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一个人每分钟大约走多少米?,被她夹了出来闷哼_被她夹的闷哼一声_我被强奸

作者:admin 2020-02-20 12:01:20 我要评论

    陆之昀打开总裁办的大门将文件放了下来,自己坐在椅子上肆意坐着,伸手扯了扯领带极为放松道:“我希望你的眼里只有我,日有我,夜有我。”

    “噗嗤。”夏柠受不住地笑了出来,她出了电梯往设计部走去,“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说情话。”

    陆之昀浅笑着,“你喜欢的话,我多说一些也是可以的。”

    夏柠招架不住,“千万别,冷面总裁的名声都要在我这里败坏了。”

    “那是对别人。对你,我是不一样的。”陆之昀打开邮件,从邮件里看到今天中午的情况,他询问道:“今天中午见了谁?”

    夏柠一下就说不出话来了,许久没有的感觉又泛滥了上来,她如同困锁在网的美人鱼,即使挣扎也不能挪动分毫,她语气清泠呵了一声,“你应该是知道了。”

    陆之昀浅笑着,他确实知道了,“我最担心的是你会不会出事罢了。”

    “我很好。”夏柠快速答着,她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电话那头似乎还在等她的回复,这样一句怎么也听不够,夏柠的手紧紧捏着胸口约收约紧深深吸吐着气仿佛怎么也不够似的,她觉着受到了巨大的嘲讽,夏柠的声都是颤抖着的,电梯门开了都没有出去,仿佛这个狭小的空间能给她巨大的安全感,她呢喃道:“你不相信我。你是不相信我。”

    陆之昀微皱着眉头,语气微冷,“我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朝我胸口开枪,那个人只有你。你说我信不信你。”

    夏柠摇着头,手里的电话也送了砰地一声掉了下去,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前面有多甜,后面就有多虐!夏柠还记得那个叫程淑妃的人,失魂被夺魄的模样让人心疼。她站在梳洗台前看着自己的脸,半长的头发因为上班扎了一个丸子头,鹅蛋脸,原本是肤若凝脂的可是此时却看不到一点光泽,翦水瞳原本是含水肆意现在确实如同干涸了一般。原来一个人的影响真的有这么大。

    “夏柠?下班了你怎么还不走?”苗云菲看见女厕里梳洗台还有人,不由自主地探过头去看了下,却看见了一个意外的人,“每次下班时间你都很积极的啊,今天下午你怎么了?”

    “啊?”夏柠好像没有听见她说的话,整个人下午连一张画稿都没有画出来,垃圾桶里丢满了或白或只有寥寥几笔的纸头。

    苗云菲走过去关心地在她眼前摆摆手,这是一双没有焦距的眼,一双手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终于把神给晃了回来。

    “啊?”夏柠终于恢复了焦距,奇怪地看着苗云菲,“怎么了?”

    “怎么了?我也想问问你啊。”苗云菲手指着办公室,“你电话响了不下五次了,都是一个叫陆先生的人呢,而且,已经过了下班点了啊,你每次下班都是最积极的,今天怎么反而不走了。”

    “哦……”夏柠只是淡漠回了一句,她踩着虚浮的脚步走在了出去,一步一步感觉像是踩在云朵上一样。

    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人了,电话仍旧在坚持不休地响着,夏柠极力扯出一个笑,如果她就这样待在这里,陆之昀会不会上来把她带走。如果她不肯走,他会不会强行掳走她?

    夏柠又是抬眼看了眼手机

,翦水瞳一下恢复了焦距慌忙就抓起了手机滑动接听,“喂?阿姨,不好意思我刚刚不在,真抱歉现在才接起来!”

    慕雪之却是一愣,她挂着蓝牙手里还拿着一只芍『药』,坐在沙发上手里正准备『插』花,她诧异道:“你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夏柠这才意识到自己过激的声音,明显带着委屈的强调,她深吸一口气这才恢复正常起来,“怎么会?我可好了啊。”

    慕雪之却不乐意了,她直接把芍『药』往花瓶里一丢,语带不悦,“我知道你不想说,但是你也说了,没什么是过不去的,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好了。”

    眼眶逐渐热了起来,夏柠一滴泪珠直接滚落下来,她嘤唔了一声,“唉。”

    慕雪之抬手示意佣人把花瓶拿走,她也是无心再继续『插』花了,她问着今天的主题,“阿姨还没问你呢,你喜欢吃什么?中餐西餐?还是日料?泰国菜?”

    “唔……”夏柠破涕为笑,仔细想了下,“阿姨你方便就好。”

    “那就中餐吧,老爷子还是习惯吃中餐。”

    “老爷子?”夏柠抓住了重点,她愕然道。

    慕雪之笑嘻嘻地说道:“你可能会怕见到他,没事,老爷子自己在他的院子里,你在我的院子里就好,见不到的。”

    “真的吗?”夏柠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周末似乎有些恐怖起来。

    “真的真的。”慕雪之笑『吟』『吟』地道,“你该去用晚饭了,这个点了。

    “好……”

    电话这里正挂断了,下一刻电话立刻打了进来,夏柠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接了电话,她似乎听到了恐怖的声音,“你看你身后。”

    背后如『毛』刺一般立刻耸起,清冽的气息宛若充满了整个房间,彻骨的寒气满身袭来似乎整个人都要抖起来,夏柠可怖地转过去,陆之昀正噙着笑倚靠在门框上,她就像一个笑话一般。

    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夏柠深吸一口气,扯出一个笑容,勉强发声,“你?怎么来了?手机调静音了,我没有听到,我刚刚去盥洗室了……今天工作比较忙,天,怎么是这个时间了?”

    陆之昀呵呵一笑,他耐心地等候着夏柠慌『乱』的样子,终于停了下来,他才一步步上前,这样一步又一步夏柠只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顿时笼罩全身,陆之昀柔声反问:“你在怕什么?”

    怕什么?夏柠这才反应过来,是呵,她在怕什么呢,她不过是着了魔障罢了。

    夏柠重新审视自己的问题,“你怎么上来了?”

    陆之昀走过去牵起她的手,眉头立刻皱起,她的手果然很凉,陆之昀耐心道:“我见你一直不肯下楼,怕你出什么事情,所以上来看看。”

    夏柠浅笑,“我哪会出什么事情。再说了……我发生时吗,你不是会立刻知道么。”

    陆之昀紧握她的手,沉声道:“你也知道我怕你发生事情,所以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为了监视你而找人跟踪你。”

    <!-- 88:105065:44268336:2018-12-17 01:15:44 -->
相关文章
  • 一个人每分钟大约走多少米?,被她夹了出来闷哼_被她夹的闷哼一声_我被强奸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