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钦州人才市场最新招聘,龟头敏感射精快要吃什么药

作者:admin 2020-07-01 12:08:50 我要评论

一片广袤无垠的大沙漠上,热浪和从沙土蒸腾的热气遥相呼应,远远看去,甚至隐隐看到波纹状的热浪。

    脚踩在沙漠上,一脚深一脚浅,摇摇晃晃的,那画面感绝对让人看了就像补充水分!

    沙漠的地形并不平稳,尤其是匍匐在沙层,更是会发现视线磕磕巴巴的,很难一眼看到远方。

    大概是地广人稀缘故,又也许是干热之极,在这里跋涉向远方,最深刻的体验叫寂静。

    “禾禾,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展羽眯着眸子看向远方,极为后悔,“早知道当初就接受你师父的好意,这会儿草帽、墨镜、还有防晒披风早就管大用了!”

    韩子禾:“……”

    呵呵,这话说的,好像是她不让收一般。

    当初她给它使眼色,示意他可以照单全收,结果这只蠢鹰就知道冲她表忠心,自己一口否决,现在还好意思跟她抱怨?不怕她怼回去?

    “要不你飞两圈?”韩子禾多少还是会心疼它、替它着想的,“你不用陪着我,我本来就是过来训练的。”

    展羽闻言,虽然有些心动,可是考虑之后,还是果断拒绝:“虽然不知道你训练这个有什么意义,但是我可是个说话算话的鹰呢!既然之前答应陪你就不会食言!”

    好一只讲信用有诚信的鹰啊!

    可惜,韩子禾没有特别感动。

    “我也不明白师父怹老人家为什么大老远的把我送到这地方来,但是,怹既然说了这里也曾经有师门分部,那应该不含糊……也不知道里面能有什么有用东西帮助到咱们。”

    “会不会,那里有财宝?”之前说过了,展羽是一只特别聪明、聪明到不但知道怎么脑补,还比很多人类脑补的丰富。

    “你可真会想好事!”韩子禾不以为然道,“要是有财宝,还会放这里等咱俩取?早就有人拿走了好不好?你真以为师门是我师父怹这一系的人开的啊?”

    “……虽然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我想,也不是没有这样可能啊——比若,这里是你师门故意预留出来的,要么是专门为这个任务服务,要么就是给门下弟子准备的,正好你恰逢其会啦,那就给你了!”

    “你说的可真干脆啊!”韩子禾还是不信她师父这么善良,“别看我师父谈老人家好像是那种‘是金钱如粪土’的人,但实际上怹老人家可会过日子了!”

    “可会过日子啦?”展羽歪着脑袋冲韩子禾眨眨眼睛,脑子使劲儿转,要说,这家伙还是比较有“阅历”的,这不,它很快便恍然大悟,“哦~~我这下懂啦——你想说的,是你师父为人抠抠搜搜吧?嘿嘿!我知道的,你们人类很多时候会将讽刺的话说的很正面,但实际上却是相反的意思!你们人类可是真真狡猾!”

    “……”韩子禾对这只鹰已经无言以对啦!

    “你不用说这么清楚!”她哼道。

    “诚实是好习惯,你不能只考虑自己、就让我改变这样好的习惯,万一把我教坏,你是要负责的,懂不懂?”展羽忿忿道。

    韩子禾却是撇撇嘴:“你说的,好像我对你没负责一样!真要是不负责,你怎么在我身边呢?”

    “那可不一样!”至于怎么不一样,展羽没有继续说下去。

    它一向自诩是只特聪明的苍鹰,不但智商很高,就是情商也是高到感人。

    这会儿,它那不同一般苍鹰水平的双商就告诉它,拼人话,它肯定是拼不过韩子禾的,所以,它最好的选择就是不争。

    虽然有些人也能懂这道理,但是懂得道理,却不一定能够做到——好在,展羽不是特别争强好胜的鹰,它既然知道和韩子禾说到最后,恐怕捂胸口的一定是它,自然不会积极找气受,所以很痛快的扑棱翅膀,昂起头,通情达理的说:“算啦!不和你分辩了!”

    “……”它是痛快了,可韩子禾还等着通过斗斗嘴让彼此的精力能够旺盛一些呢!

