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图片.

作者:admin 2020-03-23 12:40:49 我要评论

    看顾雪这个样子,温墨琛不禁轻笑出声。

    “不就是一个发布会的场地吗?看把你给急得。”

    真是小孩子心性。

    顾雪闻言,抬头看着温墨琛,问:“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是为了发布会场地的事情?你在调查我,还是在调查顾氏集团?”

    顾雪表情严肃。

    她就知道温墨琛不会那么好心。

    顾氏集团和AK集团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温墨琛可别跨过这条界限。

    “没有,哪能啊。”温墨琛立马否认。

    他没喝多啊,怎么就脱口而出了。

    顾雪可不相信他说的话,盯着温墨琛仔细打量起来。

    “温墨琛,我可告诉你,我不像我哥,把你当朋友看,你要是敢在背后使阴招,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温墨琛赔着笑,说:“哪能啊,我和你哥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我阴谁也不会阴他。”

    “最好是。”

    她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温墨琛呢。

    在圈内,谁不知道温墨琛手段阴狠。

    既然想见的人不在,顾雪也没心思吃饭,都没进包间就要走,却被温墨琛硬拉着进去了。

    被强行拖了进来,顾雪也只顾着低头吃东西。

    就在她想起身离开的时候,他们说到了刘诗情。

    顾雪和刘诗情是表姐妹的关系,听他们在这里乱说,顾雪哪里能乐意。

    端起面前的红酒就泼到了对方脸上。

    还不等对方反应过来,顾雪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在包间里尤为响亮。

    顾雪冷冷的眼神看着对方,警告的说:“我告诉你,你要再敢说刘诗情的一个脏字,我让你下半辈子躺在床上度过。”

    对方也不是好惹的,被泼了红酒,还被打了一巴掌,这口气怎么可能会咽得下去。

    听顾雪这么说,男人倒是饶有兴致的看着顾雪。

    可男子的手还没碰到顾雪,顾雪抓起他的手,用力,就把他的手指头给折断了。

    就这样硬生生的给折断了。

    “啊……”

    包间内响起了男子惨叫的声音。

    顾雪还不过瘾,折断了男子的手指头后,一脚就踹了过去。

    她顾雪可容不得别人欺负她。

    男子因为重心不稳,连着后退好几步撞到墙上,才停下来。

    明明可以拦住顾雪不让事情发生的温墨琛却站在那里,完全置身事外。

    只因为,顾雪打的人是龙泉酒店副总齐昊。

    这个齐昊的身份……

    顾雪惹了事情,大概顾一程也有得忙了。

    “敢打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齐昊疼得额头都冒冷汗。

    他长这么大,可还没见过这么不长眼的。

    话音落下,齐昊一只手握着断了手指的手,然后不顾一切的朝着顾雪过来,脸部疼得变型,可嘴角的邪笑,却让人感觉到一股阴森的恐惧感。

    顾雪可没一点怕的。

    看到齐昊过来,她还把头抬高了一些。

    完全就是不可一世的大小姐。

    温墨琛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再不拦着,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所以,他给了同来的几个人一个眼神。

    而后,温墨琛拦着顾雪,其他人过去拦着齐昊。

    “顾雪,别闹了。”温墨琛拉着顾雪的手,阻止她。

    顾雪冷哼一声,想要甩开温墨琛,可温墨琛握得太紧,她根本就甩不开。

    “放开。”顾雪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

    温墨琛不放,好心劝说:“别闹了,你再闹下去,得把警察招来了。”

    进警局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顾雪却管不了这么多,一心就想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男人。

    此时齐昊被人拦着。

    “齐总,还是先去医院吧。”

    齐昊疼得手已经没有了知觉。

    听人这么劝说,他全身的恼火也消减了几分。

    要是因为手因此废了,才得不偿失。

    在短暂的考虑下,齐昊点了头。

    待齐昊离开,顾雪还对着门的方向踢了几下。

    太气人了。

    “他谁啊?”顾雪没好气问温墨琛。

    圈子里,没这号人物,至少她没什么印象。

    温墨琛见顾雪火气消了一大半,这才敢松开拉着她的手。

    “他吗?龙泉酒店顾总,听说刚来的,什么也不懂,火气倒是不小。”温墨琛松了松领带,然后面带遗憾的表情,“顾雪你说你怎么这么冲动,这下好了吧,你还想找人家要租场地,怕是难了。”

    “温墨琛你怎么不早说。”顾雪立马就后悔了。

    她怎么就能这么冲动?

