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晚上父母卧室有黏水声,吸入剂使用最新

作者:admin 2020-02-17 12:00:19 我要评论

    傅煜城正准备站起身随着叶爵离开,一侧的苏栊却先他一步快速的站起来走了出去。他为了避免被发现,只好又坐了下来。

    “老大,这不是苏大少吗?”齐亮转着圆溜溜的眼睛,询问道。

    “这可真是奇怪了。”傅煜城一边说着,一边又再次的站了起来,“我跟上他们看看,你记得观察局势。”

    冯卫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又等了一会发现现场没有人再离开后才拨通了一个电话。

    “嗯,冯卫?现在有情况了吗?”

    “大小姐,离开的一共有三个人。”

    “哪三个?”对面的声音本身有些慵懒,在听到冯卫的回话后立刻坐直着身子。

    “叶爵,苏栊还有一个我不认识,但看样子是跟踪叶爵和苏栊的人。”冯卫压低着声音,又朝着场上看去。

    玉佩仍旧被炒得火热,这些人大概真的都是为了所谓的宝藏。

    “苏栊几乎可以排除,爸爸既然让他来找玉佩,大概是跟他说过玉佩具体的模样,所以他不上钩很正常。”透过冰冷的话筒传过来的女声异常冷静的分析着,“至于你所说的叶爵,他姓叶?那可真有意思了……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他所有的事情,他很可疑。”

    “我明白了大小姐。”

    “冯卫,辛苦你了。”

    漆黑的沙发上,坐着的女人挂断了电话,嫣红的指尖看起来有几分夸张。她徐徐的走到窗台边,屋外的阳光正好照在她美艳的脸上,她勾起的唇瓣邪邪的笑着,却生出一些可怖的气息。

    “魏惠红,何宛心,你们母女俩欠我的早该还了。”捏着手机的手不断的收紧,何秀影的面目一寸寸变得狰狞了起来。

    在知道她所谓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没有死还嫁人生子之后,她就早早的设下了一个局,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局,为的不过是将何宛心逼入绝境,索性她成功了。但是后来她发现何宛心还有家人没有死,这才想着利用玉佩找到他。

    如果叶爵就是何宛心的儿子,那么她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

    握着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她知道一定是冯卫将查到的消息都发了过来,所以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冯卫从来不会让她失望,关于这一点何秀影也从来不曾怀疑,从他当年暗恋她的时候开始,他就成为了她身边的得力助手。

    直接打开着手机,一页页的翻着,越看下去何秀影的面色越加深沉。

    “果然。”她轻声说了一句,而后就笑开了。

    叶爵从拍卖会场里出来之后就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他,叶风又刚好被他派去做其他事情了,他停下脚步直接的回头看去,就发现了站在离他十步之外的苏栊。

    “你跟着我干什么?”他问道,看向苏栊的目光很淡。

    苏栊凝视着他,沉黑的眸子里翻滚着巨大的波澜,他缓慢的走向叶爵张唇问道,“叶爵,玉佩唾手可得,你为什么放弃了?”

    叶爵的眸光凝聚,突然觉得苏栊的问话很奇怪,他凌冽着眉眼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来Y国,不是为了我?”

    “不是。”苏栊回答,紧接着又说道,“我是为了玉佩。”

    “这可真奇怪了。”叶爵笑了笑,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你既然是为了玉佩怎么跟着我出来了?”

    “你也发现了玉佩不是原来的那一块是吗?”苏栊继续问道,“见过那块玉佩的人不多,你又是凭借什么判断的?”

    叶爵笑着的唇瓣渐渐冷却了下来,真实见过玉佩的人应该不多,这也是他想说的话,那么苏栊又是如何得知这块玉佩是假的呢?

    稍微的想了想,他作答着,“那是我母亲的遗物。”

    他选择率先坦白,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这不可能。”苏栊的眼眸一暗,里面顷刻间涌入了诸多复杂的情绪,“叶爵,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尝试着将他父亲苏振宏跟他说过的话串联在一起,何老曾经说过玉佩是他亡妻的遗物,可是叶爵又说这是他母亲的遗物。

    凭借叶夫人和何老亡妻的年纪,应该不可能是同一个人,而且他也从来没听说过何老有儿子,那么叶爵究竟是谁?叶夫人和何老亡妻又是什么关系,如何能让他们和这样一块玉佩搭上关系的呢?

