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宝贝今天你主动,日本性行行为视频

作者:admin 2020-03-02 12:01:11 我要评论

    他猜,她一定是要跟他道歉,说尽好话,苦苦哀求他不要跟她离婚。毕竟,她竟然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忍受不了的奇耻大辱。

    于是,他端起高傲的姿态,微微扬起的嘴角里,含着些许得意。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陆亦双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冷漠异常:“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我都清楚,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对。”何伟祺点点头,脸上浮上来一层薄怒,“所以呢?”

    “那早上在上海,你为什么要对厉擎苍信口雌黄,让他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一想到早上在紫园发生的一切,陆亦双就怒不可揭,张口质问道。

    而陆亦双这一问,却直接把何伟祺给问懵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怀了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在他面前非但没有半点羞愧,竟还能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陆亦双,你能不能稍微有一点羞耻之心?”怒火攻心,何伟祺忍不住朝她吼道,“那你要我当时怎么说?是要我乖乖承认,我们夫妻俩在新婚之夜后,就再没有同房过?还是要我当着他的面承认,你的孩子是他的?陆亦双,我可是你老公!”

    “老公”这个两个字,在这瞬间就如两把尖刀,狠狠扎进陆亦双的心口,血液倒灌,让她疼得在心里直抽气。

    重生归来到现在,她第一次后悔,没有一开始就跟这个无赖男人离婚,而让他一直拿着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称谓,肆意伤害她和厉擎苍,破坏他们的关系。

    希望现在结束这段关系,还不算晚。

    “我们离婚吧。”下一秒,她便深吸一口气后开口,这五个字一气呵成,似乎早有预谋。

    这下,何伟祺彻底愣住了。

    他坐在那里,整个人僵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没能反应过来,更不敢相信,这五个字竟然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

    这个一向对他百依百顺,为他变成了大醋缸,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粘在他身上的女人;

    这个为了他,顶着陆家和厉家两大压力,也要坚决跟厉擎苍离婚,嫁给他的女人;

    这个明知道他能力不行,为了他的未来,还是硬让他挤进陆氏医疗的女人;

    这个他一向自诩非常能驾驭,永远都离不开他的女人……刚刚,主动跟他提了离婚。

    其实,在一年前她嫁给他之后,即使发生了这么多变故,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挺放心她的。毕竟,以前她是真的很爱他;她又是那种好哄的女生,几句甜言蜜语一听,就会立刻破涕为笑。

    更重要的是,他仿佛觉得,一纸婚书已经牢牢将她套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她永远都不会离开他;但现在事实证明,他错了!

    而在这一刻,他才彻底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现在,他在陆家的根基尚不稳,陆亦双便是他唯一能依附的大树。一旦他跟她离婚,他便被打回原形,继续去过那一无所有的穷苦日子。

    他更深知,这世上不会再有像陆亦双这么好骗的人,被他骗了。

    可他好不容易,耍尽手段,挤破脑袋才挤进了上流社会,他不愿就这么下去!

    过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声问:“为什么,难道就因为这个孩子?亦双,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小心眼的男人。只要你把这个孩子打了,不再跟厉擎苍联系,过去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可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错,需要你的‘既往不咎’。”这一刻,陆亦双说得不卑不亢,语气里甚至还有点快意,“更何况,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很珍贵,我绝对不会打掉。”

    此刻,听着陆亦双的话,何伟祺胸腔里的怒火越烧越旺——这个不守妇

道,还怀了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现在竟然跟他说,她不觉得她有什么错?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强忍住怒火,退而求其次:“我知道,你难怀孕,这个孩子对你来说,是很珍贵。好吧,我同意你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好好过日子。但你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永远都不能再去见厉擎苍,也不能让他认这个孩子;第二,陆氏医疗的继承人只能是安安,不能是这个孩子。”

