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哪种男人喜欢小女人,忍受不了的抑郁症的老公

作者:admin 2020-02-03 12:05:22 我要评论

    她挡住他的嘴说:“你还没洗澡,先去洗澡。”

    “你也没洗,不如一起。”秦少龙抱着她不愿放开的说。

    唐馨羞涩的想说不好,可秦少龙已利落的打横抱起她走进浴室,将她放在浴缸内,开始褪去自己的身上的衣服。

    她抓着浴缸的边缘站了起来,秦少龙直接问她:“不喜欢在浴缸里吗?”

    “酒店的浴缸太小。”话一出口,唐馨就懊恼极了,分明是中了他的计,这样回答就说明自己只是不喜欢在浴缸里和他一起洗,但还是愿意和他一起洗澡的。

    秦少龙又立刻将她抱出浴缸,直接打开淋浴,温水一下哗哗的从头顶冲了下来。

    唐馨被淋湿了,想躲开水流,“快把水关上,我的衣服还没脱。”

    秦少龙将她抵在了浴室的墙壁上,“我来帮你脱。”

    以前在一起的四年,也不如现在的三天,当身心合一时才是最完美最缠绵的爱。

    回到H市后的第二天上午,秦少龙起晚了,来到公司已快十一点,心情却特别好,就像个陷入热恋中的少男,嘴角始终处于上扬状态,不经意的想到点他和唐馨间甜蜜,就会自个发笑。

    到公司遇到谁,都是主动的嗨一声,搞得很多职员都受宠若惊。

    “嗨,早啊。”他看到张振春也不例外。

    张振春见到他却神色凝重的说:“你总算从温柔乡里爬出来了。”

    “你已经去美国和设计师谈过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秦少龙对他会心一笑,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张振春也跟在他后面,帮他关上门,“没有,我还没去。”

    秦少龙收起笑容,奇怪的问:“不是跟你说过方市长那边现在急着等着要新的设计方案吗?怎么还没去?”

    张振春跟了他这么多年,一向了解他雷厉风行的个性,一般不会随便敷衍重要的事情,更何况这次的事事关重大。

    “现在有件事,比重做设计方案更棘手。”张振春的神情是他从未见过的严肃。

    他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也已感到了事情的严重,问:“到底又出了什么事?”

    “就是你不在的这两天,银行突然决定终止我们梦岛项目二期贷款,并要求我们偿还以前所有的贷款,限期是一个月内。”

    “什么!”秦少龙震惊的望着他,说,“银行方面有什么正当理由吗?这样和我们终止贷款合作,他们自己也会损失不少利息。”

    “银行对我们的偿还能力产生了质疑,担心借给我们的钱会连本金都收不回。”

    如果银行在这个时候终止他们的贷款,还要求他们偿还前面的其他贷款,那公司里的所有资金势必要被彻底掏空,梦岛项目将再难继续,岂不是要申请破产,这些年来的努力和心血将全部荡然无存。

    秦少龙不明白的问:“银行有什么可质疑的,我们在建的项目都是黄金地段,前景最好的项目,一旦建成收益各方面绝对是无可置疑的。”

    “你还记得被我们解雇后也没能到严洛寒那里任职的莫宁吗?”

    “记得,他不是在本市已经混不下去,跑到外地去了吗?”

    张振春恨恨的说:“他又回来了。银行里和我关系很铁的贷款部主任,私下跟我说就是他到银行高层那里递交了一份我们公司资金情况的报表,上面显示我们公司自有的流动资金还不到一千万,所有在建项目全是靠银行贷款运作。”

    秦少龙一想到莫宁这种人就很鄙视,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哪家房地产公司不是靠银行的钱在运作,有的公司连一百万的流动资金都没有,我们有一千万算是很正常了。”

    “贷款部的主任跟我说,换在平时那也没什么,可现在我们在建的梦岛一期要全拆重建的事正闹得沸沸扬扬,外面还有流言说我们公司因为梦岛的项目已经快完了,高层都准备卷钱跑路。所以银行高层的人不可能不质疑,毕竟一笔贷款放出去要很多人签字,如果万一出什么事,大家都要担责任的。”