    “我是谁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叶爵整个人的气场都阴柔了好几分,似笑非笑着。

    他还在介意着当年的事情,甚至认定是苏振宏害了叶家。

    “叶爵,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苏栊说完这话就望向叶爵,他的眼眸里带着几分真挚,大概是真的想跟叶爵聊一聊。

    傅煜城躲在距离他们稍远的地方,实在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他们的架势好似没有剑拔弩张,还好他不需要暴露自己去拉架。

    正不断的倾耳听着他们的对话,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巨大的铃声将正在交谈的两人打断,他们齐齐的看向傅煜城这边。

    傅煜城脸上还带着面具,尴尬的笑了笑,又手忙脚乱的接通着电话。

    “喂,谁啊,有事吗?”他背过身去,假装自己只是个路人。

    “老大,是我啊!”齐亮觉得有些奇怪,明明自家师长的手机上应该有备注才对啊!

    “哦,要谈合作吗?可以可以……我们约个地方见面。”

    “老大,你在说什么?”齐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停的询问着傅煜城原因。

    叶爵和苏栊对视一眼,双方浅笑着,苏栊率先开口着,“看来我们得换个地方再谈。”

    “那可是你弟弟的人。”叶爵提醒道,但是对他的话显然很肯定。

    苏栊跟着叶爵向着他车子的地方走去,而傅煜城则还是在假装着跟齐亮尬聊。

    等到叶爵的车子缓缓开走之后,傅煜城这才边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边对着电话里大骂道,“你要死啊,打什么电话,打草惊蛇了你知道不?”

    “不是你说让我密切注视里面的状况吗?”齐亮回答着,语调带着一些委屈。

    “你……”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齐亮又继续说道,“季佩璋拍下了那个玉佩,这个老狐狸那么爱财,怎么舍得拍下玉佩的啊!”

    “别忘了有多少人给他送钱。”傅煜城说着就将蓝牙耳机带上,然后直接开动着车子,向着叶爵他们先前的路线行驶着。

    “这倒也是。”

    “别说屁话了,你的正事呢?”傅煜城一个转弯,车子的轮胎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吓得对面的齐亮心跳了一下。

    “老大,发生了什么?”

    “没事,你老大我在飙车技呢!”傅煜城笑着回答,发现自己又被齐亮带跑偏了之后又干咳了两声问道,“快说打电话有什么事。”

    “咦?”齐亮发出疑惑的声音,回答着,“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季佩璋那个老狐狸拍下了玉佩。”

    “就没了?”

    “没……没……”齐亮本想说没了,但是感觉到话筒那边强大的气压,他只好又硬着头皮说了一下自己的猜测,“我发现冯卫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看他的样子带着巨大的杀气,我觉得有人可能要倒霉了,只是这个人不知道……”

    “叶爵,oh,shit……”傅煜城加快车速,不由的对着电话里大吼着,“你怎么不早说?”

    “老大,我……”

    “叶爵和苏栊只有两个人,想办法通知他们的手下,有人要对他们不利。我现在去追他们,GPS卫星信号我会开着的,你到时候记得来找我。”

    说完傅煜城就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再次踩着油门加大速度。

    另一边的车里,苏栊看着开车的叶爵,不由的开腔,“没想到我们会有一天心平气和的坐在车里,你给我开着车。”

    叶爵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的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觉得你的车里安全吗?”苏栊始终注视着他,嗓音冷静而清晰。

    “嗯。”叶爵低低哑哑的陈述,“很安全。”

    “好。”苏栊回了一个字,而后眯起了眼睛解释了起来,“我觉得我们在车子里谈话比较合适,毕竟身处Y国,我们都没有丝毫的把握身边没有探子,也不敢断定哪一个地方是绝对的安全。”

