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骑马奴坐骑爬行,给排水立管检查口距距地高度

作者:admin 2020-02-11 12:01:22 我要评论

    卫泽岩脸色冷了几分,道:“范静涵就是之前收养小冉的范家的大小姐,对小冉很不好,如果你打算让你儿子娶她过门的话,以后我会让小冉尽量少和你们接触,你想她了,可以来卫家。”

    陶仲的神色凝重起来:“竟然是这样的关系?那女孩子看起来……我知道了,我会去让东旭分手。”

    卫泽岩摆手:“别,陶先生,我很讨厌家长插手小辈的爱情,真的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因为沈雅芙,卫泽岩现在真的是特别讨厌家长指手画脚。

    陶仲愣了一下,点点头:“我会处理好,我会尊重陶东旭的意思。”

    卫泽岩满意的点头。

    他站起身,笑着道:“我要去看看小冉,陶先生,不送。”

    陶仲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卫泽岩回到卧房,陶冉在床上躺着。

    卫泽岩轻手轻脚的走到床沿边上坐着,伸手轻轻的拉开陶冉脸上的被子。

    陶冉的脸埋在枕头里,面朝下的那种。

    卫泽岩赶紧伸手将她抱起来,才发现枕头都湿透了,而且陶冉还睁着发红的眼睛看着卫泽岩。

    卫泽岩的心里瞬间像是被人揪了一下一般,疼。

    “老婆,怎么了?怎么哭了?”卫泽岩温柔的将她抱入怀里。

    陶冉眼睛发红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她伸手推卫泽岩,想从他的怀里翻出来。

    “老婆,别乱动,为什么哭,告诉老公好不好?是老公不许你回陶家,所以你生气了?”卫泽岩伸手摩挲了一下她发红的眼睛。

    陶冉一把打开他的手,声音嘶哑的道:“不要你管我!”

    卫泽岩听着她的声音,都哑了,想必是哭了很久。

    他不该和陶仲在下面聊那么久的。

    卫泽岩心里自责,却更加肯定,是自己惹恼陶冉了。

    他伸手将陶冉抱紧,柔声道:“老婆,老公哪里惹你生气了,你说呀!你不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呢?”

    陶冉咬着唇,发红的眼睛里都是控诉,还是不肯说。

    卫泽岩简直是拿她买办法。

    他抱着她,掀开被子,将那个湿润的枕头丢在地上,抱着陶冉躺下,将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

    他抓过陶冉的手,锤在自己的胸膛上,笑着道:“老婆,不肯说就算了,既然你生气了,那你打我好不好?打我出气好吗?”

    陶冉咬着唇,眼泪又掉了下来。

    她就伸手胡乱的锤打着卫泽岩结实的胸膛。

    卫泽岩就任由她锤,任由她发泄,甚至是唇角还带着宠溺的笑容。

    陶冉捶累了,扑在卫泽岩的怀里,眼泪掉下来,控诉道:“卫泽岩,我讨厌死你了!”

    卫泽岩伸手揉着她的小脑袋,大掌轻轻的拍着她的脊背,笑着道:“老婆,说说看,我哪里让你讨厌死了!”

    陶冉吸了吸鼻子,嘟着嘴道:“哪里都讨厌,你就是讨厌,我讨厌你!”

    卫泽岩轻拍着她的背,很有耐心的道:“哪里都讨厌啊!那你说说看,我到底是哪里让你觉得讨厌了!”

    “反正就是讨厌你,你这个混蛋!”陶冉扑在他的肩膀上,咬着他的衬衣,含糊不清的道。

    卫泽岩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容,轻声道:“既然你说不出来,那我帮你说好不好?”

    陶冉松开他的衣服,就瞪着他。

    陶冉伸手努力的擦自己的唇,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卫泽岩被她气呼呼的模样逗笑了,他俊美如斯的脸上都是深深的笑容。

    “比如说,卫泽岩这个混蛋,竟然不许我回家!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我爸爸,他居然不让我回家,该死的卫泽岩!混蛋!”

    陶冉咬着唇,脸上隐隐有笑容浮现出来,但是她咬着唇,不让自己笑出来。

    卫泽岩将她的反应收于眼底,继续道:“再比如说,卫泽岩个死洁癖,天天逼迫我饭前、饭后洗无数次手!”

    “噗呲!”

    陶冉实在是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可是又觉得难为情,笑完了,她就瞪着卫泽岩。

    卫泽岩伸手揉她凌乱的发丝,笑着道:“好啦,老婆,说吧,老公哪里错了,我一定改好不好?”

