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朝ら沉甸甸的牛奶,射好多_大鸡巴肏屄_大鸡巴肏女屄

作者:admin 2020-01-27 12:05:29 我要评论

    “再补,不得补成个大胖子了!”

    “没关系,反正有人要了,不是吗?”

    “得,你们这些男人,谁知道呢?以后,见我青春不在了,外面的诱惑多得去了,我还是得把资本保存着好!”

    “喂……你干吗?”见席少突然返回来掀开被子便躺了进来。

    余小青一个翻身,坐到了床另一边,怀里抱着枕头“姓席的,你赶紧的给我找吃的去,我肚子饿坏了!”指着门口,余小青叫嚣道,看着席少那哭笑不得的模样,她却觉得顺眼极了。

    “遵命,夫人!”席少笑了笑,下床,走到门口时,还能余小青来了个飞吻。

    这样的场景让余小青想起了t市那次与席少的见面,那次,他也是如次,多久没有这般了,想想,这两年,对这男人的种种不公平,余小青看着关闭的房门,心里有些酸涩,或许有些事情该是下定决心的时候了。

    她不是爱拖泥带水的人,所以,在感情上,她也不愿意!

    半夜

    “喂,席少,你陪我说话么!”余小青摇着席少的手臂,说道。

    “那个,我有和你说吗?加静得了子宫癌!”

    “然后呢?”席少问道。

    “人生真是无常,你说最近这段时间,怎么会发生那么多事情,母亲居然有着那样一层身份,父亲也是,还有,我居然有了个双胞胎姐姐,所有的一切,都和电视剧一样,这日子过得真是太精彩了!”

    “好了,你少想点,他们和咱没关系!”

    “啧啧,你可真够心狠的!”

    “我早说过,这世上,我只对一个女人好就够了!”说着。

    席少笑了笑,“那你快睡吧,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可不保证!”

    余小青笑了下,乖乖的闭上了双眼。

    早上,两人是给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有什么事?”席少有些不悦的问道。

    “少,您能先出来一下吗?”

    是银面人的声音,余小青推了下席少“快去吧!”

    “什么事?”席少边系着腰间的睡袍带子便问道。

    银面人上前,在席少耳边耳语了一番,便见席少的表情冷了下来“他可真是速度够快的!”

    席少再次进来时,余小青又睡着了,换了衣服,席少看了眼余小青,在她额头上亲了下,便出了门。

    男人之间的较量,这才刚开始。

    余小青早餐一向吃得少,所以,只是简单的吃了些,便去看了看妮儿,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对她的关心,真是少之有少。

    所以,陪着她玩了会儿游戏,认了会字,一直把她送上学。

    在前院呆了会儿,她便起身朝着后面走去。

    “夫人,后院不太安全,您还是别去了吧?”管家跟在身后,嘱咐道。

    在这里住了一年多,对这个后院,余小青从来还没踏入过,一来觉得树太多,阳光照不进去,有点冷,二来,席家的人似乎都不太乐意,她进去,所以,这,还是第一次。

    后院通向外面的路,有些狭窄,全是鹅卵石铺起的,像是个户外公园,景色极美,只是此刻,显得有些冷清,还有些阴森。

    “你去帮我拿件外套吧,谢谢!”余小青说完,便在附近的秋千上坐了下来。

    这里似乎没怎么开发过,所以,空气里都是泥土的气息,少了前院的人工化,倒也别有一番味道,一阵春风吹过,倒还真舒服。

    “好的,那,夫人,您可别再往里面走了!”

    余小青点头,回以一笑,笑这管家有些小题大做了,这里怎么说也是席少的地盘,她还不信,谁还敢在这里对她怎么样了?

    席少正在开董事会议。

    会议室的门却突然给人撞开。

    “少,不好了,夫人,夫人不见了!”

    “不见了?!”席少倏地起身,上前,便抓着银面人的衣领“好好的,为什么会不见?”

    “就在后院里,夫人让管家去拿衣服,管家回来时,人就没有了!”席少松开银面人的衣领,然后疯了似的向外跑去。

    而办公室里坐着的是全是“微席”的各大董事,见席少如此紧张一个女人,好奇之余,某些人心里也打起了小算盘。

    “我已派了所有人在家周围找了!”