    叶爵也深知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没有出口反驳,只是安安静静的听他说着。

    “你的母亲也就是叶夫人,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你知道吗?”苏栊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但是他没有直接的说出来,而是试图先从叶爵这里套话。

    但是叶爵是何等精明的人,他何尝不知道苏栊在套话,所以也没有轻而易举的上当,反而

跟他说着,“我率先抛出了个诱饵,你也应该说一说你的,不然我觉得我们没有再谈论下去的必要。”

    车厢里的氛围还算融洽,所以苏栊只稍稍犹豫了一会就说了出来,“何老你认识吗?他是我父亲的恩师,这次我来Y国找玉佩也是因为他的请求。”

    叶爵微微思索了片刻,才疑惑的开腔,“你说的是何秉烜老元帅吗?”

    苏栊点点头,说起何老恐怕整个Z国应该没有人不认识,虽然叶爵一直是作为反派而存在的,但大抵也听说过何老当年的事迹。

    “他为什么想要这块玉佩?”叶爵心中的困惑被逐渐的放大,在玉佩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吹嘘的藏有宝藏之前,他只认为它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属于他母亲的玉佩而已,“难道也是为了所谓的宝藏?”

    “你觉得何老是这么肤浅的人吗?”苏栊有些嗤之以鼻,因为叶爵对何老的诋毁,“他可是Z国的荣誉,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哦?”叶爵好笑的望着他,淡声提醒道,“别忘了,叶新远将军也曾是整个Z国的荣誉。”

    他的提醒无疑是一把尖锐的刀,这让苏栊没法反驳。

    他沉静了一会,继而压低着声音说道,“我父亲说,玉佩是何老亡妻的遗物,在他为数不多的人生里他希望可以找到玉佩。”

    “亡妻,遗物?”叶爵回忆着当时苏栊听到他说这是他母亲遗物时的神情,继而露出低沉愉悦的嘲讽,“怎么可能,这明明就是我母亲的遗物,我小的时候见过,何老大概年纪大了记错了。”

    掀了掀眼皮,苏栊不咸不淡的说道,“假如你没有撒谎,何老说的也没错,而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了。”

    他说着就突然停顿了下来,过了好几秒才继续着未完的话题,“叶爵,从来没有人知道你的母亲是从哪里来的,她的出现包括嫁给你父亲,都是那样的稀奇。也许她和何老有着不同的关系……”

    “可她姓魏。”

    随着他话音落下的还有叮咚的信息声音,苏栊向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看去,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苏振宏给他的信息。

    【何老的第一任亡妻姓魏,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女人叫何宛心。】

    “叶爵,我想我没有猜错。”苏栊将手机直接递给叶爵看,而叶爵在瞥了一眼后轻笑出声。

    “这绝对不可能。”

    他说着又猛然踩着刹车,毫无防备的苏栊往前冲了一下,随后蹙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我们被包围了。”

    叶爵将车子停下,阴沉着脸色看着将车子包围在中间的车辆,紧接着上面就下来很多人。

    胸腔深处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情绪,他的眉宇皱的更加的紧,深色的戾气已经从喉间溢出,“坐稳了。”

    简初晴正端着顾宸昀准备的营养餐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她其实不爱这种偏甜的味道,但是想到顾宸昀的话只要硬着头皮吃下去。

    一旁坐着的男人见她皱眉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今晴还想去看苏丞吗?”他放下手中的报纸,随即问道。

    简初晴摇头,“不用了,我想他已经没有大碍了。”

    “嗯。”

    低头继续喝着不知名的营养餐,简初晴却突然觉得心脏一缩,好似有什么地方破裂了一般,手中的碗随着她手的哆嗦跌落在地上,碎成了四分五裂。

    “晴晴——”

    “我没事。”简初晴摆手,心脏突然恢复了正常。

    顾宸昀还是有些不放心她,走到她身侧站着,紧张的问道,“是不是你的病复发了?”

    屋子里还有浓浓的未曾散去的营养餐味道,简初晴低头看着地上的碎碗,仔细思索着当时的感觉。

    <!-- csy:23405234:290:2019-11-14 01:36:27 -->
相关文章
  • 晚上父母卧室有黏水声,吸入剂使用最新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