    “你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陶冉咬着唇,脸上带着委屈。

    卫泽岩有些无奈,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笑着道:“我不是蛔虫啊!老婆,快告诉我!”

    陶冉伸手戳着他的胸膛,控诉道:“卫泽岩,自从你知道我怀孕了之后,你的眼中就只有孩子,根本就没有我!”

    卫泽岩闻言,呆滞了几秒钟。

    所以……小冉这是在和自己的孩子争风吃醋。

    可是沉默了一下,卫泽岩又了然了。

    陶冉和其他在健康的家庭下长大的女孩子不一样,她缺乏关爱,缺乏安全感,并且,十分的缺。

    所以几乎是自己就是她的一切,现在孩子出现了,自己把太多的心思放在了孩子身上,让她心里有了落差,所以才会觉得委屈。

    卫泽岩心疼的抱着她,宠溺的道:“老婆,你错了,我的眼里哪里没有你!我的眼睛里都是你,不信你看看!”

    陶冉抬眸去看他,她在他深邃的双眸里看到自己小小的倒影。

    陶冉一巴掌打在卫泽岩的肩膀上:“贫嘴!”

    卫泽岩只是笑:“老婆,为了证明我最爱的是你,那我们将孩子拿掉吧!”

    “卫泽岩!你敢!”陶冉大吼一声。

    这男人脑子有坑啊?

    竟然要拿掉自己的孩子!

    简直不要太过分了!

    卫泽岩的心里在偷笑,嘴上却一本正经:“可是如果不拿掉孩子,怎么证明我最爱的人还是你呢?要是你吃醋,你生气呢?”

    “我没有吃醋!”陶冉小声的嘟囔一句。

    卫泽岩的唇角慢慢的勾勒出一丝浅笑:“哦,没有吃醋,那到底要不要将孩子拿掉?我觉得还是拿掉吧,反正你不太喜欢它,你……唔……”

    陶冉一手捂住卫泽岩的嘴,不满的嘟囔:“卫泽岩,你神经病啊!我哪里有不喜欢它啊!我喜欢它!”

    “那你刚才……”卫泽岩故意欲言又止。

    陶冉咬着唇,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她害羞的道:“我……我只是不想你对我的爱,还……还不及一个孩子呢!”

    卫泽岩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宠溺的道:“老婆,你真傻!”

    陶冉不服气,嘟着嘴道:“你才傻。”

    卫泽岩只是笑。

    “笑个鬼!”陶冉没好气的道。

    卫泽岩脸上的笑意就更甚了。

    他抱着陶冉的手收紧,笑着道:“老婆,想不想知道,为什么老公一定要和你有个孩子?”

    “为什么啊?”陶冉不由自主的被他的思绪牵着走。

    卫泽岩伸手捏了捏陶冉的小脸。

  &nb

sp; 陶冉怀孕之后,她的皮肤变得比之前好要好,手感真是好到没话说。

    卫泽岩收回手,看着陶冉期待的神色,他认真的道:“因为你,老婆!”

    “因为我?”陶冉有些不信。

    男人要孩子不都是为了传宗接代吗?

    “嗯。”卫泽岩重重的点头。

    他的手指搅着陶冉的头发,认真的道:“老婆,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知道我就是害死你母亲的凶手的儿子吗?”

    “害怕?为什么害怕?”陶冉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卫泽岩的眸色转深,想起那段提心吊胆的日子,现在还是觉得心有余悸。

    他天天将陶冉带在身边,就是为了不让陶冉知道十几年前的真相。

    他害怕母亲沈雅芙告诉陶冉,也害怕路翎之告诉陶冉。

    他几乎是成了惊弓之鸟,不能离开陶冉半步。

    没想到最后陶冉还是知道了。

    可结果,出乎意料。

    卫泽岩收敛心神,认真的道:“因为我害怕失去你!我害怕你因为你母亲的事情放弃我,要和我离婚。”

    陶冉看着卫泽岩认真的样子,她心里波动不已,手指抓着卫泽岩的衬衣,摇摇头:“怎么会?那是上一辈的恩怨,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陶冉望着他,问道:“老公,你还没说,为什么想要孩子?”

    卫泽岩笑着道:“我说了啊,老婆,我害怕失去你!”

    “嗯?”陶冉迷惑。

    “老婆,我当时一直害怕你因为你母亲的事情离开我,所以我就想着,如果我们有了孩子的话,那我们之间就不再是一张薄薄的结婚证了,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孩子,即便到时候,我要卑微的靠着一个孩子留下你,我也心甘情愿!”

