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女生必须知道的自救,边吃奶边扎的很紧爽

作者:admin 2020-03-02 12:01:23 我要评论

“这就问好啦?”郑回隔着屏幕全程目睹了淮紫的询问过程,也将杰丁的惨状看了个清清楚楚,不由得在心里暗道一声“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认知,他才没敢嘴贱说出来。

    他可没有忘记,身边儿的乐缨,是人家淮紫的组员。

    “干净又利落,果然不愧是我们组长大人!”相对于郑回的战战兢兢,乐缨倒是一副特别欣赏、极其自豪的样子。

    ……

    将手里的工具随手一扔,淮紫随意的拍拍手,潇洒地一撩弯长卷发,道:“收工!”

    “搞定!”笙成和笙明环顾周围,满意的看着他们辛苦收获的战果。

    “头儿,这俩笨猴子呢?怎么处理啊?”笙成看着两只一脸疲惫、已经蔫头耷脑无精打采的猴子,到底生出一抹同理心来。

    没办法,就看他们组长这样性子,就知道,他们平时也会让她折腾成这德行。

    所以,不由得,他对猴子也产生出同命相连的感慨。

    “放生啊!不然,你想怎么着,难不成还吃了?”淮紫没好气儿的瞪他一眼,转头就走,边走还边交代,“打扫的工作交给你们了,你们可以把洛组长的队员叫来帮忙!”

    “……”笙成见淮紫走远,又看看虽然没精打采,但一点儿都不耽搁冲他呲牙瞪眼的俩猴子,有点儿抓耳挠腮。

    他用枪柄推推笙明,谄笑道:“兄逮,帮个帮呗!”

    “嗯?”这会儿,笙明正老实地给那帮外国佬儿挖坑呢,被笙成一叫,不由得颇为无奈地看向他,“你不好好干活,你这有准备出啥子幺蛾子诶?”

    “不是叫了老郑他们?等他们来了一起工作,多带劲儿啊!”笙成凑过去,拜托道,“兄逮我不是有事相求么!我这事儿紧急,让别人看见了,丢脸!”

    “我看你还是直说好啦!”笙明把玩着兵工铲,看向笙成道。

    笙成挠挠脸,向不远处一指:“那俩猴儿一人,兄逮你帮我拾掇一下呗!”

    “……”笙明一回头,正看到俩猴子冲笙成翻眼睛,还做威胁动作,立刻就明白了,“你这是怕他们挠你呗!”

    “刚才我不是踢它们一脚么!”笙成苦着脸道,“这若是让它们腾出手脚,我岂不是要让他们扔石头了!”

    “帮你也行,那你是不是……”笙明冲他挑眉。

    笙成见他这样,知道自己不出点儿力,他不一定会答应帮忙,只能使劲儿搓搓脸,然后才拍拍胸脯儿大声保证:“兄逮的活儿,弟弟我包了!”

    “挺好!”笙明一听他这么说,登时眉开眼笑,道,“这很好!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撸起袖子,就向那俩猴子所在地方走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郑回和陈知已经被笙明叫来了,一过来,就看到笙成正跟那儿苦哈哈的收拾呢,转头再看看笙明,更夸张,竟然跟俩猴子连比划带说的,更让人称奇的,那俩猴子竟然冲他频频点头,好像侦听懂了一样!

    “别提了!”笙成是亲眼看到笙明只用了两块儿巧克力,就和两只猴子成为好朋友了!紧接着几块儿糖果,就让这俩猴子对它顺服了,他说啥它俩都点头,早知道这样就能和它们达成和解,他何必求人?

    “你小子要不要安抚它们一下?话说,要是能和它们和解,最好是你把它们松绑,不然,我怕我放开它们,它们仍旧会找机会用果子扔你。”

    “……”这大实话说的他心哇凉哇凉。

    叹口气,笙成从衣袋里摸出点儿零食来。

    到底是猴子,笙成百般赔笑、又用美食诱惑,好说歹说,这俩猴子对他不那么抵触了,他这才反复冲它们比划。

    “笙明,笙成这是……”郑回用肩膀怼怼笙明,问道。

    这时,陈知的耳朵也缓缓地竖起来。

    “他这是跟猴子们商量呢!商量,等他放开它们,它们不要报复。”笙明好笑的说。

    郑回:“……”

    这样的操作……挺会玩儿啊!

