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逍遥的人呀穷开心呀,被蚊子咬了很久还是痒

作者:admin 2020-03-06 12:04:53 我要评论

“既然你们都有资格,那便到老夫面前,让老夫好好看看。”

    原本唐易,看到衣胜雪不知死活的,冒出来要与自己,争抢这所谓的传承人,正乐观其成,可是一听金昆吾这话,原本还以为能够金蝉脱壳的唐易,顿时心头一突。

    “别!别!别!.......”

    唐易顿时装作一副,一脸谦虚的模样,指着衣胜雪道:“人贵有自知之明,晚辈虽然狂妄,却也是知道,相比于晚辈,衣师兄更为适合,当做金乌一族的传承人!”

    “晚辈这个人,虽然有着一堆缺点,但是家师,自小便是教导晚辈,做人一定要懂得谦让,这是君子美德,晚辈虽然不是君子,却是也愿意学习君子的美德!”

    “君子的美德?”

    一听唐易,大义凌然的这番话,一旁的衣胜雪,脸色微微一愣,显然觉得,这与唐易之前的一番言行,似乎恰恰相反。

    而站在唐易身后的众人,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唐易,只觉得唐易的身形,不由的变得更加高大起来。

    “唐小子是君子?”

    躲在唐易怀里的三足金乌,一听唐易如此大义凛然的这番话,差点没乐得笑出声来。

    “唐小子要是君子,那鸟哥我就是圣人了,这臭小子可是比小人还小人,跟所谓的君子,完全差了十万八千里!”

 &nbs

p;  就在三足金乌,腹诽不已之时,只听金昆吾,却是顿时冷哼一声。

    “老夫既然已经决定了,便容不得任何人反对,老夫要谁传承金乌一族,那自然是由老夫说了算!”

    “你们给老夫过来!”

    金昆吾话音刚落,只见唐易与衣胜雪脚下,那光道顿时砰、砰两声,直接断裂开来,随即直接朝着黑暗深处而去。

    “这老王八蛋,绝对有鬼,否则怎么会如此不由分说,甚至连退路都给断了!”

    被强迫拉向黑暗深处的唐易,心中更是愈加肯定,金昆吾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正自暗自盘算,待会该如何应对之时。

    一旁的衣胜雪,却是显然,还没弄清楚自己正在朝着危险,不断靠近之中,居然反而显得一脸兴奋至极。

    甚至于,衣胜雪居然还颇有挑衅意味的,打量唐易一眼。

    似乎衣胜雪以为,自己能够跟唐易一样,得到金昆吾的青睐,成为所谓的金乌一族的传承人,那是占了天大的便宜,甚至颇有挑衅意味的,扫视了唐易一眼,犹如在宣告自己的胜利一般。

    “白痴!”

    看到衣胜雪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唐易顿时心中鄙夷一句。

    嗖!嗖!

    就在此时,忽然只见,承载着唐易与衣胜雪的光块,穿过那无边无际的黑暗,面前终于多出一点光明。

    随着脚下的光块,朝着那一点光明靠近,唐易可以清晰看见,只见那光明处,变得越来越大。

    只见那光明处,却是一座巨大的宝座,宝座之上,座着一个老者,身穿一袭金光璀璨的皇袍,光是看着那皇袍之上,所散发出的耀眼金光,便是可以判断出,这件皇袍,必然是极为了得的法宝。

    而那端坐在宝座之上的老者,却是长得极为魁梧,坐在宝座之上,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君临天下的皇者风范。

    只是这位君临天下的皇者,显然已经是垂垂老矣,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满头金发,却是已经变得雪白一片,原本充满皇者之气的脸上,更是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一条条皱纹。

    甚至于,那老者的身上,更是散发出强烈的死气,几乎已经达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可是即便如此,这老者双眼之中,依旧是鹰视狼顾,顾盼之间,依旧是枭雄风范。

    似乎这老者的肉身,虽然已经老到了极致,可是这老者的灵魂,依旧是当年睥睨天下、视苍生如草芥的一代霸主。

    “你们来了!”

    看到唐易与衣胜雪,被脚下光块,带到了眼前,那老者刚一开口,便是发出先前金昆吾的声音。

    随着这熟悉的声音响起,唐易可以清楚发觉,躲在自己怀中的三足金乌,顿时微微一颤,显然是极为激动。

    “参见金族长!”

    只见一旁的衣胜雪,一下子便是认出,面前这宝座之上的老者,便是金昆吾之后,便是立马一脸激动、甚至是极为讨好的,对着这老者拱手而拜。

    而一旁,唐易却是显得不以为意,轻轻扫视面前这老者一眼。

    “这老匹夫一看,就是死气沉沉、离死不远了,按理说,如果真的是要为金乌一族寻找传承人,便是早该物色了,偏偏到了快要进棺材了,才找什么传承人,其中肯定有蹊跷。”

    看到金昆吾的本体之后,原本就对他十分有戒心的唐易,心中更是提高了警惕。

    而与此同时,只见那坐在宝座之上的金昆吾,打量一眼下方的唐易与衣胜雪,布满纵横交错的脸上,顿时硬生生挤出一抹笑容。

    “很好,你们两个,都很不错,你们之前的表现,老夫都是看在眼里,凭你们的表现,可以说绝对是称得上人中龙凤、青年才俊,若是由你们二人,来继承我们金乌一族,必定可以让我们金乌一族发扬光大,老夫即便是死,那也是能够死的瞑目了!”

    一听金昆吾这话,衣胜雪便是赶紧说道:“金族长放心,若是将金乌一族,交到晚辈手中,晚辈必然会倾尽全力,使我金乌一族发扬光大,绝对不会辜负金族长您的重托!”

    “白痴!”

    看到衣胜雪,那副卑躬屈膝,甚至是极尽讨好的样子,唐易顿时冷哼一声,心中暗道:“这白痴,到了现在,都还没了解情况,简直就是在作死!”

    唐易心中所念,却是只见宝座之上的金昆吾,打量唐易与衣胜雪一眼,勉强一笑道:“只是我金乌一族,向来一脉单传,所以老夫才设下重重考验,希望能够得到一位满意的继承者。”

    “却是没有想到,你们两个不分伯仲,所以老夫,却是要再加试一题,选出最终的继承者。”

    (外公跌倒,腿骨断裂,抱歉)

    (本章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逍遥的人呀穷开心呀,被蚊子咬了很久还是痒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