    于是,一人一鹰之间的气氛,就这么忽地一下子,有些尴尬了。

    好在展羽到底只是一只鹰,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还是不能清晰知道之前的别扭,可以唤之为“尴尬”。

    也正是因为它不明所以,所以,它和她之间略显有些奇怪的氛围——消失不见啦!

    “禾禾,我们俩啥时候能够走到啊?我一双爪子都快要抽了!又累又渴、好辛苦哦!”虽然展羽还不算太累,但是这不妨碍它抱怨给韩子禾听。

    它记得书上有讲到——要多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辛苦和不容易,对方才会领情、才会知道珍惜。

    虽然那本书是给一帮情侣写的,但这不影响它略加改良之后,搬来归为己用。

    “不是让你飞起来么!你飞着我走着,这样也许对咱俩都好。”韩子禾对于一直以来在她耳畔喳喳喳说话的展羽很烦,恨不得它飞一会儿,也好让她耳根子清静清静。

    “我才不要呢!”它都坚持到现在啦,只要一哆嗦就能成的事情,凭啥叫它功亏一篑呢!

    韩子禾:“……”

    她都不明白它怎么想的,难不成……它还真想摆脱一只鹰的身份,恨不得立刻就当人?

    “好吧,你愿意咋样就咋样好啦,你高兴就好,我这里没意见。”韩子禾耸

耸肩。

    她本来也走的极为疲乏,哪里有更多的精力劝它?

    ……

    “没有啊!哪里都没有啊!”展羽觉得自己这只鹰头快要炸了,要是韩子禾她师父就在眼前,它一定会扑过去跟他搏斗!

    韩子禾看着这只扑棱两下没有飞,反而一PG坐到沙子上,呼呼喘粗气的鹰,见它好像快要跳脚了,这才阻拦道:“你能不能冷静一下?话说,好像……本人才是这次任务执行者吧?我都没有气急,你这么激动做啥呢?再说啦,谁告诉你这里啥都没有?”

    “唔?”正开始展起一双翅膀,准备将周遭扇出一副漫天飞沙景象的展羽愣住了,“能不能……说清楚一些呢?”

    韩子禾颔首:“可以啊!你起来看看周围有啥不一样?”

    对于这个提示,展羽有些一言难尽的感脚啊:“我看这里,和之前看到的风景也都没啥区别啊!都是这么个样,分不出所以然来!”

    韩子禾本来也没指望它能看出啥,之所以那么问,也只是想缓解展羽因为燥热而烦闷的心情罢了。

    所以,既然展羽说它不懂,韩子禾便将话接过来,道:“你之前坐过的那地方,你可以用翅膀拨楞拨楞瞧瞧。”

    “???”展羽闻言没有第一时间拨楞那里的沙子,而是反过来在自己脑袋上的几根呆毛上蹭了蹭,这才照着韩子禾之前说的做。

    到底是展羽的翅膀啊!

    就算是韩子禾亲自动手,也比不过它有效率!

    “禾禾!禾禾!这、这里有铁板啊!”看到铁板的刹那,展羽顾不得考虑它有多么眼熟,就立刻扑棱翅膀飞起来,在韩子禾跟前盘旋着欢呼,“哈哈哈!可算到地方啦!”

    韩子禾真没想到展羽能高兴到这地步。——难道徒步跋涉这么辛苦?

    “你以为我是你啊!咱俩可从天刚蒙蒙亮就出发,一直走到太阳即将要落山呢!要是这都不算特别辛苦,那又什么才算很辛苦呢?”展羽振振有词,那气势把韩子禾说的,她都快要以为自己是韩扒皮了。

    “呵呵,这可真是辛苦你啦!”韩子禾翻翻眼,不是很有诚意地说道。

    展羽倒是不以为然,它应该是高兴到顾不上跟韩子禾计较。

    “那啥,禾禾,咱们还不赶紧把它拉起来?”这会儿展羽想起来为啥见到这铁板眼熟了,它和韩子禾之前跟邹静之行走,曾经见到过和这一块儿相近的铁板,所以,这里应该也是入口才对,“我们从这里进,应该就到你师父说的地方啦!”

