底,若不能悍卫百姓之安危,吾等何用也!”

    “主公所言甚是!”

    蒯良也点头了。

    到了这一步,他也看的很明白了,荆州之战,根本就是益州内乱造成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刘焉和牧景,会因为益州争夺的较量,放在荆州境内。

    他们是受到了无妄之灾。

    这一灾,可给了他们当有一棒,荆州土地肥沃,人口颇多,州力发展的强盛,然而却重文轻武,导致军备松散,平时平寇,定内乱,所向披靡,但是遇到外来强敌,一败再败,连失民心。

    所以他们必须要改变治理荆州的方略。

    “我们的确应该去整顿一下军备了!”

    蒯良拱手说道:“荆州并非没有将才,然我们荆州以文克武,此为乱世大忌,文人善政,武人可战,各司其职,方为正道!”

    “嗯!”刘表沉声的道:“我们和牧龙图有盟约在先,他得益州,我们夺回荆州,算是盟友,如今他兵退荆州城,也算是遵从盟约之誓,但是难保此人不会出尔反尔,所以我们速度要快,立刻命黄祖,文聘,蔡瑁,张允,等大将,各自率兵,先收复南郡和武陵!”

    “诺!”

    很快有人去传令了。

    荆州军迅速出击,牧军主力已退,南郡和武陵空虚,他们长驱直入,迅速夺回了荆州的城池,不过在北面,却遭遇了反击。

    宜城,襄阳南面的门户之城。

    黄祖率军占领的华容等县之后,率先锋八千兵力将士北上,本以为是轻而易举就拿回来的城池,却遭遇伏击,损伤惨重,唯兵退绿林山,立刻把消息传回了江陵城。

    “什么,宜城遇到伏击,黄祖损兵数千?”

    刘表这些时日算是恢复了点元气,只要把荆州全境收回来,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荆州州牧,而且顺势还把黄氏根据地江夏给拿回来了,算是一个意外惊喜,但是骤然之间听到北面传来的消息,有些按不住,直接拍案而起:“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要撕毁盟约吗,他牧龙图出尔反尔,就不怕遭天下人嘲笑吗?”

    “主公,此事恐怕没这么简单,宜城是襄阳的南门,他们守住宜城,那就是打算不把襄阳给回来了!”

    蒯良也想到了这事情没这么容易。

    只是他没想到,牧景如今在益州尚未站稳脚跟,难道就有胆子和他们荆州翻脸,这也太贪心了,他就不怕荆州这时候出兵和他斗一斗,就算打不进去,也能搅乱他在益州的布局。

    蒯良目光看着来禀报的校尉,问:“守宜城的是何方兵马?”

    “不知道!”

    黄祖麾下的校尉摇摇头:“应该是新冒出来了一个旗号,侯!”

    “侯?”

    蒯良眯眼:“侯庆?”

    “昔日明侯府麾下的南阳太守,侯庆?”刘表拳头握紧。

    “主公,此事需谨慎了,稍有不慎,会再一次引发我们和牧龙图的战争!”

    “去驿站,传伊籍!”

    刘表冷冷的道:“我倒是想要看看,他能给某一个什么答案!”

    “刘使君先勿扰发怒!”

    伊籍来的而很快,他早已经得了景武司传讯,对于此事已经了解,心中也备好了方案,道:“我明侯府麾下所有兵卒,都已经撤出荆州境内,此事与我明侯府无关!”

    “与汝等无关?”刘表瞪大眼眸,眸光冷厉:“你这是睁眼说瞎话,主导者乃是侯庆,此乃明侯府麾下的官吏,你作何解析?”

    “我也是刚刚得消息,侯庆那厮,因不服主公撤兵之举,公然反叛,主公已经下令,剔除他的名册,从此之后,他再不是我们明侯府的人,日后生死与我明侯府武关!”

    伊籍微笑的道:“使君大人,某问你,你们进攻宜城,收城将士,可有竖我明侯府的战旗?”

    “这个?”

    刘表眯眼。

    “主公,消息传来,宜城收城的兵卒,并没有竖立任何旗帜!”

    一个谋士走到他耳边,回答说道。

    “这么说,并非你明侯府的兵卒,若是我出兵强攻之,斩杀他与城下,也与汝等无关!”刘表自然不会相信这些东西,所以他逼迫伊籍,冷声的道:“你能保证牧军不会插手!”

    侯庆能有多少兵马。

    他若是调遣主力北上,分分钟收复襄阳。

    “当然!”

    伊籍点头说道:“乱世之中,贼寇出没,如此叛徒,若非吾等如今放不开手脚,兵力都集中在了益州,就该立刻清理门户了,他既然脱离我们明侯府,生死也和我明侯府无关!”

    他的心中却冷笑,有本事你来进攻,到时候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南郡要还。

    武陵也要撤出去。

    因为这是他们得到益州的代价,这时候不可能在稳固益州内部的时候,又与刘表公然识破脸面,但是襄阳城,他们是不打算归还了。

    所以陈宫侯庆提出了无赖的计划,迅速的得了明侯府的承认,侯庆脱离明侯府,自立一方,刘表想要识破脸皮,就要拿出证据。

    当然,他想要强行动兵征讨,也可以,但是他最少要冒着和牧军再一次开战的危险,这时候就得看刘表怎么去抉择了。

    “主公,刚刚传来消息,牧军主力,暴熊军数万将士突然从鱼复北上,已经屯兵在了南郡西境的边界上,距离樊城不足三百里,数日可至襄阳,然却不入我荆州境内!”

    一个斥候探马从外面走来,禀报说道。

    刘表闻言,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怒意,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他盯着伊籍。

    但是伊籍却丝毫不在意,轻轻的耸耸肩,神色不卑不亢,仿佛是一点都没有感觉他的怒火存在。

    “你们牧军这是什么意思?”刘表咬着牙,问。

    “正常演武!”

    伊籍给出了很官方的一个回答:“如今益州不太平,吾等兴兵备军,亦乃正常的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跨越荆州半步啊,使君大人,你要相信我们主公,既然订下了盟约,自当遵守!”
相关文章
  • 晚上睡觉镜子能对着自己么,依依色情社区熟女人妻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