    “发生多久?”

    “几分钟,我刚接到家里来的电话,就过来!”

    席少觉得心里有股子不安一点点漫延,直到压得心口都快喘不过气来。

    余小青醒来时,她处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入眼全是黑暗,两手被绑在粗糙的石柱上,她不过稍稍动动,手腕处就被石头割的生痛。

    这是在哪里?这是在哪里?

    她努力回忆着,只记得,她让管家去拿件外套。

    然后……自己便坐在秋千上。

    接着……她皱眉,接着,便闻到了一阵极好闻的香味。

    随后……便到了这里。

    她给人迷晕了?对,应该是,她这样下着结论!

    难道是绑架?以她勒索席少?

    她眼晴滑动着看了看四周,却一片黑,什么都看不到,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自己还活着。

    “有人吗?”才一出声,喉咙就有些痛了起来。

    安静,很安静。

    “喂,有人吗?”她添了添嘴唇,继续叫道。

    依旧没有人应。

    黑暗让她有些慌了起来。

    她到底在这里呆了多久?这又是哪里?

    席少呢?发现她不见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带她来这里的?为什么又带她来了这里,却置之不理。

    好渴,好饿,脚上也钻心的痛,小腹处可能因为紧张,疼痛也阵阵的袭来。

    她想张口说话,却楞是痛得再也开不了口。

    就在她死的心都快有了的时候。

    “是不是很难受呀?”一道声音凭空而起,听不出是男还是女,有点像是古代那种太监的声音,听起来,全声都能起一层鸡皮疙瘩,不过,她不管了,至少这一刻,这声音听起来还是悦耳的,有人就好,有人就好!

    “你……你是谁?我,这又是在哪儿?”她平静的问着,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恐慌。

    她没得罪什么人,难道是席少得罪的人?她猜测着,然后逼着自己镇定下来。

    来人好像又朝她走近了些,近到,她都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极浓的。

    她忍不住的将头转向了另一侧。

    “你到底是谁?”她感觉有这人在,连空气似乎都不够用了似的,她几近窒息。

    来自心理与生理的窒息。

    回应她的,只有沙沙的脚步声,她屏息凝听,能感觉那人在围着她转圈。

    而且,他肯定在看自己,那种赤luo的眼神,哪怕是黑暗中,她依旧能感觉得到。

    “你说话呀,你到底是什么人?”她每讲一句话,都要费很大的力气。

    吸了口气,她继续说道:“你如果要钱,你可以打电话给席少,要多少他都会给的!”

    终于,脚步停在了她的面前。

    然后,余小青等着他开口。

    然后,她再次晕了过去。

    这样反复了好几次,直到,整个屋内都被照亮了起来。

    她想估计是天亮了。

    可是,席少,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她在内心呐喊着。

    她扶着身旁的墙壁,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让自己半坐起来。

    可,当借着外面射进来的光,她看向自己的身体时。

    万念俱灰。

    “少爷,没找到!”

    “少爷,我们也没找到!”

    ……

    回来通报的人无一例外的说着同样的结果。

    “没找到?怎么会没找到?她脚扭了,根本不可能走得远的!你们,再多叫些人,把这方园十里,给我翻个遍!”说完,席少捂着额头,眼神一沉,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叫上微席办公楼的所有员工,到……”他抱了一长串地址,然后挂了电话,也跟着出了门。

    于是,几千人马瞬间布满了这座山间别墅。

    随着时间的推移,席少慌了,他长这么大也从来没这么慌过。

    于是,所有的电视,所有媒体在几分钟内开始疯狂的报道着这一事件。

    而警方也在同时发动了整个c城的警力开始调查此事。

    上官仲琪此刻却正在医院安抚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加静。

    因为“化疗”所以,加静的头发有些许的脱落。

    “你别想太多了,会慢慢好起来的!”上官仲琪看着这个曾经也深爱过的女人,心里说没一丝触动是假的。

    加静拉过上官仲琪的手“那,要是以后没人要了,你娶我,好吗?你不是说过,要给我一场最豪席的婚礼吗?”