    秦少龙沉默了一会,感到暗处藏着的那双黑手已掐住了他的脖子,想着对策说:“找过方市长吗?现在只有让他出面帮我们跟银行高层斡旋,让银行相信我们即使在梦岛项目上拆了重建在收益上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我已经和方市长说过这事,他答应会帮我们和银行之间协调的,现在也只有看他能不能说服银行方面继续支持我们了。”张振春愁眉不展的说,心里却想着如果连方市长也无法说服银行的高层,那他们的公司将会面临生死存亡。

    他看向秦少龙时,秦少龙也正看着他,不用再多说什么,他们都清楚这将是公司在H市成立以来遇到的最大风浪,谁也无法预测在风浪中是否会被吞噬沉没。

    从木龙天池回来后,秦少龙变得特别忙,每天早出晚归不说,还频繁出差,昨天才从美国回来,今天连时差还没倒过来,一早就赶着去公司了。

    快一个月了几乎没完整的时间陪她和孩子,不过就算再忙他也会抽空给她打个电话或发条温馨的短信。

    她理解他赚钱辛苦,而自己却不能为他分担丝毫,能做得就是让他没后顾之忧,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

    今天她一个人推着孩子在小区里散步,冬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她想到昨晚少龙不顾旅途的疲惫,一回家就在书房里继续处理工作上的事,直到深夜也没休息,她悄悄的站在书房门口

看他对着电脑焦灼的神情,感觉到他的公司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以她对他的了解,原来生活在一起的四年他确实是个工作狂,但处理起公事来总是一副信心满满,游刃有余的样子,从不曾见过他有不安焦虑的时候。不禁有些为他担心。

    “馨儿,好久不见。”

    她正坐在小区的长椅上望着婴儿车里的宝宝若有所思,听到有人叫她,下意识的抬起头。

    看到易建军就站在她的眼前的一瞬间,立刻呆住了,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了,也不愿再看到他。

    在自己的想象中,如果再见到他,,或许会大声痛哭,恨之入骨。

    可现在真实的又看到他时竟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没有了爱也没有了恨,感觉是那么的陌生。

    她立刻反应过来,将婴儿车上的遮阳棚拉开,遮住车里的宝宝,淡淡的说了声:“你好。”

    “你过得好吗?我听洛寒说你从清江大桥上跳下去了,还以为你死了,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对不起,我没想到严洛寒会那么卑鄙,当时是他威胁我,我实在迫不得已”

    唐馨看着他那深情又懊悔的样子,只觉得很虚伪,曾经那个为她不顾一切,深爱她的男孩早就不复存在了,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个令她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陌生人。

    她打断他说:“我过得很好。”过去的谁是谁非她已经不想再追究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她一点也不恨他,他那样做肯定有他的原因,自己曾经毕竟也有对不起他的地方。

    建军还以为她看到他后会恨他怨他的质问他,没想到她如此的平静,对他如此的客气和生疏。

    让他感觉即使离她近在咫尺,却再也无法触到她分毫,是种彻底失去的绝望,讪讪的哦了一声。

    无事找事的看向婴儿车,想要掀开婴儿车上的遮阳棚,看看她和秦少龙的孩子,说:“这是你的孩子吗?”

    唐馨站起来将婴儿车推向与他相反的方向,说:“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该回去了。”

    她说着马上推着婴儿车快步离开,朝自己住得那栋楼走去。

    建军追上她,再次试探的说:“自从知道严洛寒害你跳桥后,我真得很后悔当初自己一时糊涂,竟经不住他的威胁答应了他如此荒唐的要求。能再原谅我一次吗?无论我们没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你发生过什么,我都不会介意,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不管他说什么,都不可能再让她的心泛起波澜,她停下脚步有点悲哀,为他们已逝去的爱情悲哀,平静看着他说:“没有恨又何谈原谅。我现在有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你也有你自己的家庭,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她不再回头的按开了楼下门禁的密码锁,推着婴儿车走进了电梯。

    建军盯着她飘然离去的背影,眼神阴冷,这就那个曾经口口声声说爱他的青梅竹马恋人冷酷绝情的真面目。

    他不甘心,只想再度占有她,折磨她,即使要下地狱也应该有她陪着,馨儿,你是我的,你想和那个男人双宿双飞是不可能的,我会让你乖乖的回到我身边,你让我痛一分,你就会让你痛二分,比起你的背叛这辈子我怎么对你都不算过分,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处!

