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看小姑娘的花苞,手指揉阴核鸡巴使劲抽插

作者:admin 2020-05-01 15:32:26 我要评论

    那人及时出现却没有立刻出刀,只一手将杨妙真拉在他身后、而一手握紧了楚风月的锋刃。楚风月再也不像昨夜那般看到他时喜不自禁,而是震惊之余痛彻心扉、一霎神色里充满了怨恨——果然、果然你还是为了来救宋军的!

    徐辕,为何我指着哪里打,你就要来阻哪里,你安安稳稳留在月观峰别再到风口浪尖上不行吗,偏令我躲着你也不能,天教你故意来戳我痛处一次又一次,因为知道我太爱你太在乎你,因为知道即便你继续骗我还是会相信,因为知道你是我的弱点、你只要出现了我的弱点就出现、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帮南宋帮林阡消去一劫……

    你想得太美了啊,这一回,我楚风月不会再有弱点,我看到你的时候,决不会收回我的刀,你既握紧它不放,那它就要你的血、要你的命!

    可是风月,为何手听了使唤刀听了使唤,独独眼眶里的泪没有听从,第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不由自主。当那个人的面容映入眼帘,你才懂恨是爱的一体两面。

    落泪,是因为疼吧,你明知道他是你的弱点,你还拿刀去狠狠地刺他,结果刺中的还不是你自己?于是也血喷如注,也命悬一线……

    杨妙真惊见楚风月刀锋割过徐辕的手直接扎进徐辕胸口,刚还暗叫适才自己说的话不巧,这一刻大惊失色急要上前去救,才移一步,就看楚风月刺刀的手陡然停住,原本没有受伤,却也生生呛出了一口鲜血。

    “风月……”徐辕关心之至,分毫不顾他自己伤势。

    “徐辕,我不怪你。受骗、原是我自己没出息!”楚风月抽刀而回,抹去血泪,凄切的语气里,一如既往的倔强。她强装冷静地说着这句话,却几乎每字每句都是咬出来的,声音虽轻,用力多重、用情谁知!

    “风月,我说的话,从来不假!”他这一昼夜一直来不及说的,终于有机会可以表述。

    “可惜,从来都只在战场上说!”她冷笑一声,面上全是排斥,见他想要上前,执意退后相避,“这么快就为了救局再相遇,你还说你对我不是应急?!”

    他一怔,是啊,这么快就再相遇了,他们的爱情,穿插在战争里被拼命地挤压缩短,还来不及沉淀和回味,连解释都发生得如逼迫一般:“风月,你有所误会……”

    “我没误会!什么退隐,什么不顾一切,不过是为了骗我,不过是权宜之计!只怕退隐了你也仍是你主公的后盾吧……”她恶狠狠将他打断,撇过头去瞪着杨鞍,“你满心满意都是你的主公你的盟军,所以你宁愿护着这些,当初拆散我们的小人!”

    岂止嗓音在颤,她双肩都在发抖,是气到无以复加,亦是恨到忍无可忍,更是爱到不能自拔,“当初你昏迷不醒,正是眼前这小人所害,我为你重返军营,日夜盼你清醒、担惊受怕、伤心欲绝,如今你醒来了,却要护着这小人来对付我,徐辕,徐辕,你教我楚风月情何以堪!”徐辕,到底谁是白眼狼?!

    “是,昨晚我是应急,你的出现,使主公把义斌调到南部后中部会危难,我去得那么急,正是因为你对月观峰举足轻重。”徐辕竟还承认。楚风月更加气愤,听的时候一直捂住心口,听完这句气急败坏,转身拂袖头也不回。

    徐辕不及裹伤即刻大步上前,一把将她拉回怀中,她方要挣扎,方要本能提刀,他已迫不及待坦诚:“听我把话说完!风月!徐辕虽是应急,却无半句假话——昨晚我那样急迫,不仅因为你举足轻重,更因为我有私心,我不希望你再出现在战局里再多一件阻挠你我的事!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你!”楚风月一惊提刀的手也往下一沉,徐辕凝视着她的眼眸继续述说深情,“当我听说你领着一路人马南下的第一刻,想到的不是中部有变数,而是怕我们之间又有变数。”

    “变数……已然有了。”楚风月叹了口气,气愤却比适才少了些。杨妙真察言观色,知道她愿意听到这些,而这些,徐辕显然诹不出,确定是真话。

    “不管是不是你,昨夜我都会去应急,而非金军猜忌的权宜之计。或许在世人眼中,敌军主将是你,最容易不战而和,但我宁可那个人不是你。那样的话,就算浴血一场,肝脑涂地,身死魂灭,都比此时此刻更好……”徐辕说时,鲜血直流,面如金纸,眼看摇摇欲倒,语声悲戚之至。

    “不,宁可我死,也不要你出事!”楚风月心骤然一软,捂住徐辕胸口的血,扶住他去榻上的同时,急对麾下喝道:“金创药!”话声未落,徐辕已握住了她的手,似是在告诉她,只要你在我的身边,不必上药就能伤愈。

    “楚姑娘,适才的辱骂,我才是应急,我向你道歉。”妙真即刻上前,“我也没想到,天骄竟会来——救局的人,本不该是他。”

    “是,今日到此,只是来挽回,不是来救局……风月……”徐辕见风月亲自裹伤,喃喃说着这句,眼神眷恋寸步不离,真宁可一生一世都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

