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把老师的肚子睡大了,27岁和母亲睡一起

作者:admin 2020-02-12 12:00:09 我要评论

时间慢慢流淌着,孙立恩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总算是在死线之前,写好了大纲,并且把自己的论文大纲发到了刘堂春的邮箱里。

    “写完了……”孙立恩转头对着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的胡佳报告着,而胡佳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窗外已经变成浅蓝的天空,迷迷糊糊问道,“几点了?”

    “五点三十七。”孙立恩步履艰难的从书桌旁走到床旁,朝着自己床上躺着的女朋友嘟囔道,“让让。”

    胡佳稍微往里靠了一点,但留给孙立恩的空间仍然只有个三四十厘米左右。她闭着眼睛嘟囔道,“我今天得上正班,到七点了记得叫我。”

    “姐姐,求放过。”孙立恩往床上一躺,感觉自己的眼皮仿佛被人用褥式缝合给缝

了起来,而且用的还是最粗的10号线。“我熬了一个通宵写大纲,感觉自己都快过劳死了……我给你定个手机闹铃行么?”

    胡佳没说话,她正背对着床上的孙立恩。右脚往后一磕,正磕在了孙立恩的小腿肚子上。

    这个回答的意思大概是“不行”。孙立恩从床上跳了起来,在地上蹲了好一阵子。这一脚正巧踢在了孙立恩的腓肠肌和比目鱼肌的交界处。而借着这一脚,孙立恩也复习到了一个知识——人体肌肉在受到撞击之后,是有可能会抽筋的。

    蹲下来压了一会,确认抽筋的感觉过去之后,孙立恩重新爬上了床。定好手机闹铃时间的同时,他还往床边又靠了靠。事实证明,二十厘米宽的床也是可以容纳一个熬夜赶稿的急诊医生睡着的。

    不过,睡眠空间只有二十厘米宽的结果也很快体现了出来。等手机闹铃一叫,孙立恩的身体自然向右翻滚了一下,然后他就脸朝下直接摔在了地面上。并且摔出了“啪叽”一声。

    事情到底是怎么沦落到这一步的?孙立恩带着一丝悔恨,回忆起了昨晚的场景。

    ·

    ·

    ·

    吃完晚饭之后,孙立恩和胡佳告别了袁平安,然后决定在太阳城里逛逛街。毕竟两人在一起时间还不长,而且平时工作时间紧任务重,根本没有这种一起逛街的机会。如今既然两人都没什么事情,而且又在一所巨大的商场之中,那么自然就没有不逛一逛的道理。

    孙立恩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自己钱包的厚度问题,但很快,他就彻底把这个操心抛诸脑后了。对女同志们来说,购物当然有趣,但只看不买,只试不要的逛街本身也很有乐趣。再加上胡佳本身就长得好看气质又好,商场中的化妆品专柜小姐姐们几乎都选择主动出击,把胡佳拉到自己的店铺里,让她试上一堆新出的产品。然后附赠十来份各式小样。最后用一个巨大的,带着自家品牌显眼logo的纸袋把这些小样统统装起来,然后让孙立恩提着跟在她身后。

    等到两只手上提满了纸袋之后,孙立恩终于有点扛不住了,他低声朝着胡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要不然一起看个电影怎么样?”其实,这个请求的本质是他想要找地方坐一会,让自己歇歇脚。

    “好呀。”胡佳欣然应允,然后有些担心的问道,“不过你没关系么?晚上你没别的事情吧?”

    本来孙立恩应该直接了当的回答“没有”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鬼迷心窍似的答了一句,“有个大纲要写,不过没关系啦,明天才交呢。”

    胡佳一听,稍微沉吟了一会,问了问具体的大纲内容。然后当下做了决定,“不看电影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写论文吧。”

    孙立恩已经做好了拖更的准备,作为一只准备咕咕咕的鸽子,他当然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同意回去码字。“没关系啦,反正明天交就行,刘主任也没说明天下午具体几点。”

    然而,孙立恩算错了一件事情。自己面前的女朋友,职业是器械护士。而器械护士,大概是世界上最见不得拖延症的一类人。

    “嗯?”胡佳的眉毛渐渐竖了起来,“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拖呢?肯定是要越早完成越好啊!”

    “我这不是想多陪你一会……”鸽子精还想狡辩,然后胡佳一把拽住了孙立恩的手。

    孙立恩猛地闭上了嘴,然后又猛的张开,仿佛一条跳上陆地窒息的鱼。

    胡佳捏着孙立恩的手还在逐渐增加力度,“现在就回去写!”

