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每天早上起来特别口渴,口诉第一次坐的经历

作者:admin 2020-02-24 12:01:13 我要评论

“是的,家族和宗祠在羊城乃至整个粤省人们心中的地位都是不可取代的。花香居小说网www.huaxiangju.com”郑清树点点脑袋,沉声回应:“所以我说七哥的方向定的稍微有一点偏差。”

    我眨巴两下眼睛没有往下接茬,因为我想到的东西跟他说的完全不是一码事。

    白老七捧着酒杯轻抿一口道:“说的有道理,这事儿我回头多琢磨琢磨,小铭呢?小铭!”

    姜铭几乎是用小跑的速度从厨房的方向奔出来,边摇晃胳膊边应声:“诶七哥,我在这儿呢..”

    “吃饱没?”白老七粗声粗气的发问。

    整晚上,姜铭带着谭光辉那几个小兄弟都在厨房窝着,并没有上桌,期间我喊了他好几次,他都找借口推辞掉了。

    姜铭抹擦一把嘴边的油渍,吞了口唾沫点头:“我吃饱了七哥,您有啥要交代的?”

    白老七丢给姜铭一支烟,表情认真的说:“没吃饱就慢慢吃,吃饱了你就带哥几个上这附近的存在打听一下,周边最大的家族是哪家,资料尽可能越详细越好。”

    

;姜铭毫不犹豫的回应:“行,我这就去打听。”

    “别急,你问问哥几个都吃美没,吃饱饭才有力气干活。”白老七微笑着摆摆手,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姜铭手里道:“卡里有几万,待会你们物色着买台凑合点的车,最近办事,出来进去没有代步工具也不方便,你朗哥还没给我批下来款,等款子到位,再换台新的。huaxiangju”

    姜铭瞟了我一眼,连连推辞:“不用的七哥,我们来时候开了一台车..”

    “你们开过来的那是头狼公司的车,现在给我办事,就得用我的。”白老七一板一眼的将卡硬掖进姜铭的衣服口袋,皱着眉头道:“你七哥这个人做啥事都讲规矩,你们一心一意替我办事,别的不敢保证,等工程结束,一个人换台大路虎妥妥的。”

    “这..”姜铭询问似的望向我。

    我咧嘴一笑,点点脑袋道:“七哥给你,你就揣起来吧,最近你归他领导,吃喝拉撒全找他报销,但是有一点,必须给我记住了,你是头狼的人,身上淌的是头狼的血,不许给公司丢人。”

    “明白,朗哥!”姜铭立即身板笔直的回应。

    “行呗,今晚上咱的动员会就开到这儿,哥几个身上都挂伤了,瞧架势最近也肯定没怎么休息好,让他们早点休息,有啥指示,咱们明天再继续唠。”白老七拍了拍大腿,做起了陈词总结:“还是小朗开篇那句话,大家是一家人,以后不该说,但现在咱们是奔着一件事儿,把他捧起来,诸位就能越来越好。”

    钱龙抿嘴低吼:“我头狼必定雄起!”

    “头狼,雄起!”姜铭和刘博生同样攥着拳头吆喝。

    几分钟后,白老七带着廖叔、谢天龙和郑清树安排住处,小院里只剩下我和钱龙、刘博生。huaxiangju

    他俩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声插诨打科,我则昂头仔细观望这栋小院。

    不得不说,这间小院的位置也算是上上之选,院门外就是一条泊油大马路,院中心是三层小洋楼,既不仿欧美,也没什么英伦范,就是土生土长的中式庄园,裸露在外面的墙壁都用白色瓷砖贴的整整齐齐,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二楼三楼的装修也和一层差不多,属于拎包就能住的那种。

    小院里有两间独立的车库,归拢的很干净,对面就是一出红砖砌成院墙,墙头用玻璃茬子混合在水泥里,不但显得美观,还能有效的防盗,这对于身为通缉犯的谢天龙、廖叔和郑清树来说,最合适不过。

