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生日那晚妈妈给了我,我们的爱情:吵架五分钟

作者:admin 2020-05-21 19:49:45 我要评论

    快到洗手间的时候,冯芳脸色越来越白,捂着嘴冲进女厕就干呕,一阵阵的,那声音是揪着内脏的难受。

    “芳姐,你是胃不舒服吗?”顾涟漪拍着她的后背替她缓缓。

    陈钰经常喝的烂醉回家,喝多了是怎么吐的,她还是知道的。

    冯芳说不出话来,只能虚弱的冲她挥挥手。

    蹲着好一会,冯芳才站起来。

    “涟漪你去外面等我一会。”说着她自顾推开隔间门走了进去。

    “好。”顾涟漪本来就不要上厕所,出去洗了手,磨蹭了一会,站在门外等着。

    长廊尽头的电梯到了,叮的一声,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也吸引了顾涟漪的注意。

    她探出半个脑袋,本来是很随意的一瞥,整个人却被雷打到一样,僵硬在了原地。

    她看到陈钰搂着一个短发姑娘的腰从一间客房里出来。

    两个人就在这人来人往的长廊里难舍难分,电梯门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反复了两次他们才黏在一起踏进去。

    直到电梯门掩盖住他们的身影,顾涟漪才收回视线。

    她站在那有些局促,转过身,看到镜子里自己脸色煞白,一脸的不敢置信,显然被吓的不轻。

    她刚才好像还看到他们一边抱着,陈钰还一边在扣皮带……

    再灵的第六感,根本比不上亲眼目睹来的刺激。

    她就好像,从来没认识陈钰这个人一样。

    十指死死扣在水池边,她眼底一片酸涩,用力的咬着嘴唇,一幕幕的回想刚才看到的,失声嗤笑一声,却酸透了鼻尖,红极了眼眶。

    原来一个和自己走在路上都不愿意牵手的男人,并不是含蓄内敛,他也是可以和女人在公共场合忘情深吻的。

    她自以为平淡如水的日子,不过是她枕边人,把热情都放到别的女人身上去了而已。

    不过片刻,放在水池边的手机忽然亮起,顾涟漪就这么看着手机屏幕上在跳跃着,眼神怔怔,直到屏幕黑了都没接。

    陈钰只打了一个就放弃了,叮咚一声,传来微信消息。

    【我送个喝多的同事回去,公司还要加班,晚上估计不回,场子结束了你早点回去,爱你。】

    爱这个字刺的她心脏一缩,别过脸,按掉手机,顾涟漪没有回复。

    他有心送所谓的同事,怎么不想想这三更半夜她怎么回去?

    他现在根本不怕她生气,天生不用哄,过个十天半个月,他只要随便找个话题,他们就算和好了。

    冷战是最熬人的冷暴力,那十天半个月里,他的生活没有一点改变,而隔着一床被子,她无数个夜晚泪流满面,他都无动于衷。

    他不是不知道,就是懒得哄而已。

    恍恍惚惚的隐在一片霓虹之下,顾涟漪忽然很累。

    这种疲惫感,她想对陈钰诉说过无数次,最后都在他每一个醉醺醺回家的夜晚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她早就知道他们有问题了,直到猜测在今天得到验证,她不是放不了手,不是离不开谁,只是不想做那个被瞒住的傻子而已。

    冯芳出来的时候,看到她红透的眼眶,涂着艳丽口红的唇抿了抿,什么也没问。

    等她们回到包厢的时候,气氛比之前高涨了许多,原因是霍一鸣不在了。

    冯芳拧眉,递了个眼神过去,就有人凑了过来。

    “彦祥的傅院在隔壁,霍总过去招呼下。”

    冯芳听了点了点头,一头栽进沙发里,很快又爬起来,捞起一瓶酒仰头喝掉一大半。

    转头睨到顾涟漪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不由的塞了一瓶给顾涟漪。

    “干杯。”冯芳红唇亲启,悠悠的举起酒瓶和呆滞的顾涟漪碰了杯,轻笑了一声,又灌了一口下去。

    细碎的发丝搭在眼睫,她浓妆艳抹下的神情,在晦暗的包厢里让人看不透。

    只咯咯的,像笑又像哭。

    她没见冯芳情绪这么低落过,很稀奇。

    当然她以前也没想过,她和陈钰,会有第三者。

    感情世界里,谁能做到一切付出都是心甘情愿,却对此绝口不提,知道有一天不爱的时候,又能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呢?

    都是人,吃的五谷杂粮,过的人间烟火,心都是肉做的普通人而已。

    顾涟漪陡然间有一种无所顾忌的疯狂,她握紧手里的酒瓶,默然仰头,很缓慢却没停顿的喝了下去。

    一瓶又一瓶。

    那个家他不爱回,她也不稀罕回。

    ……

    顾涟漪感觉有点晕,站在十二点的中东环路上,她右手紧紧抓着马路旁的栏杆,怔愣的看着一部车朝她靠过来。

    她怎么看着,那车是飘过来的?

    旁边冯芳的呕吐声和嚎啕大哭戛然而止,顾涟漪耳边的世界终于安静了。

    她的酒品很好,哪怕晕的都看不清朝她走过来的是人是鬼,她还是能站的直挺挺的。

    “我送你回去。”

    那人十分礼貌的用手指点了点她后背,示意她迈个步子。

    顾涟漪猝不及防被他那点力道戳到,双脚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霍一鸣蹙眉,眼疾手快捞住了她。

  &

nbsp; “谢谢。”顾涟漪强撑着想要站直,可双脚实在无力。

    依靠的胸膛伟岸结实,温热的男性气息近在咫尺,顾涟漪深吸一口气,努力昂起头,撞进了一双清冷如皎月的眼眸里。

    这双眼睛的主人,曾经在她最狼狈难堪的时候,猝不及防闯到她面前。

    她尴尬惶恐,他微微蹙眉,那视线只从她满脸泪痕的脸上划过,然后脚步拐个弯,从她身边绕了过去。

    ……

    凌晨三点,晦暗寂静的地下停车场里,两个身影紧紧的贴在一起。

    霍一鸣将人抵在车门上,腾出一只手扯开碍事的领带,却散不掉浑身烦躁的热意。

    “知道我是谁吗?”男人的嗓音已然哑的低沉不已。

    她没出声回答。

    裤袋里的手机乍然响起,声音在空旷停车场格外吵。

    霍一鸣架着软绵的女人,掏出手机看了眼,皱着眉头接通了。

    “你回去了吗?”

    电话那头,冯芳的声音冷静如斯,一点没有喝醉的迹象。

    ‘“你说呢?你对她干什么了?”

    “我能干什么呀?不就哄她多喝了点酒,怎么?你不喜欢?”

    顾涟漪忽然挣扎起来,搂着霍一鸣的脖子要往他身上跳。

    霍一鸣忙不迭按住她。

    “你干什么总把我扯一起,总不是个事啊,我到底结婚了,你对人小丫头有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

    霍一鸣无语。

    “她有男朋友。”

    “很快就没有了,我的霍总,好好把人送回家哈。

    冯芳话没说清楚,莫名其妙的挂了电话。

    霍一鸣把要瘫到地上的顾涟漪往上提了提,大掌不经意触碰到她后腰,烫的惊人。
相关文章
  • 生日那晚妈妈给了我,我们的爱情:吵架五分钟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