    不管他怎么惊奇,笙成的想法儿到底是达到了,当他硬着头皮,给两只猴子松绑之后,两只猴子第一反应不是关照他,反而是冲此时已经奄奄一息的杰丁拳打脚踢,发泄郁气。

    话说,这俩猴子也知道分辨好赖,它们很可能是清楚淮紫——这个折腾它们俩猴的罪魁祸首,它们惹不起;而笙成笙明这俩,它们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也不太好翻脸,毕竟它们即使只是两只猴子,那也是有底线的。

    所以,想来想去

,或者说,它们不假思索地,很一致地将目标锁定在了杰丁身上——没办法,还是那句话,即使它俩是猴子,它们也懂得柿子要捡软的捏的道理。

    “哇!”对于两只猴子这样的选择,包括笙成笙明在内,这几个人都是目瞪口呆啊!

    “要不怎么说大家的祖先是亲戚的!这有一定道理!”郑回深有感慨一般,叹道。

    他这么说,包括陈知在内,这仨人全都频率一致地点点头,深有同感啊。

    等两只猴子将心里的憋屈全都散发出去,这才大摇大摆走到笙成等人跟前儿,一身爪子——这是冲他们要好吃的东西呢!

    “嘿,我说,到底是猴子啊!竟然不等伤疤彻底好,它就忘了疼啦,是吧!”一直是旁观者的郑回继续感叹。

    “给给给!给你们!”不等有人给他回应,笙成就飞快地从衣兜里拿了一把饼干塞过去。

    这俩猴子也很好招待,只要有好吃的,它们才不管自己吃的是不是嗟来之食呢!对方的态度,它们也不在乎。

    这俩货,甚至都等不及拿走再吃,待这饼干一到手,它俩就迫不及待向自己嘴里放。

    “它们这算不算……得陇望蜀啊?”陈知开口自言自语道。

    “看样子,我们都得交给它们买路费啊!”郑回说着不得已之言,但看他表情,却是十足的跃跃欲试,怎么看都不像不情愿啊!

    “我这里都给你们啦!你们俩找他们仨要吧!”笙成故意讲口袋反过来给俩猴子看,却不想,这俩猴子竟然冲他展现了一把啥叫欺软怕硬、得寸进尺,竟然还敢把爪子伸到他衣袋里掏!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他、他、他!

    “你可别想着和它俩拼啊,好容易用那么多好东西哄好了,你若是再把它俩闹翻脸,岂不是瞎耽误工夫啦?”笙明一把拦住准备冲动的笙成,劝道。

    “你们几个磨洋工呢!”几人正老老实实喂猴子,对讲机里就传来淮紫的咆哮。

    准备和猴子讲道理摆事实的几人:“……”

    两只猴子:“……”

    好像听到刚才那漂亮的没长毛的雌性的声音啦!

    好阔怕!

    大概是淮紫的声音比较有辨识度,有可能是俩猴子对她还有印象,反正,她声音一出,两只刚才还在冲笙成等人索要东西道不亦乐乎的猴子,几乎是瞬间,哧溜一下,跑掉了,几乎都没多久,就一起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众人:“……”

    “早知道组长还有这功力,我何苦折腾呢!早让组长发威,这俩猴子还能这么得寸进尺?”半晌,反应过来的笙成叹口气,摇头苦笑道。

    “不管怎么样,它们不捣乱,就是好事儿!”郑回拍拍笙成肩膀,说道。

    对此,陈知和笙明也一起同频点头。

    ……

    不说那几个人怎么快速的扫尾,只说淮紫甫一回来,就直奔洛喻和韩子禾那里。

    没有凑,洛喻见局势已定之后,便找到了韩子禾那里。

    这也是没辙,谁让她不管怎么样,都不放心韩子禾一个人在山壁处呢。

    淮紫一过来,她便将其叫到跟前儿,商量着走出雨林之后的事情来。

    “根据地图观察,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Y国和邻国边境的中央,嗯,就是这片雨林。”洛喻用手指,轻轻在地图相应位置划了一下,又点了一点,道,“我们从这里走,按照之前的路线看,出去的时候,正是它们国家首都旁的一个小县城,名字在国际上几乎不为人所知……而,从这里出去,到它们首都,大概一个下午就足够了。”

    “这么慢,还叫相邻啊!”淮紫凑过头一看,顿时就撇撇嘴,道,“一百来里路,走这么久?”

