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军婚撩人军少惹火甜妻,女人松紧感觉差别好大

作者:admin 2020-09-16 10:34:23 我要评论

蓝月拨了拨火盆,走到凤羽面前道:“郡主该多出去走走才是,一到冬天你就不怎么出屋子,这屋里虽暖和,可炭火炉子难免闷气了些,多闻也是不好的。”

凤羽笑了笑,沉默不语,这样的话她每年都要听蓝月说,她也知道没有结果却依旧乐此不疲,想来凤羽这个过于老成的性格实在是有点不适合一个十岁的孩子。

“郡主的字越写越好了,连皇上都夸郡主说郡主的字带着一股子韧劲,不像是个十岁的孩子写的。”蓝月站在旁边道。

“不过是说来安慰我的罢了,打发时间的东西,好与不好都无所谓的。”凤羽笔锋一转,收了笔道,宣纸上静逸思远四个字仿佛一张日历般刻下了许多许多连自己都说不清的思念。

“拿去烧了。”凤羽看着尚未干的墨迹道,蓝月不住的叹气却还是听郡主的吩咐把字拿去放在了火盆里。

“好好的字郡主总是要烧掉……”蓝月边拨弄火盆边道,对于凤羽这个奇怪的嗜好连四王爷都无法理解,凤羽只是告诉他,写的不好,所以不想留下来惹人笑罢了,因着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这些年到成了在别人看来古怪的嗜好。

“阿姐,阿姐……”人尚未到,就听见稚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不多时,便见房门被推开,一袭红斗篷,脚踏鹿皮靴,领口上的狐毛衬得越发白皙,微红的脸颊看上去可爱非常,口中还喘着气,司寇启跑的很急,甚至连身后的小太监都跟不上他的步伐。

“又没人追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凤羽看着启儿笑着道,启儿已经五岁,虽然已经不再跟以前一样整天拽着凤羽的袖子小尾巴似得跟着,却还是非常黏人,凤羽有时候都很奇怪,对着自己这么个话又少在别人看来脾气又古怪的人身边,到底有什么乐趣可言。

“阿姐,我刚才堆了个雪人,比昨天的还要大,还要漂亮,我是照着阿姐的样子堆的,你今天一定要跟我去看看。”启儿激动的说着上前就来拉凤羽的袖子。

这时伺候他的侍从阿南才急忙的赶来,看那样子也是追着跑来的,在门口给凤羽行了礼便等在那里,有时候凤羽也挺同情他们的,面对这么个能折腾的主子,打不能打,骂不能骂的。

“你哪一次不是这样说的?”凤羽笑着问他。

“真的,真的,这一次真的是堆的很好的,连父王刚才都说这次的雪人还像个样子呢,你就去看看嘛,看看嘛!”启儿拽着凤羽的袖子拉扯道。

“郡主就随小王爷去看看吧,奴婢刚才看着也觉得那个雪人好看得很。”蓝月一边说着一边将旁边架上的披风取来披在凤羽身上,凤羽无奈一笑,只得看着启儿点点头。

听见有人夸奖,启儿越发激动,拉着凤羽就朝外面走,方一出门,冷风便迎面而来,裹紧了身上的狐裘披风,凤羽方才跟着启儿朝着院子里走去,身后蓝月和阿南亦是跟了上来。

院子里的雪已然堆的很厚,倒是那片红梅开的极为灿烂,寒梅溯雪,别为精致,一路跟着启儿走来,他倒是手舞足蹈的跟凤羽说着好些话,偶尔凤羽回他几句,看着他表情生动的脸颊,突然的让自己有种苍老的感觉,想想也是,连着上一世,凤羽都是活了三十好几的人了。

园子正中,一个硕大的雪人立在那里,看上去比启儿还要高出许多,想来定是下人帮着弄的,雪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比起他以往堆的那些头歪身子歪的的确是好了许多,还用墨色的棋子做的眼睛,红色的胭脂纸做了嘴巴,头上插了一支梅花。

“怎么样,阿姐,这一次这个好看吧?”启儿邀功似得跟凤羽说道。

“是比以往的好了许多。”凤羽看着他笑着道,得到了肯定他笑的更加灿烂,眼底明亮的光芒比满园的雪花还要纯净许多。

“只是这头上的花是什么意思?”凤羽故作疑惑的问道。

“哎呀,那花就是闭月羞花的意思嘛,阿南说一般长的好看的人都说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启儿觉得阿姐就是很好看的人,所以头上一定要插朵花。”启儿肯定道,一旁的阿南看了看凤羽,尴尬的低下头。

“小王爷这么小就知道郡主好看呐,还知道闭月羞花,看来那些个说小王爷不认真读书的夫子都是骗人的,看我们小王爷多有文采啊!”一旁的蓝月笑着逗他道。

“那是,那些个夫子都是些无趣的人,成天到晚的看着书本多没意思,以后长大了,我要跟小皇叔一样,上战场杀敌。”启儿义愤填膺的说道。

司寇逸吗,一句话让凤羽陷入短暂的沉默里,如今墨城都是如此寒冷的天气,那原本就苦寒的地方想来该是更加寒冷了,上月之前又传了捷报,几个外族部落的联军被他打的溃不成军,递交了降书,皇帝亲封他为飞骑将军,主帅秦将军都夸他是将帅之才,四王爷更是常用他来教导启儿,以至于启儿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小皇叔,居然有种莫名的崇拜。