    “哈哈……”他话音刚落,陆亦双竟突然笑了起来,还笑得很大声,让她不得不用手轻捂住嘴。

    现在,她真是太佩服这个男人了。他们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竟然还在算计着陆家的财产,甚至连继承人的人选都想到了,这可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笑什么?”她的笑声,让何伟祺莫名不寒而栗。

    “何伟祺,你好像还没听懂我的意思。”陆亦双止住笑声,继续说,“我是说,我要跟你离婚,而不是跟你继续过下去。”

    她在说这话时,何伟祺紧紧盯着她的双眸。他看到了她眸里那无比的坚定,仿佛只要能跟他解除婚姻关系,要她付出多少代价,她都愿意。

    陆亦双生怕自己说得还不够清楚,就继续补充道:“要不要生下这个孩子,要不要让厉擎苍认他,要不要他成为陆氏医疗的继承人,这些都是我的事,跟你无关,更不需要你同意。”

    猛然间,何伟祺脊背一阵恶寒。他放在桌子上的双手,用力紧紧攥成了拳头,却仍然不甘心,奚落道:“陆亦双,我劝你想清楚!你以为,你跟我离婚了,厉擎苍就会要你吗?开什么玩笑!你别忘了,之前你给他的可是出轨,背叛,离婚,闪婚,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这些?他现在,不过只是玩玩你,拿你消遣消遣而已!更何况,他还认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他不肯认这个孩子,也绝对不会要你!”

    何伟祺的话,让陆亦双有些愣神。她倒不是相信这番话,而是蓦地想起了过去的事,心里顿时对厉擎苍充满愧疚。

    何伟祺看到她脸上的变化,以为她犹豫了,便赶紧继续说道:“而且,当时我们结婚,可是大操大办,弄得人尽皆知。你现在要跟我离婚,事情传出去,也一定会满城风雨。本来,离了婚的女人就跟过期的食物没什么两样,更何况你还离过两次婚,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只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还有谁会要你?”

    他这番话的字里行间,都充斥着浓重的直男癌思想,这让陆亦双分外反感,反驳道:“何伟祺,在你眼里,女人的价值就在于,有人要还是没人要吗?只要有人要,就是成功的,没人要就是失败的?那如果,我宁可永远没人要,也一定要跟你离婚呢?”

    陆亦双这话,再次让何伟祺大吃一惊。

    何伟祺总以为,女人就像风筝,婚姻就是长线;他只要掌控住了长线,也就掌控住了风筝的轨迹。离婚,就像是要剪断长线,那没了长线控制的风筝,用不了多久就会掉落在地,变成一个废物;

    但今天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竟宁可掉落在地,变成废物,也要剪断这根长线;而且,看陆亦双这副自信的模样,仿佛就算剪断长线,她也不会落地,反而会飞得更远。

    想到这里,他更为恐慌——从他跟她在厉擎苍的眼皮子底下恋爱,结婚,到现在,今天他第一次感觉到,他在这个女人的眼里,心里,竟是如此微不足道。

    到这里,他整个人就像被攻克了一道道防线的碉堡,已经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他甚至都没办法再在她面前待下去,只能恼羞成怒地丢给她一句“想离婚,做梦!我永远都不会跟你离婚的!”后,毅然跑出餐厅,离开了陆家别墅。

    陆亦双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嘴角泛起阵阵肆意的冷笑。

    *

    深夜,在何家。

    灯光下,何伟祺,严梦洁,杨秀琴三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中,一个个脸色都十分凝重。

    “伟祺,你确定陆亦双怀的,真的是厉擎苍的孩子吗?”杨秀琴听了何伟祺的诉说,眉头深锁,问道。

    “对。”何伟祺没底气地把目光移向别处,“我跟陆亦双结婚后,除了新婚之夜,就一直没碰过她。除了厉擎苍,她又没跟其他男人有过关系,这孩子肯定是厉擎苍的。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厉擎苍现在好像对她有点误会,一口咬定这孩子不是他的,所以她才会回来的。”

    严梦洁听了他的话,她这几个月以来,一直都很阴暗的心,终于有些亮堂起来——何伟祺跟陆亦双结婚都快一年了,竟然只做过一次,而且还是在新婚之夜?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说,是因为何伟祺心里有她,对别的女人没有兴趣,才会这样?