    唐馨回到家里心神不宁,不明白易建军为什么会出现在小区里,还刚好碰到了她。

    虽然她知道继续生活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城市,是有再碰到的可能,但没想到今天的相遇也太巧。

    再一想肯定不是碰巧,他应该是专门来找她的,而他是怎么发现她还活着的,找她又是什么目的。

    把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这种事都能做到,绝对不会是因为还爱着她才来的。

    不由担心他会不会又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但觉得自己已经跟他说得很清楚了,也许就不会再来打扰她。

    这一天她都过的不踏实,想等秦少龙回来告诉他,看他怎么说再说。

    晚上秦少龙疲惫的回到家里,唐馨将为他预留的饭菜热过后,端到书房里。

    “再忙也要先吃点东西。”她见秦少龙一回来就在电脑上看一些关于法律方面的网页,连吃饭都顾不上。

    秦少龙将目光从电脑上移开,看到香喷喷的饭菜,感觉肚子饿了,有点抱歉的笑着说:“你不说我都忘了饿,你们吃过了没?”

    “我和妈都吃了,这是特意为你留的。怎么在看法律上的东西?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

    “是有点小麻烦。”秦少龙端起碗碟说,“我们出去边吃边聊,我正想和你说说这事。”

    唐馨拉住他的袖子,说:“就在书房里说,别影响妈和孩子,你先吃,吃完了,我也有事要和你说。”

    听她这样说,秦少龙也很想知道她有什么事,不过还是暂时忍住先吃完了饭。

    唐馨收拾好碗碟后,又回到书房,他才问:“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还是你先说你们公司遇到什么事了?我的只是点小事。”唐馨感到他的公司一定遇到什么大麻烦了。

    秦少龙笑着,很轻松的说:“我的公司最近在资金出了点小问题,和银行之间又有点小误会,我以后将会非常忙,恐怕没时间陪你和孩子。”

    唐馨听着立刻慌了的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是贷款上的问题。”秦少龙带着笑,怕她会担心,但不说清楚估计她会胡思乱想的更担心,说,“情况有点特殊,贷款一时还不上,不过已和银行协商好了还款期限,所以有一年时间我必须要所有精力放在梦岛项目上。”

    方市长帮他们同银行方面协商后,银行仍然不愿再向他们公司发放二期贷款,但可以将先前贷款的偿还时限由一个月延长到一年。

    得到这样的结果,秦少龙和张振春商量过,虽然没有二期的贷款但只要把美国那边公司的股票卖一部分,再集中这边公司的所有资金,应该可以继续梦岛的项目。

    只要这边能继续建下去,将一期度假村重新设计后尽快建成,,再找其他银行谈贷款的事,应该问题不大,再说现在与他们长期合作的这家银行如果看到了梦岛度假村建成后的现房,那些流言便不攻自破,也会重新信任他们公司,到时会再给他们贷款的,资金问题就会缓解,所以现在非常时期只有坚持的挺一挺,过去就好了。

    唐馨理解的说:“没关系,我们可以照顾好自己,你尽管忙你的。“

    秦少龙拉着她的手说:“我想将你和你妈,还有孩子先送到美国去呆一段时间,等我这边忙完了,再接你们回来。美国那边我都安排好了,你陪你妈一起尽快去办好护照。”

    “不用,我要留在这里,你没时间陪我,可我有时间陪你,我不会让你分心的,只想呆在你身边,你这么忙总需要有人照顾下吧。”唐馨不想和他分开,觉得他越是遇到了麻烦,自己就越应该陪在他身边,要不然怎么叫患难与共呢?

    秦少龙不是不想她留在身边,而是担心易建军迟早会发现她还活着,报复不了他,又来伤害她。
相关文章
  • 哪种男人喜欢小女人,忍受不了的抑郁症的老公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