    温墨琛表情无辜,“你也没给我机会啊。”

    “.…..”顾雪无语。

    确实她进来就低头狂吃,温墨琛和她说什么都自动屏蔽。

    回想起来,好像温墨琛是有给她介绍人认识。

    “你去哪?”见顾雪朝着外面跑去,温墨琛立马跟上问。

    顾雪头也不会快步朝着前面走。

    “去追刚刚那人啊,我把人给打了,总得给人道歉啊。”顾雪看按了电梯,看到电梯还在一楼,有些急,而后直接转过去,从楼梯走。

    温墨琛自然是跟在后面。

    顾雪脚步很急,一不小心脚底就踩空了,她重重的摔了下去,脚也因此被崴到。

    “啊….”顾雪下意识去抓东西找支撑点。

    温墨琛快步上前,扶了顾雪一把。

    “没事吧?”温墨琛声音焦急。

    顾雪摇摇头,来不及想什么,想接着去追人。

    她可不能得罪了龙泉酒店的人,那个场地她要定了。

    心里想的,顾雪从来都是不得到誓不罢休的性格。

    可她抬起脚,就疼得倒吸一口气,脚放到地上时,疼痛感加深。

    “完了,脚崴了。”顾雪哭笑不得。

    温墨琛扶着顾雪坐下。

    抬头就对上顾雪眼泪汪汪的双眼。

    “温墨琛都怪你。”顾雪委屈的扬起手垂了温墨琛两下,力道并不大。

    眼泪啪嗒啪嗒的就掉落下来。

    ——

    顾一程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顾雪正躺在床上,脚上被打上了石膏,一双眼睛红红的,看来是哭过。

    “哥。”顾雪见到顾一程,又委屈得哭了起来。

    看到顾雪这样,顾一程很是心疼。

    走过去抬起手给顾雪擦了眼泪。

    “不哭了,多丑。”顾一程心口堵得慌。

    顾雪从小胡闹惯了,遇到什么人都没什么怕的。

    每次闯祸不是他在收拾烂摊子,就是顾辰逸来收拾。

    “嗯。”顾雪吸吸鼻子,点了下头。

    等顾雪情绪稳定些,顾一程才问:“到底怎么回事?”

    顾雪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顾一程,当然也少不了在里面添油加醋。

    “他们说诗情的坏话,我一时气不过,就动了手。”顾雪总觉得她是有理的。

    要是有人说了自己亲戚或者好朋友的坏话,谁能忍得了。

    反正她是忍不了。

    顾家就她一个女孩子,所以她自小和刘诗情比较亲近。

 &n

bsp;  顾一程听后,无奈扶额。

    “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不那么冲动。”顾一程有着责备,可眼神里的心疼是掩盖不住的。

    “我知道是我冲动了,可他也不对。”顾雪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

    “行了,先回家再说。”顾一程弯腰抱起顾雪。

    刚刚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的温墨琛,对着顾一程说:“这次事情怕是不好处理。”

    顾一程闻言,眼眸闪过一抹复杂。

    不好处理?

    看来对方来头不小。

    ——

    顾一程把顾雪送回去,顾家二老都心疼得滴血。

    “雪儿,这谁欺负你了?”顾老夫人拉着顾雪的手,眼睛看着顾雪脚上的石膏,脸色铁青。

    顾老爷子也是同样的表情,有过之而无不及。

    “妈,没人欺负我,我是自己不小心崴到的。”顾雪看母亲担心,出声解释道。

    要是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估计妈妈比她还气。

    老爸可能就不是这么想的了。

    老爸一直就觉得刘诗情进入娱乐圈是最错误的决定,但碍于刘诗情是母亲娘家的人,他也并没有太多意见。

    “真的?”顾老夫人明显不相信的样子。

    顾雪很肯定的点头。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不小心。”顾老夫人拉了拉被子给顾雪盖上。