    可杨秀琴听了,却着实有些窝火:“伟祺,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不碰陆亦双?她也是一个正常女人,得不到发泄,自然会去找别的男人。其实,要稳稳当当夺取陆氏医疗的最好方法,就是跟陆亦双生个孩子,这样,陆氏医疗的继承权就会很快……”

    “妈,是她一直不让我碰。”这种事情,何伟祺本就难以启齿,也不想多谈。

    “什么?”杨秀琴一听,立刻火冒三丈,“她一年了都没让你碰?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病啊!伺候丈夫是女人应尽的义务,她却连这点义务都做不好……”

    严梦洁听到何伟祺这么说,她心里刚刚升腾上来的些许希望,立刻被泯灭了下去。

    杨秀琴尖利的声音,让何伟祺听了有些烦,快速打断了她:“妈,你能不能别讲这些了,刚刚亦双都已经跟我提离婚了!而且,她态度很坚决,我看这次危险了。”

    “她提离婚,肯定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以为她生下了这个孩子,厉擎苍就会娶她。”讲到这里,杨秀琴双眼一眯,脸上显得阴险无比,“要是这个孩子没了,她也就能收收心,不会跟你离婚了。”

    杨秀琴的话,让何伟祺有些疑惑:“妈,亦双虽然体质不好,难怀孕,但既然已经怀上,也不是说掉就会掉的啊……”

    “那就让我们来把孩子弄掉。”杨秀琴嘴角扯起一丝冷到极致的笑容,突然一撇旁边的严梦洁,“梦洁,我记得你以前认识几个道上混的,现在还能联系上吗?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

    杨秀琴冷静而慢条斯理地讲出了她的计划,可却把严梦洁给吓了一跳,何伟祺也万分惊讶,惊呼道:“妈,这样可是犯法的啊,不好吧!”

    “如果这个孩子不掉,你和她的婚就离定了。”杨秀琴凑近何伟祺,努力劝说道,“跟她离婚,你非但什么都得不到,这几年的努力也全都付之东流。伟祺,你真的甘心吗?”

    杨秀琴的话,分分钟把何伟祺逼入死角。片刻后,他眸里的惊吓消退了些,换上了一片冷意,却还是有些担心:“可是,如果亦双知道这事是我做的,那她还是会跟我离婚的。”

    “她不会知道的。”就在这时,严梦洁突然开口帮腔,“道上混的那些人,可都是拿钱办事,然后跑路的,不会露出任何蛛丝马迹。但要做这么大的任务,报酬肯定不低,我们哪来的钱?”

    此刻,何伟祺眉头一皱,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过了好一会,他眉头才舒展开来,但大掌迅速紧握成拳,似是已经做下了决定。

    *

    几天后。

    因为怀孕,陆亦双减少了工作量,下午四点就从陆氏医疗办公大楼出来了。

    前几天,她在A市医院妇产科预约产检,今天正好轮到,她便独自驱车前往A市医院。

    她毕竟是陆氏医疗的千金大小姐,为了确保安全,平时外出一定会有司昂杰,或者是保镖跟着。今天她没让任何人跟,主要是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已经怀孕的事。这事无论是传出去,还是传到陆宇和元曼纹耳朵里,都不是好事,必定会引起一大堆流言蜚语。

    A市医院是A市最好的医院,陆亦双到的时候又将近五点,低下车库车满为患,她只能停进相对偏僻的地下二层。

    可就在她刚停好车,整个地下二层的灯光却突然晃了两下,然后竟彻底暗了下来。

    <!-- csy:24242009:142:2019-06-24 04:21:28 -->
相关文章
  • 女生旅行必备100样物品,周星驰黄圣依4次

  • 宝贝今天你主动,日本性行行为视频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