    风月噙泪给他包扎,她误会他了,他昨夜就不只是为了救局,他今夜完全是为了挽回她。

    妙真惊诧地看着这一幕——那时的天骄紧攥着楚风月的手,眼神里是化不开的温柔,他便像是一个怕东西被人拿走的孩子,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

生怕她突然又误会气走了,生怕才得到就又失去了她。是的,楚风月虽然转圜了,可脾气仍然烈,必须稳固才是。

    见徐辕口拙,妙真帮忙说,“楚将军,天骄来这里不是被战争迫,而是发自肺腑真心实意。你适才说天骄每一次好像都是在刻意阻着你、每次好像都是为了把你从战场拉开,可每一次,天骄都是想告诉你,是他和你‘一起走’啊。”

    是啊,昨夜徐辕之所以选择在战场那个场合说隐居,正是为了同时断开他和楚风月还牢牢拉住的宋军和金军的手,潜意识里徐辕一定清楚,唯有在战场,才能“同时”断开,那就不存在谁对谁欺骗;加之徐辕先前让徐勇间接传达隐居,却还没直接地亲口地表述过,是以见到她的第一刻就即刻传达,只为能尽快完成承诺……不是你出现在哪里他就打哪里,是你出现在哪里他就要在哪里。

    她为什么要觉得,他是应急,他是谎言?他此一生,有几次真正解风情过,连向蓝玉泽提亲都是找人代劳,却宁可放下这场比云雾山比武更重要的山东之战,急着来挽回这段情……今夜他当然不是来救局的,他要是来救局的话他会先打纥石烈桓端。他挑中楚风月因为目的就在楚风月,他推开杨妙真是不想再多一刻贻误!

    所以,徐勇是他对林阡明志,隐居是他对柳五津宣誓,徐辕愿意包容她楚风月的一切,根本没有舆论里的功利和虚情假意。楚风月口口声声“非得在战场重逢”,是不是战场,又有什么关系?此刻也在战场,但妙真旁观时,觉得此刻已不是战场。

    “别说了,别说了……”如梦初醒,楚风月泣不成声,咬紧的牙关豁然松开,百炼钢化绕指柔。

    此情此景,各自麾下,也都成布景,无论是一开始随着楚风月来犯的,还是适才跟着徐辕来挽回的,以及杨鞍杨妙真各自部下。他们,都退了出去。战火退场,而灯烛留下。

    恋人之间,一旦争吵,从来不会就事论事,而只会不停不断地翻旧账。但只要触及软处,总是把新仇旧怨都忘得一干二净,继而把事情想得透彻清晰——不错,风月,你为什么因为一句话、一个表情的过失,便不相信他一直就是真心实意的。

    谁会想到多留半刻都会多一个岳离这样的“谎言”,以当时的徐辕视角难道那不是谎言那不是敷衍?也许你会觉得徐辕的联想太过分,但你也确实拿不出徐勇失踪合理的解释。若你收敛了你的气性,你试着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想……那也许你就不是那个懒得解释也懒得听解释的楚风月了。

    但,既然徐辕愿意改他“凡事都宁可搁置”的慢性子,你又为何总是三番四次地耳朵不听背道而行,你们俩之间的证人,本来就少得可怜。

    “风月,岳离的事我错怪了你,我理应给你全部的信任……此刻你也静下心来,不去想战场,不谈隐居那么远的事,只希望你能相信我一次……”徐辕断续地恳求,她没有说话,只低头看着他伤势,什么气愤什么纠结都都跑到了九霄云外。愚蠢如他,居然还看不出她早已原谅他了,仍然在求,低声下气到这个地步:“答应我,风月……”

    她见他可怜,含糊地应了一声“嗯”。杨鞍由杨妙真扶起,感慨地看着这一幕,平生第一次一声都不敢出,生怕破坏了他俩的感情修复,忽然忆起自己和林阡,当初也是这般,先是你不信我,后来我不信你,造成了各种你等我相信,我等你相信的罪过,但最终还是转圜了。转圜之后,那些不过都是感情的考验罢了。

    却才过了约莫一炷香工夫而已,又一阵刀剑相击声从无到有、由远及近,杨鞍兄妹原以为是李全和纥石烈桓端打来正待应战,孰料随着风的骤紧骤松,帘的一开一阖,明暗光线里,他们分明看见,厮杀双方,属于方才各自退去的徐楚麾下……战意从一点开始燃烧,交睫之间传十、传百。

    “出什么事了?!”徐辕楚风月都从温馨中回神,各自上前去阻止并责令自身的麾下,同时也想下达他们各自的最后一次指示。那就是“停战,莫再相敌!”

    “将军……”楚风月的麾下欲言又止,面露难色。这个麾下,是她最信任的副将。调查梁晋暗算楚风月事件的人里有他,腊月廿九前夕率众迎接她回军营的人里有他,帮她兵谏黄掴软禁纥石烈桓端的人里有他,落难于摩天岭生死与共这么多天最后也支持她和徐辕隐居的人里,一样有他。

    而不同于楚风月麾下的理屈词穷,徐辕的这支百步穿杨军,端的气势逼人,义正词严:“天骄!他们这群白眼狼!勇哥救了他们的命,他们却把勇哥害死了!”

    旁观的杨鞍兄妹都是心念一动,他们原先只盼徐勇能回来,那样也可皆大欢喜。否则,美景只是瞬时,这对爱侣再怎样不顾世俗,都不可能在一个救命恩人失踪甚至死去的情况下置身事外。

    可惜世事大多都不尽如人意,你越不想介入,越身在其中。
相关文章
  • 看小姑娘的花苞,手指揉阴核鸡巴使劲抽插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