    仔细端视半晌后,我朝着刘博生低声道:“阿生,回头找人帮着他们在院门外和附近的几个街口安上摄像头,省的被人一锅端了,都不知道是咋回事。”

    “小意思,这事儿我自己就能干。”刘博生大大咧咧的比划了ok的手势。

    本来我还想当着白老七下来再聊几句的,可是看架势他好像一时半会儿也下不来了,干脆起身道:“得嘞,咱也撤吧,这块蹲了几头凶兽,安全问题不用多考虑。”

    刘博生抽了抽鼻子道:“行,那我上去跟我师叔道个别。”

    “道个鸡毛别,能不能有点眼力劲,摆明了白老七这会儿正跟他俩套交情呢,你说上去跟人瞎逼掺和,尴尬不?”钱龙一把薅住刘博生的胳膊,眨巴眼睛坏笑:“有啥事明天再唠一样,赶紧的吧,你龙弟儿这会儿都困了。”

    “是啊,明天再说吧。”我也朝刘博生努努嘴。

    虽然不知道白老七这会儿搁屋里正跟他们聊什么思想教育课,但既然他半天没出来,总是有自己的道理。

    不多会儿,我们仨溜溜达达的从院子里走出来。

    刚一出门,我就看到姜铭叼着烟卷蹲在门口正“吧嗒吧嗒”的裹烟嘴,见我们仨跨出门,他赶忙丢掉指间的烟卷,憨笑着凑了过来:“哥,我想跟你聊几句。”

    钱龙打趣的挑眉:“意思是我俩得回避一下子呗?”

    “不是那意思龙哥,我就是单纯想..”姜铭脸红脖子粗的干笑。

    “你就是单纯想跟你朗哥聊聊,我懂我懂。”钱龙玩笑似的接茬,随即搂住刘博生的肩膀道:“走吧他生哥,看出来咱俩不遭人待见喽。”

    姜铭慌忙解释:“龙哥,我没那意思..”

    “别理他,他有精神病,你啥事啊?”我笑盈盈的拽住姜铭问道。

    等钱龙和刘博生往旁边走了十几米远后,姜铭不自然的咳嗽两声:“哥,我愿意跟在白七哥跟前学东西,不是因为你们对我不好,我就是觉得..在酒店里实在是很难有什么进步。”

    “嗯。”我点点脑袋。

    “另外,我和元元现在其实也闹的挺僵的,倒不是说他不好,他也是奔着咱们公司能越来越好使劲,只是他某些做法我不赞成。”见面搓了搓手掌道:“咋说呢,我挺感激他的,当初我偷公司的钱,是他一力为我承当,但我觉得他现在有点飘,看人有点太势力。”

    我没有打断,再次“嗯”了一声。

    “他飘了固然不对,但我从来不认为他是坏人,至少他不会坑自己人,我俩现在的关系,与其闹到最后互相看彼此不顺眼,还不如现在就分开。”姜铭有些不自然又点燃一支烟,使劲抽了几口道:“哥,你放心,我一定跟在七哥屁股后面好好的学本事,至少下次让您跟别人介绍的时候,不用总在我名字前面加上我堂哥姜林,我想做姜铭,头狼的姜铭。”

    听到他的话,我为之一愣。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孩子憨不拉几的,就算有心眼也只是一点用不到正道上的花花肠子,但却从未想过,他的自尊心会如此强烈,可能正是因为我们每次介绍他的时候,总会习惯性的挂上“姜林”二字,让他始终有种生活在阴影里的感觉。

    沉默了十几秒钟后,我重重拍打他肩膀两下道:“你一直都是头狼的姜铭。”

    姜铭像个赌气的小孩儿一般,注视着我的眼睛,呼呼出声:“哥,我知道你现在说的话百分之八十是在安慰我,但是我不生气,因为我还没有能力,但早晚有一天,我会让头狼因为我姜铭二字闪耀。”

    十几分钟后,我坐在车里,脑海中不断浮现姜铭如狼似虎一般的眼眸,禁不住轻声叹息,是不是我平常对他们的关心还是不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每天早上起来特别口渴,口诉第一次坐的经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