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好多女干部都是睡出来的,额。。嗯。。啊。。嗯

作者:admin 2020-05-23 12:23:22 我要评论

    哪曾想,小外孙女战画竟然感染了病毒,一直都在治疗,结束治疗后,则一直都在恢复。

    后来虽然战画恢复好了,但碍于病毒一直没有正式过去,所以孟长友不敢轻易带着两个外孙女登门拜访盛家。

    盛家不是普通的名门望族,那是当朝总统的所在的家族!

    本来,让三个孩子去Z市避难已经让女婿战如海在军中受到了很大的处分了,连降两级,可谓是多少年的努力,功亏一篑。

    为了这件事,孟长友没少让手底下的人帮忙走动。

    都这样了,他自然不敢在特殊时期,送上门来触霉头,别到最后亲家接不成,好日子还弄丢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昨天,孟长友听到消息,说总统府已经开了会,今夜凌晨解封文件将全国统一下发,想着明天白天来盛家拜访的人肯定多,便带着战琴和战画提前一晚过来。

    没想到,盛家倒是热闹,就连那位也在……孟长友老谋深算的目光在下象棋的盛云东身上划过,很快收回。

    奈何他今年已经九十岁了,可谓是老态龙钟,人都坐轮椅上了,军礼行得也不标准,胳膊总是乱颤乱抖。

    但精气神还好,看得出平日里没少保养,真要上劲儿来了,也挺像像那么回事,起码老爷子那关是过了。

    “这还差不多,军人到死讲的也是纪律!”盛老爷子面上冷哼,心里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目光从战琴和战画脸上划过,握着柺棍的手紧了又紧。

    不是说双胞胎?

    怎么长的还不一样?

    主要是,两个加一起去,也没有非池媳妇一个好看!

    害,当时怎么让老刘送帖子过去了,真是老糊涂了!

    “多谢老将军提点。老将军,这是我那双胞胎外孙女,战琴和战画。战琴战画,还不快问老将军好!”

    “老将军好。”战琴落落大方一笑,妆容和打扮都很得体。

    盛老爷子却只是一哆嗦。

    要是让非池知道他把双胞胎给找来是为了给他相亲……

    他会死的!

    “老将军,您好~”战画甜甜一笑,光彩照人,装扮得十分隆重。

    盛老爷子却又是一哆嗦。

    要是让非池媳妇知道他把双胞胎给找来是为了给非池相亲……

    他老头子怕是会死无全尸!

    虽然这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他甚至都给忘了,但——

    脑海中闪过霍深被少女如倒拔垂杨柳似的砸在地上的画面,强烈刺激诱发了强大的求生欲,盛老爷子咽了咽口水,结果差点把自己呛到。

    他9岁从军,军中能人异士辈出,并非没见过先天力量异于常人的,但都是些膀大腰圆的壮汉,小姑娘什么的,还真就没有!

    那个什么姓霍的小子已经被叫来的医生看过了,说是重度脑震荡,吐的那叫一个惨啊,说是肋骨也断了三根,两个膀子也废了。

    “咳咳咳……”

    不行!

    就算让非池知道,也坚决不能让非池媳妇知道!

    “老将军,您……”

    盛老爷子捂着嘴,不敢咳得太大声,就怕战筝和盛非池看过来,以至又咳又憋的,很快脸就全红了。

    偏偏事与愿违,盛非池和战筝还是看了过来。

    看到孟长友和战棋战画,男人不悦蹙眉。

    “刘伯,开饭。”

    “是啊刘伯,不是说好了6点开饭?要是把我三嫂饿跑了,看三哥跟不跟你急!”盛非遐也跟着嚷嚷着。

    刘伯急忙吩咐佣人们

传菜开饭。

    孟长友这会儿也反应过来盛家人可能还没有吃晚饭,顿时尴尬不已。

    怎么会这样?

    他来之前早都让人打听好了,盛家的晚饭是五点,六点这个时间正好是餐后,怎么会还没开始……

    孟长友哪里知道,盛家因为还没过门的孙媳妇在睡觉,所以就推迟了一个小时的用餐时间。

    当然,他若是知道,想必也不会相信盛家这样有名望的家族,会为了区区一个少女做到如此。

    “看来孟司令这是闻到我们盛家的菜香了!”刘伯吩咐下去之后,笑看孟长友,眸中却无太多热情之意。

    什么时候来不行,偏偏今天来,来之前怎么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过来通知一下?

    哎,当初老爷子犯浑时,自己怎么就没听五小姐的话,拦着点,弄得现在上不去下不来的!

    “……”就在孟长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战画突然惊叫一声。

    “战筝?你怎么在这?”

    战琴暗暗拉了拉自家妹妹,虽然在盛家见到战筝很意外,但还是笑眯眯地冲战筝道,“战筝堂妹,好久不见。”

    堂妹?盛老爷子一听,懵了,也不咳了。

    怎怎怎么和非池媳妇还是亲戚关系?

    战琴战画战筝……

    !!!盛老爷子感觉周围的空气里飘过一条条仅对自己可见的弹幕。

    【死定了!】

    堂姐妹之间的感情……也有……不是那么好的……对吧?

    所以,她们应该不会告诉非池媳妇,她们其实是来跟非池相亲的对吧?

    那个什么,他老头子现在拉下脸皮,跟孙媳妇主动道个歉,这事能过去吗?

    面子不面子的倒是不要紧,反正他也没少跟非池叫小叔,跟非遐叫四哥……

    诶,等等!盛老爷子复又想了想。

    老刘做事向来稳妥,八字没一撇的事,应该不会透露太多,所以说这祖孙三人应该还不知道……

    不知道就好办了!

    好办了!

    战筝不想理会战琴和战画,本身也不熟,就在战家村时见过一面,五分钟都没有,干脆只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也没说话。

    然而,她却瞧见战琴和战画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眼底双双闪过惊艳之色。

    战筝秀眉轻挑,看向盛非池。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感觉怪怪的,不太舒服,莫名的。

    钞能力:【大佬这是吃醋啦!】

    【不是,如果是五朵金花,我不会感觉不舒服。】战筝答应厉妎出席《暗恋十年终不悔》的宴会,是真心的。

    想要带盛非池一起参加,也是真心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介意五朵金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介意战琴和战画,奇怪……

    越发感到烦,战筝眉眼都躁起来,小手一下就从男人的掌中抽了出来。
相关文章
  • 好多女干部都是睡出来的,额。。嗯。。啊。。嗯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