“自己不学好,难道还是夫子教的不好不成。”斥责的语气将凤羽从思绪中叫醒,不远处苏潺一袭狐裘披风,双手捂着暖炉,带着两名丫鬟缓步而来,想来定是听见了启儿方才的话。

“母妃……”启儿笑着便迎了过去,凤羽亦是笑着走过去,俯身行了礼轻声唤道:“母妃。”

苏潺将手中的暖炉递给丫鬟,一手牵着凤羽一手牵着启儿朝着不远处的小亭内走去。

“难得看你出来走走,看着也比以前精神许多,虽然外面天凉你身体也不怎么好,还是要多走动走动才是。”苏潺微低着头轻声道,凤羽笑着点点头。

“就是,就是,阿姐就应该多出来跟着我玩儿一下,成天的呆在屋子里写字,那有什么好玩儿的啊!”启儿旁边附和道。

“成日里只知道玩儿,夫子教你的那些个东西你懂了多少,你阿姐五岁时写的字不知道比你好了多少。”苏潺虽是斥责他嘴角却也是带着笑意,这些启儿似乎早就有免疫了,根本就不放心上。

“启儿还小。”凤羽看着苏潺道,凤羽倒是希望启儿别跟自己一样,小孩子,总归是要多些天真烂漫才是好的。

“就是,就是,阿姐最好了。”启儿笑着点点头,朝着凤羽旁边挪了挪,一脸讨好的看着苏潺,苏潺无奈的摇摇头,眼底满是宠溺。

下人们早已经在亭子里放了炭炉,石椅上亦是铺了软垫,两人随着苏潺在亭中坐下,随意的交谈着,趁着这园里的景色倒也惬意。

不多时却见四王爷的随身侍卫慌忙的跑进院内,那侍卫向来是极其稳重的,见他如此神色,心底一丝不好的预感闪过,凤羽抬头看苏潺,她亦是微皱着眉头。

那侍卫疾步走到苏潺身边,单膝跪地道:“禀告王妃,王爷出事了,皇帝传召王爷入宫,说是麟州贪污一案牵扯到了王爷身上,如今皇上下旨,将王爷禁在了宫里,说是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王爷不得出宫。”

一句话说完,四周丫鬟都不禁吸了口气,麟州贪污一案已经纠缠了许久,凤羽无意中似是听父王提起是由吏部尚书齐大人负责的,那齐大人似乎是司寇睦的人。

“先别慌,即刻伺候本宫着装,派人备马,本宫要进宫。”苏潺沉默片刻吩咐道,侍卫道是疾步朝着院外走去。

“凤儿,你看着启儿不要乱跑。”苏潺看着凤羽道,凤羽点点头道是,她便带着丫鬟走出了园子。

“阿姐,父王出事了吗?”启儿尚不清楚状况,只是看着周围人的表情亦是满脸担忧,凤羽牵着他的手微笑着道:“没事,跟着阿姐去我那里玩儿会儿,母妃得进宫去看看皇爷爷。”启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任由凤羽牵着朝着来时的路走去,一旁的蓝月和阿南虽脸有忧色,但见凤羽如是说便也故作轻松的开始安慰启儿。

司寇铭和司寇睦的政治斗争也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凤羽虽不曾参与到其中,却依旧能从王府里频繁穿梭的人员里感受到了危险气息的来临,布了这么多年的棋,或许他们两个都到了该收网的时候了,只不过成王败寇,究竟最后,谁又会成为真正的赢家呢!

冬,红梅溯雪,难掩寂静,一地的萧索,一地的荒凉,自凤羽有记忆以来,鲜少看到苏潺进出司寇铭的书房,那里是平日里议事的地方,只是此刻,凤羽看着摇曳的灯光下苏潺熠熠生辉的面容,感慨万千。

芳华染了她的眉,睿智涵了她的眼,她原本就是光芒万丈的女子,却甘愿为了一个他,掩去自己百般风华,灯光下,她奋笔疾书,眼神中是少有的睿智果决,不多时,几名黑色身影从院落中一闪而过,王府培养的暗卫,此刻正在全力以赴的拯救着自家主子谋算的一切,只是凤羽却不知道,原来只听命司寇铭的暗卫,居然也可以任由王妃调动。

当暗卫拿了苏潺的几封亲笔书信消失在院落中,坐在灯前的女子方才站起身来,凤羽站在院子里透过敞开的窗户看着她,空无一人的书房内,她终于难掩几分倦色。

房门打开,看着站在园中的凤羽,苏潺惊讶道:“凤儿!”

凤羽缓步走上前去,带着几分笑意道:“蓝月说母妃从宫里回来了,我便过来看看,父王还好吗?”

苏潺拉过凤羽的手,朝着门外走去,边走边道:“你父王很好,不过是要在宫里住段日子罢了,这些天母妃或许有点忙,你带着启儿好好玩儿。”

一路走来,却是朝着凤羽的园子走去,苏潺牵着凤羽,她的手异常温暖,凤羽微微扬起头看着她微笑的表情,笑着点点头。

凤羽握紧了她的手,任由她牵着朝着院子走去,蓝月正立在门口等候,她是个温婉而聪慧的女子,懂的再任何的时候做好当时该做的事情,并且进退得当,或许这也是苏潺当初会让她来跟着伺候凤羽的缘故。

看着她们走来,蓝月俯身行礼,苏潺点点头自顾的牵着凤羽往里走去,蓝月亦是缓步跟在了身后。

相关文章
  • 军婚撩人军少惹火甜妻,女人松紧感觉差别好大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