    现在大夏天的,顾雪觉得有些热。

    可又不想辜负了母亲的关心只能忍着。

    另一边,顾一程和顾老爷子离开房间,回到客厅。

    顾老爷子是一个精明的人,一看今晚的事情就不简单。

    要是放在以前,顾雪受伤回来,还不得对着他们就一同抱怨。

    今天倒好,绝口不提,只是说自己弄伤的。

    背后一定有蹊跷。

    “到底怎么回事?”顾老爷子问顾一程。

    顾一程避重就轻的回答:“听墨琛说,她是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脚。”

    听到温墨琛的名字,顾老爷子垂眸,若有所思。

    “一程你多费些心思看着点顾雪,别让她惹出什么事情。”顾老爷子嘱咐道。

    对于这个女儿,顾家二老是捧着手心里疼的。

    虽说也常常骂她,挑她的毛病,可也是为了她好。

    “放心吧,爸,我会照顾好她的。”顾一程保证。

    顾老爷子叹了口气,而后坐到沙发上。忽然想到什么又问:“辰逸呢?他有和你联系吗?”

    辰逸这小子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别以为他这个当爹的不知道。

    “爸,他现在应该还没下飞机。”顾一程看了眼时间,大概还得两个小时,辰逸才到达那边。

    顾老爷子‘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是他太心急了。

    顾一程在家里待了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而后才离开。

    夜色很美。

    今晚的月亮很圆,星星很多。

    一件件的事情,在这样美丽的夜晚发生。

    宋筱筱接到陈默电话的时候是在晚上九点左右。

    “筱筱,很多时候我都在想,除了对和错外,有没有第三种形容词能够形容一件事情?”

    电话里,陈默表现得很伤感。

    “你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宋筱筱有些担心。

    她认识的陈默,他的字典里,可从来没有‘悲观’两个字。

    “不是,我刚刚和老同学讨论这个问题,所以一时兴起,就想问问你。”陈默很快用微笑掩饰过去。

    他最擅长的就是伪装自己的心事。

    “哦,没事就好,吓我一跳。”宋筱筱暗暗松了一口气,“你在哪?怎么这么吵?”

    “在酒店大堂吧,今天有乐队在这里表演。”

    “这么好。”

    “对啊,我也很少遇到这种情况,现在酒店大堂吧,一般都不会有乐队来驻唱了。”

    宋筱筱和陈默聊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今天的陈默有点不一样,他们俩谈论的话题,有些悲观。

    不过宋筱筱也没多想,还以为陈默是因为出差太累,所以才会有那些感慨。

    和陈默通完电话,宋筱筱联想到温墨琛,也因此想到了她还没处理的那本笔记本。

    所以她回到卧室,拿出行李箱,把那本笔记本拿出来。

    她打算把笔记本扔掉。

    有些回忆,就只能是回忆。

    宋筱筱收拾了家里的垃圾,然后把笔记本扔到垃圾里,而后出门去仍垃圾。

    虽然已经九点多,可是因为是夏天,天气炎热,此刻公寓小公园里的还是不少。

    有小孩的尖叫声,还大人的呵斥声,还有大妈们跳广场舞的音乐声。

    还有些吵闹。

    宋筱筱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今晚小包子睡得早,不然她一定带他下来玩。

    ——

    顾一程回到家时,打开门就听到小宝的哭声传来。

    而家里,没有宋筱筱的踪影。

    “爹地,妈咪不见了。”小包子从主卧出来。

    十分钟前,小包子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宋筱筱离开了,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哭着哭着他就醒了。

    醒来后小包子第一时间就去找宋筱筱。

    可是家里什么地方都没有。

    他害怕了。

    听到小包子的话,顾一程心咯噔一下,有些慌。

    “爹地,我要妈咪。”小包子哭得很伤心。

    看着小宝情绪这么激动,顾一程弯腰抱起他,轻声安慰道:“不哭了,爹地给妈咪打电话。”

    顾一程耐心的哄着小包子。

    这个方法,顾一程也是跟着宋筱筱学的。

    每一次,宋筱筱和小包子说话,都是这么软软的口气。

    说着,顾一程掏出电话,找到宋筱筱的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无人接听。

    顾一程心彻底乱了。

    此时的小包子已经止哭声,冷静了下来。

    见顾一程电话没有打通,小包子骨碌碌的眼睛转了转,问:“爹地,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妈咪的事?”

    “没有。”顾一程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答。

    <!-- csy:23405310:383:2019-11-14 12:25:00 -->
相关文章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图片.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