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我的胸好大啊有图慎入,当一个男人手放你腿上时

作者:admin 2020-09-16 10:34:30 我要评论

随行而来的帝王目瞪口呆,裴卿之颓然的跪于废墟之前,眼底再无半点生气,着急赶来的李太医,不可置信的瞪着双眼,双手抱头仰天长哭,哀嚎的声音响彻在墨城上空,所有人都忘不了那惨烈的景象,一夕之间,丞相府在一声巨响中化为灰烬。

百姓们都在传说,丞相得罪了神明,所以才会遭此报应,然而他和皇帝都知道,那并不是雷神显灵,而是震天雷——他们用来致司寇逸于死地的震天雷。

长乐宫,一如往昔的森严,一如往昔的平静,寒冬渐行渐远,春花翩然而至,园中一袭白衣的女子坐于软榻之上,逶迤白衣层层铺叠,于场院正中突兀而立,四周清冷依旧,却不敌那凉如冰凌的目光。

软榻五步之前,白纱覆盖一物放于地上,四个香炉内,浓烈熏香冉冉而起,不知所覆为何物。

女子身后,青岚雪岚静默而立,正对长乐宫门。

四周驻守的宫人侍卫无不好奇,长公主平日里从不出殿门,而今日的举动,太过反常,偌大的庭院内,那一袭白色的身影孤寂冷漠,如空中那轮清冷的皎月,独照穹宇,却是望尘莫及。

所有人都知她在等待,却不知她等的是什么,直到丞相大人缓步踏入宫门,似是才为这场等待找到了原因。

宫人躬身行礼,侍卫抱拳参见,而他,却失了往常温雅的笑容,他一步步走的极慢,似是脚下落有千斤,衣摆之上黑色的灰质略显狼狈,然而所有人都无心去猜想平日里衣着考究,温文尔雅的丞相大人,今日为何会这般狼狈,因着那双眼眸中,仿似要吞噬一切的恨意。

软榻之上,凤羽抬起头,静默的看着他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似苍山之上冻结千年的寒冰。

他于凤羽十步之前停住,看着地上白纱所覆的东西,心底不知为何猛然的害怕起来,那彻骨的冷意让他僵硬在了原地,而凤羽,却只那般沉默的看着他。

“这是我送你最后的礼物。”凤羽说道,声如柳絮,清绵温软,然只这一句话,却让裴卿之禁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雪岚缓步上前,蹲下身将附在地上的白纱取下,白纱之下,紧闭双眼的头颅早已失去了生命的痕迹,布满皱纹的面容,一丝不苟的发髻,若非那只剩头颅的身体恐怖诡异,也只会以为她睡着了而已。

“啊……”

“啊!杀人啦……”

守在院中的宫人谁都不曾想过那白纱所盖的东西居然是个人头,在白纱被雪岚取下的那一刻,胆小的宫人吓的尖叫起来,慌张的朝着宫门跑去,守在宫外的侍卫听见叫声疾步而入,看见的便是园内这诡异而残忍的画面。

长公主亦如方才一般,端然坐于软榻之上,而背对着他们的丞相大人,僵硬着身体单膝跪于地上,他的前面,冰冷的青石地面上,一颗老妇人的头颅放于之上,周围香炉中浓烈的香味遮掩了头颅蔓延而出的血腥之味,却掩盖不了如此让人惊诧的画面。

侍卫皆愣在原地,不知应该如何,偌大的长乐宫内,又是一片死寂般的宁静。

裴卿之单膝跪地,用手支撑在地上,头埋的很低,全身上下却是止不住的颤抖着,看不清丝毫表情。

“疼吗?”凤羽问,亦如往昔的云淡风轻。

裴卿之缓缓抬起头,赤红的眼底,狠戾的目光,握紧的双手,周身乍然而起的杀意惊起一方尘土,而她,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你的痛,却不及我的万分之一,既然这些就是你们想要的,我便给你们。”凤羽道。

“啊!”凤羽话落,便见裴卿之一掌击于地上飞身而起,袖中银光一闪,待众人回神之际,他手中已然多了一把软剑,而此时,那锋利的剑尖直指凤羽眉间,仅差分毫。

“裴卿之,住手!”呵斥声从门口处而来,一袭明黄的帝王疾步走进,一众侍卫终于松了口气,赶忙俯身行礼,而司寇启却是根本顾不得让他们平身,疾步走进园内,紧张的看着院中的两人。

凤羽依旧安坐在软榻之上,平淡如常的微微仰头,看着面前执剑而立的男子,嘴角一抹讽刺的笑意,身旁青岚雪岚屏气凝神的注意着裴卿之的一举一动,却似之前就得了凤羽的命令,不曾插手。

两人就这般对峙着,周围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凤羽清晰的看着那直抵眉间的宝剑不住的颤抖着,一抹微浅的笑意在嘴角蔓延,配上那倾国倾城的容颜,美的惊心动魄,只是,那样的笑容里,却带着嗜血般的冷意。

“知道为什么你娘死的那般安详吗?因为我答应了她,帮她完成她毕生的心愿,那个……你永远也完不成的愿望。”凤羽一字一句的说道。

过往无数的记忆在裴卿之脑中乍然而逝,毕生的愿望,母亲毕生的愿望,他永远无法完成的愿望……

混乱的思维打乱了他该有的理智,脚步不禁朝后一退,他仿似受了惊吓一般的看着凤羽,手中的长剑应声而落,叮的一声砸在冰冷的石板上,他踉跄着后退几步,看着那依旧放在地上的头颅。

微阖的双眼,安详的面容,嘴角那抹微浅的笑意,无一不在告诉他凤羽所说的事实,母亲,放弃了他,她宁愿将希望放在司寇凤羽身上,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复仇的愿望,为什么,他忍辱负重那么多年,机关算尽,连自己的感情也出卖了,到最后,换来的确只是一个不被信任的结果,为什么……

裴卿之缓缓的跪在了地上,抱起了那颗早已经冰冷的头颅,沉默不语的对着,眼泪却溢满眼眶。

“啊——”撕心裂肺般的呼喊响彻天际,那荒凉决绝的喊声似是伤重的野兽痛苦的悲鸣,所有在场的人看着那抱着头颅仰天呐喊的丞相大人无一不动容,便是司寇启,亦是微垂了目光,眼底流转着复杂的神色,而唯一没有反应的,依旧只有那一袭白衣的女子。

她缓身从软榻上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男子,随后抬起头,直视着站在几尺之外的司寇启。

司寇启似是感受到了什么,他抬起头来,迎上了她的目光,然而只这一刹那的四目相对,却让他莫名的害怕起来。

那样的眼神,那样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让他心底害怕的难以直视。

“皇上,你不用害怕我会寻死,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好好的看着你,如何把这用他的鲜血换来的江山稳坐于身下。”凤羽道,说完,她转身朝着殿内而去,走的决然而缓慢,如修罗地狱中走来的鬼魅一般,带着近乎残忍的冷漠。

数月后,兵临城下,司寇启才突然发觉,原来自己从未了解过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女子,他以为她冷傲却不无情,他以为她纵然再是不满也不会真的伤害自己,然而鲜血淋的事实告诉他,他终究,低估了她。

“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我哪里错了?”

相关文章
  • 我的胸好大啊有图慎入,当一个男人手放你腿上时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