    卫泽岩实事求是的道。

    陶冉闻言,她清澈的双眸中迅速的凝结起一团雾气,并且化作热泪,快速的掉落下来。

    没想到孩子对于卫泽岩而言,只是留下她的一种手段而已。

    可是她却狭隘到认为卫泽岩的眼中只有孩子。

    她真是个傻子!

    陶冉咬着唇,扑在卫泽岩肩膀上,哭着道:“对不起,老公,我错了,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爱我。”

    卫泽岩搂着她不断耸动的肩膀,笑着道:“那你现在知道了,不误会我了?”

    “嗯,对不起,老公。”陶冉哽咽着道。

    卫泽岩伸手拍着她的背,十分大度的道:“没关系,老婆,你忘了,我是你最亲密的人,你有什么想法都要和我说好不好?虽然老公很了解你,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没有人能真正的猜透另外一个人的!”

    陶冉吸了吸鼻子,退开一些,看着卫泽岩,泪眼婆娑的道:“可是,可是我怕你笑话我。”

    “傻瓜!”卫泽岩一脸的宠溺笑容,“你是我老婆,我怎么会笑话你!老婆,我知道你从小缺爱,老公会给你很多很多的爱,不管以后我们生几个孩子,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人!”

    最爱的人……

    这几个字一下子砸在陶冉的心上,她的心里就跟吃了蜜糖一样甜。

    女人呐,就是这么好哄。

    陶冉又破涕为笑:“老公,你真好。”

    “当然,我是你老公,永远对你好,永远爱你!”卫泽岩深情款款的道。

    陶冉的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卫泽岩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

    陶冉猛然间想起陶仲来,她急忙道:“老公,我爸爸呢?是不是我跑上来,他觉得我没礼貌,生气了?”

    卫泽岩看着陶冉紧张的样子,他不禁蹙着眉头。

    他宽厚的大掌捧起陶冉的双颊,十分认真的道:“老婆,还记得吗?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你说过什么?”

    “什么啊?”陶冉很是茫然。

    一年前的事情了,她哪里会记得这么清楚的。

    卫泽岩认真的道:“我说过,你不要讨好任何人!你记得,是任何人,包括你的父亲!他没资格说你!”

    “老公,你不要这么说……”陶冉蹙着眉头。

    “老婆,你别生气,你听我说,你父亲的确没资格说你,二十年来,你受尽了苦难,他在哪里?他凭什么说你?

    所以,就算是以后回陶家,你也要挺直腰杆,知道吗?你不欠他们什么?你没必要对任何人低声下气!

    但是他们欠你的!

    他们没有养过你。

    更没有资格摆脸色给你看!”卫泽岩一脸的严肃。

    陶冉看着他严肃的样子,惊道:“老公,你……你刚才在下面不会是因为我爸爸说我任性,然后你就……”

    “是,我说了他,他就是没资格!”卫泽岩严肃的道。

    他卫泽岩的女人,没必要对任何人低声下气,即便是她的父亲。

    而且还是从未养育过她的父亲,更是没有必要。

    卫泽岩早就听说陶仲的脾气不大好,所以才将丑话说在前头。

    他不允许陶冉受到任何委屈。

    陶冉看着卫泽岩严肃的样子,她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老公,我怎么觉得角色弄反了?”

    “什么弄反了?”这次轮到卫泽岩懵逼了。

    陶冉伸手勾着卫泽岩的脖子,笑着道:“就是……不是一般都是女人在夫家受了气,然后娘家人撑腰吗?到了我这里,就变成你给我撑腰了,而且,我爸爸只不过说了一句而已。”

    卫泽岩闻言,笑着道:“我的女人谁都不许说!我都不舍得说一句重话,他们凭什么?”

    陶冉就在卫泽岩的怀里咯咯的笑。

    “老婆,记住了,老公永远是你的依仗,只要老公在,永远不让你受委屈!”卫泽岩霸道的道。

    “嗯。”陶冉幸福的点头。

    “前提条件是,你不许瞒着我,不要像之前在我妈那里受了委屈,偏偏还要故意瞒着我,不许这样知道吗?”卫泽岩认真的道。

    陶冉点头:“好。”

    说曹操,曹操到。

    <!-- csy:24152710:230:2019-08-21 12:47:02 -->
相关文章
  • 骑马奴坐骑爬行,给排水立管检查口距距地高度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