    “你不要用华夏国内水准来要求这里。”洛喻对淮紫的反应也很无奈。

    只能跟她说:“这也没辙啊,毕竟它们这儿只有这样的条件,你可得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啊!”

    “嘁!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每次出任务都是享福儿了一样!”淮紫只是抱怨,但是论吃苦,她从出来之后,就真没怕过谁!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洛喻也不和她纠结能不能忍受的问题,只道,“正好儿现在有时间,咱们仨碰碰头,商量商量出去之后的事情。”

    “这里还有我的事儿啊?”韩子禾真没想到洛喻竟然会想听听她的意见,这让她还真挺受宠若惊呢!

    见她这样惊奇,洛喻不由好笑:“韩老师,您以为我在咱们队伍里搞一言堂啊?”

    说到这儿,她又笑道:“我承认,您刚来时,我对您有点儿小小的意见,但问题是,您用您的能力和品质,说服了我,让我必须承认,您不但不会拖我们后腿,反而会是我们一大助力,我想,我应该补充一项之前没有做的礼节。”

    说到这儿,她伸出手,冲韩子禾示意:“欢迎您到队伍里来!”

    “谢谢。”听她这样说,看她这样做,韩子禾也不分辨这其中有几分真,只是嘴角一翘,落落大方的伸出手,和洛喻相握,“我的荣幸。”

    “你们俩差不多啦吧?要是差不多了,能不能想起来,你们俩旁边儿,还有我呢!我一个大活人,你们不会没注意到吧?”淮紫活泼的性格,很能调节气氛。

    这不,她一嚷嚷,韩子禾和洛喻就忍不住笑了。

    必要的说笑,是用来调节气氛,将大家的情绪调动起来的,但是谈正事的时候,还是要以正事为主的。

    所以,仨人说笑一回之后,便立刻正色起来道:“我们现在看看,有什么办法不引人注意的从这里穿过。”

    洛喻提醒道:“因为那座小县城规模不大,平时少有外人经过,我们这一行人,难免不引人注意。”

    “我记得,他们这里……好像政.府.把控挺严的?”淮紫看着地图,说道。

    对此,洛喻点点头道,“听说,自从上一次.选.举.在这里闹出了.枪.声.之后,他们的.政.府.军,就将这里把控严格了。”

    “也就是说,我们前脚从这里走过,后脚它们的.政.府.就知道了我们的行踪?”

    对于淮紫的话,洛喻耸耸肩:“差不多,他们这儿的人,一向配合他们.政.府.行动;也就是说,对于那里的人、哪怕他/她只是小孩子,也不要掉以轻心啊,因为他们很可能就是当地.政.府.的眼睛。”

    “呵呵。”听到这儿,淮紫冷笑两声。

    显然,洛喻后面的话,很可能让她想起不愉快的事情。

    对于淮紫的事,洛喻也知道些,因此见韩子禾纳闷儿,便小声说:“淮紫的哥哥,亲哥哥,参加了对Y作战。”

    原来如此。

    韩子禾当即恍然大悟了。

    看来,淮紫的亲哥哥,在那次战争中,应该是吃了Y国孩童的亏。

    “我哥哥牺牲在这篇土地上。”淮紫眨了眨眼,像是要眨掉眼中那点点泪意一般,吸吸鼻子,强笑道。

    韩子禾:“……”

    大概,沉默,是最好的表示。

    “嘁!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不会是……考虑我心情吧?我才没事儿呢!”淮紫笑着摆摆手,道,“这都过去多长时间啦!家中长辈们也都能够接受了,我又怎么会久久不能忘怀呢!放心吧,不会影响我出任务的!”

    淮紫笑得自然,但韩子禾和洛喻都清楚,她眼底的翻滚涌动的那股情绪,叫做伤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女生必须知道的自救,边吃奶边扎的很紧爽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