    说到这里,展羽已经迫不及待起来。

    “你言之有理,可是,展羽啊,咱们要想进去,还需要钥匙才行啊!问题是,钥匙呢?钥匙在哪里呢?”韩子禾冲展羽眨眼睛。

    于是,原本高兴到飞翔起来的展羽——傻眼了!

    这……情节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啦?

    韩子禾见展羽这样,就不再逗弄它,纤手遥遥一指,指向远方:“你飞起来,以这里的铁板做参考,取其垂直线,和之前指给你的地方继续垂直,你取平分线和这一块铁板相连,找到它们之间的连接点,然后你再用翅膀使劲儿刨,看看是不是有需要用的东西?”

    展羽眨眨眼,看向韩子禾,半晌无语啊:“……”

    “你既然、既然啥都知道,你怎么不做?还让我这心情忽上忽下,好不郁闷!”展羽气忿忿地,忽然打算罢工。

    当然啦,罢工啥的,也就是说说,根本不会作数,毕竟韩子禾不会答应。

    所以,在韩子禾反问“所以呢?”之后,展羽很识趣的扑楞着翅膀,按照韩子禾之前说的去做啦!

    ……

    “就这个啊!”展羽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遭空荡荡的地道,木然地转头看向韩子禾,希冀她可以告诉它,他们还没到地方呢!可惜,韩子禾回之以耸肩动作,让它大失所望!

    “怎么这样啊!”展羽露出“他怎么可以欺骗我呢”的表情,委屈的啊,一双圆圆的、金灿灿的眸子,竟然还涌上了一层泪花!

    那可怜兮兮的小样子啊!韩子禾看它时,都不由自主地那么心疼了一捏捏啊!

    “你看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展羽抬起翅膀将眼底那星星点点的泪花全部抹去,紧接着便愤然让韩子禾看它所指之处,大声道,“这里明显都有刚刚挪动的痕迹,禾禾,你懂得向来都很多,你自己看看!这里明显是刚刚有人将东西拿走!”

    这只鹰竟然还露出“肉痛”的表情来,好像那些被人搬走的不是不知名的东西,而是它的肉啊!

    “你怎么知道那让人搬走的东西对咱们有用呢?你应该这样想,也许那些东西搁咱们这里不但毫无用处,反而还多余呢?对不对?”韩子禾向来性情疏朗,对于这些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也不甚在意,便乐呵呵劝道,“你说说你,你若是知道那都是什么,你认为可惜,那也可以理解,但是,你若是为了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别扭啦,那多亏啊!是不是?”

    “……”展羽眨眨眼睛,歪头看看韩子禾,半晌才缓缓地点点头,“好像有些道理。”

    “那不就对啦!”韩子禾一击掌,旋即将手搭在展羽肩膀上,笑道,“不要将自己陷到无用之处上,那样毫无意义不说,还让自己心情受到影响,多么得不偿失!”

    “可是,这里……你看,啥都没有!”展羽这会儿恨自己喙做不出“撅嘴”的动作,从而不能很好地将它的心情表达出来,“要知道,咱们俩之前费多么大力气找过来的啊!”

    “好啦!你也别只顾自己不满啊!你看看我啊,看看我啊!”韩子禾拍拍自己道,“你肯定承认我才是这里的受益人吧?”

    “对啊!”展羽点点头刚要说话呢,忽然,脑瓜里面灵光一闪,立刻瞪圆眼睛,抖擞其精神来,高声道,“禾禾,你可得领情啊!我这可是讲义气到等同身受啦!”

    韩子禾:“……”

    “禾禾!”

    “好……好、好吧!”韩子禾终究在展羽那有卖萌之嫌的注视下,选择了妥协,“领情、领情!领情!这成不?!”

    “呵呵。”展羽这才乐呵起来。

    不过,很快,它又一声尖叫,将韩子禾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韩子禾无奈地转头看向它,问道:“你这又怎么啦?”

    “禾禾,你看这是什么!”展羽跳起来,飞快地扑楞着翅膀朝一处地方飞去。

    韩子禾条件反射一般紧跟着,不过到底没有跟上,心想着它刚才那架势,怎么看也不像是到近处去,故而脚步愈发快起来了。

    “禾禾,快过来!这有男人影像,是你老公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钦州人才市场最新招聘,龟头敏感射精快要吃什么药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