    上官仲琪笑着,刚准备回答什么的。

    “仲琪……!”梁婉几乎是冲进病房的,她的手上举着ipad。

    娱乐版的整个版面,刊登着一个图像。

    梁婉颤抖着嘴唇,“余小姐失踪了,似乎出事了!席少派了几千人都没找到。”

    手里的ipad落下,摔在地上,上官仲琪转头,皱着眉头看着王心,然后摇头,再摇头,冲向了门外。

    油门踩到底,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上官仲琪的这种开法,有些不要命,如不是他技术相当的过硬,此刻,怕是得有好多条人命丧身他车轮下,所以,他前脚刚到席家,后面四五辆交警的车也赶了上来。

    “这里交给你!”他把钥匙扔给坐在他身边已吓得快没了三魂六魄的梁婉,然后自己疯狂的奔向那个早被媒体围得水泄不通的席家。

    “上官少爷?”倒是各个媒体记者见到上官仲琪,却是相当的惊讶,他和这女人,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而且,看他那心急如焚的模样,绝对不会比之前见到的席少好到哪儿去?难不成?他与席少的夫人之间……众人互看一眼后,都被自己的猜测吓倒了,这余小青到底是何种角色,居然能让c城市两大人物为她这般。

    “她人呢?她人呢?”他一眼就看到了呆在客厅里的席少,抓着他的衣服领,他跟疯了似的大叫道。

    席少一直低头冷笑,然后他抬头,望着上官仲琪,脸色阴沉“连我都找不到她,连我都找不到她,谁还能找到她呢??”

    他面色极难看,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早上好好的要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没人知道,这一刻,他的心几乎绝望的快要停止跳动。

    上官仲琪不可置信的看着席少,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他刚和她相认,刚刚才……

    他甚至还在想着,用什么样的方式能让她回到自己身边。

    他……

    大街上

    安可闻讯赶来,看到的便是喝得乱醉如泥的席少。

    因为担心他,所以,安可只好选择一路跟着他的。在街角,遇见一个背影很像余小青的女人,他本能的隔着人群喊那个在心里不断出现的名字,世界仿佛在一刹那间空空荡荡,没人回应他的坚持。

    安可看着他,心疼的说:“少,那不是她。”却在说完,泪就落了下来。

    他对那女人的爱,超乎她的想象。

    原来男人爱起来,远比女人要深情许多,许多。

    接着,她便发现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跪在了路边,他低着头带着微笑开始哼唱着什么。

    安可走近了一些,这才听到,他在唱歌“终於你找到一个方式,分出了胜负,输蠃的代价是彼此粉身碎骨……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席少的声音极有磁性,一首征服,他甚至远比这歌的原唱者还要唱得好。

    却只有席少知道,自己

是入了感情进去唱的,就这样被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是呀,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居然能被这样一个女给彻底征服,他对她的爱如歌词唱的一样,没有退路……

    片刻间,他的周围已围起了不少的人,很多女的甚至已跟着哭了起来。

    初春的清晨还飘着浓浓的霜雾,她被那天上山砍柴的一个老伯给她救了过来,那老伯和老伴说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什么现代化的东西,这里都没有,像个世外桃园似的。

    她朝纸窗户上哈了一口气,然后手指在上面乱画着,当看清那快要消失的字眼显示出的是“席少与上官仲琪”几个字时,她的泪又落了下来。

    原来她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坚强,仅仅只是天没见,她竟想他们想到常常泪流。

    缓缓上升的太阳并没有给她带来丝毫的温暖。她上了床,盖着买来的新棉被,有些冷,她举起放在床边的镜子,看着里面的自己。

    原本白皙的脸颊上,此刻,有着一道极深的刀伤,因为这里条件有限,没涂过药,更别说消毒了,所以,上面有些脓水一样的东西。

    余小青知道,那是就算好了,就算连整容也恢复不了的疤痕。

    狰狞的可怕。

    手上移,她掀起衣服,满身大大小小,交错相间的刀伤,不算深,却也不浅,足以留下疤痕的程度,丑陋的,她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想吐。

    那人到底和她有着怎样的血海深仇?尽将她毁到此种地步。

    心里除了恨意,还有恐惧。

    <!-- csy:24205809:248:2019-10-22 05:52:21 -->
相关文章
  • 朝ら沉甸甸的牛奶,射好多_大鸡巴肏屄_大鸡巴肏女屄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中老年职业女装,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

  •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坏啪啪集百万潮...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