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到敬老院慰问老人,阿,用力咬我的密穴

作者:admin 2020-06-12 14:07:54 我要评论

    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不是别的,正是秦远婧三个字。

    看见这个名字,时絮一慌,原本拿着手机的手。

    险些将手机从手中掉出来,她几乎是下意识一般的看时渺,颤颤巍巍的想要把手机给藏起来,只是手中的动作还是有些慢了……

    “时絮姐姐。”时渺站在了时絮的面前,看起来纯天然而无害,然而那双眸子却是注视着时絮手中的手机,伸手握住了时絮的手。

    “时絮姐姐,别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电话可以接呀。”时渺开口,语气极为的平和,睁着一双乌黑的眸子,甜甜的笑了笑。

    诉说着她的无害。

    只是前提是忽略掉外面传来的阵阵声音,那是……慕尹的惨叫声,一鹰的拳头那是实打实的,打下来,不要他命也得够呛。

    更何况……

  &nb

sp; 时絮看向面前的时渺,心尖发颤,时渺自从回来后,一切的行为都很古怪,猜不透,摸不着。

    时而娇俏软糯,时而狠毒……

    她不确定时渺会对她做出什么不可控的事情。

    墨团原本想高冷的看戏,顺便用自己帅气的外形给它家宿主增加一些气场,它抬起冷冰冰诡谲墨绿色的眸子看向时絮,然后……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的小花裙子后,泄气了。

    开始拼命的用身子蹭着时渺的腿,企图将自己身上的小裙子给扯下来,它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堂堂男子汉,怎么能穿上小花裙子,这是耻辱。

    以后宿主还怎么看它!

    只是没等墨团继续扯,便被旁边的二鹰给揪起来了。

    “看看,你这衣服都没穿好。”二鹰贴心的将墨团扯的松松垮垮的小花裙子给穿好了,还特意的将一鹰用边角料做的小蝴蝶结绑在了墨团的脑袋上。

    “喵~”墨团叫了一声,我特么谢谢你了。

    “渺渺,今天的事情其实是误会,我根本就没想对你做什么,你相信我。”时絮退无可退,只好开口,话音落下,手机又响了,依旧是秦远婧的电话。

    时渺坐在座椅上托腮瞧着时絮,旁边的二鹰非常贴心的把自己刚刚烤的小甜点放在了时渺的面前。

    时渺拿着勺子吃了一口蛋糕。

    “……”时絮则是颤颤巍巍的将电话给拿起来,摁下了接通按钮,她红着眼睛,看着自己身边。

    二鹰和三鹰都站在了她身边,手中拿着枪比划着她的脑袋,只要她乱说什么,或者有什么举动,就会……凉凉。

    摁下了接听的按钮后,电话那端传来了秦远婧的声音。

    “喂,远婧姐,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什么事情,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我还有事。”时絮压制住自己的恐惧,尽量的用平静的语气开口。

    在内心祈祷着秦远婧不要提及她们商量的事情,不要被时渺发现。

    但是事实证明,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

    “絮絮,你怎么了?你忘记我们上次商量的事情吗?这比赛没几天了,你弄好了吗。”秦远婧那边有些奇怪,不由得询问。

    “……远婧姐,上次……上次是我开玩笑呢,渺渺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对付她呢。”时絮开口,满脸写着绝望,恨不得自己有能力能够立马的将秦远婧的嘴巴给堵住。

    “玩笑?絮絮你是不是傻了?这是你最好的机会,可以证明你自己,把时渺给比下去的机会,让她身败名裂,成为京城的笑话,你自己不是也说,恨不得她死掉,能立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吗?”秦远婧再次开口。

    时絮手一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渺的方向。

    时渺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上,腿上放着一盘甜点,吃的不亦乐乎,只是那双圆溜溜的眸子一直都默默的注视着他,像什么都不懂,又好像什么都懂。

    时絮心慌意乱的将电话给摁断。

    “姐姐,看起来你说的和你做的好像并不是同一回事啊。”时渺侧倚着椅子上,瞧着时絮,注视着时絮这幅仓皇无措的样子,淡粉色的唇瓣抿着,声音又轻又软。

    墨团一脸怜悯的看着时絮。

    “渺渺,你就原谅姐姐这一回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知道我怎么斗都斗不过你,我不该想要害你的,你想想……你想想……”时絮看着时渺那意味未名的眼神,心中慌乱,颤颤巍巍的上前。

    努力的挣扎为自己辩解,企图这样让时渺可以放过自己。

    一步步的上前,最终站定在时渺的面前,时絮想了想,最终又开口了。

    “你想想,其实我对你做的事情,都没有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反过来,你或许还应该谢谢我,如果当初不是我的话,你怎么会因祸得福,直接把自己的病治好,不傻了,对吧?”时絮开口。

    “你还活着,你没有什么损失,你放过我,我也再不招惹你了,好不好?”时絮又是开口恳求。

    作为一个世家千金,怎么见过这样的阵仗,光是听着外面慕尹的惨叫声就觉得心慌,更何况是环绕在身边的这几个大汉,各个的都看起来又凶又狠。

    时渺不会放过她的。

    “姐姐,机会只有一次……”时渺垂眸,看着双腿软了,跌坐在地上的时絮,伸手托着时絮的脸,仔仔细细的瞧着时絮的脸,眨了眨眼睛,翘起唇角,嗓音软糯。

    好似是被时絮的话给说动了,只是下一句……

    “可是姐姐已经错过了。”

    时絮听见直接如坠冰窖,她怎么不知道,时渺给过她机会。

    墨团知道时渺给过时絮的机会在什么地方,在遇见姜鹤的古堡哪儿,时渺下车后扯着时絮的衣角。

    ——只要回头,就原谅你。

    然后时絮没有回头。

    更何况……真正的时渺已经死了,就死在了时絮的手中。

    那个原本痴痴傻傻的时渺相信着自己的姐姐,却亲手的被姐姐葬送。

    时絮想跑,可是腿一阵阵的发软,别说跑了,就是起来也没办法,紧接着……

    时渺缓缓的低头,凑在时絮的耳旁轻轻开口。
相关文章
  • 到敬老院慰问老人,阿,用力咬我的密穴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