    孙立恩大张着嘴,使劲点头。他觉得好像有一辆卡车正在从自己手腕上碾过,不过这辆卡车的司机一定不认识路。所以开过去又倒了回来,结果发现似乎是对的,又开车碾了回去。

    胡佳松开了孙立恩的手,她的脸红的好像孙立恩的手腕一样,“不过……我可以陪你写啊。这样既不耽误事儿,也能让你多陪陪我。”

    ·

    ·

    ·

    还真是陪啊……孙立恩叹了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额头上传来的生疼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确实刚刚和胡佳一起睡了一觉。他捂着脑袋,伸手拍了拍胡佳,“姐姐,起床了。”

    胡佳其实早就醒了。尤其是孙立恩翻身摔下去的时候,胡佳差点跳起来去拽他。不过看他似乎没什么问题,胡佳就干脆装作不知道继续装睡。直到孙立恩来叫自己为止——她想看看,自己这个男朋友是不是正人君子,不会乱动手脚。

    然而胡佳毕竟是女性,她搞错了一个重点。男人这种生物,在累个半死的情况下真的不会有什么色心。更何况孙立恩自己也清楚,万一有点什么冲突,自己铁定打不过胡佳。因此更不敢有什么奇怪的举动——自己就睡三十公分的宽度都会被踢到小腿抽筋,这要是再近一点,那岂不是要被踢断一条腿?

    “我直接去医院了。”毕竟孙立恩的宿舍里没有备着胡佳的毛巾和牙刷。因此勉强用水洗了洗脸,然后又用纸巾简单擦干后,胡佳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宿舍。孙立恩像个僵尸一样浑浑噩噩的跟在后面,直到把胡佳送出了大门为止。

    然后,他就碰到了刚刚值完夜班,提着早餐回宿舍的曹医生。

    “我靠?”曹鑫医生的嘴也张的很大,和被捏了手腕的孙立恩比毫不逊色。“孙立恩你牛逼啊!”

    “啊?”孙立恩还处在僵尸状态,脑子基本上转不太动,“曹哥,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曹鑫把包子放到屋里的茶几上,拍了拍孙立恩的肩膀感叹道,“你们俩谈对象才多久,这就夜不归宿了?”

    孙立恩眨了眨酸涩的眼睛,苦笑着抬起自己被捏过的右手,“你看看这痕迹,我哪儿打的过她呀。”说完这话,他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往床上一倒,闻着有些熟悉的香味睡着了。

    曹鑫医生在客厅里呆若木鸡似的站了好一阵,感叹道,“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啊……”

    ·

    ·

    ·

    孙立恩伴着面筋哥的美妙歌声醒了过来,他摸过手机之后,往自己耳朵边上一放,“喂?哪位?”

    “老三,你可以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是自家宿舍老大,说话的时候,他还是那一嘴熟悉的京剧念白腔,“这几日不见~~~~你怎么,就遭人污了清白哇!!!”

    “说人话。”孙立恩醒着的时候都不太乐意去分辨老大的念白,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更不乐意听这个动静了。

    “哦。”老大李建飞迅速调整了语气,“恭喜啊老三,魔法师毕业啦。是不是得带着弟妹请我们吃顿饭啊?”

    孙立恩皱着眉头,“啥魔法师?干啥了我就要请你吃饭啊?”

    李建飞在电话那头直乐,“装糊涂,装糊涂是吧?小伙子脸皮不要这么薄嘛!”

    “我是真没听明白。”孙立恩叹了口气,“有事儿说事儿。”

    “别的没啥。不过我建议你去看看咱们院里的聊天群。”李建飞笑着答道,“还有,现在这个年代讲究女性权利……”

    “你给我换个词。”别的还好说,一听到“女性权利”这四个字,孙立恩就又想起了昨天早上的横幅。“我现在听见这个词就脑袋疼。”

    “讲究男女平等。”李建飞从善如流,马上就用完全听不出异样的语调重新补上了最后一句话。“……所以嘛,被女朋友硬上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孙立恩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什么?!”

    “好了好了,别跟我装无辜。”李建飞道,“我建议你还是赶紧安抚一下小胡吧,小姑娘家家的,要是听见别人说这种闲话,搞不好得害臊的哭上一场。”

    胡佳才不会害羞的哭上一场呢,她最多害羞的把制造这种谣言的罪魁祸首揍上一顿。孙立恩立马就反应了过来现在大概是个什么场景。他从床上跳下来,直接一脚踢开了曹医生的房门。“曹鑫!你他娘的给我起来!”

    曹医生正趴着睡觉。屋里暖气开的挺足,而半拉屁股露在被子外面的曹医生,就这样被孙立恩一脚踹下了床。

    也是脸着地,而且也摔出了啪叽一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把老师的肚子睡大了,27岁和母亲睡一起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